07/23/2015, 00.00
亚洲
發送給朋友

宗座外方传教会在中国:新人新结构

作者 Piero Gheddo
在中国传教是可能的:应该更加重视教育而不是机构。新老殉道者们的榜样、简评宗座外方传教会总会长在中国之旅后致全体同会兄弟的信

米兰(亚洲新闻)—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费鲁乔·布兰比拉斯卡神父先后在印度传教五年、日本十五年,二O一三年当选为宗座外方传教会总会长,并立即走访了各地的修会团体。今年六月,布兰比拉斯卡神父到了中国,访问宗座外方传教会自一八五八年至一九四九年期间在中国创建的六个教区。第一个是香港、其它五个均在中国大陆。

            致同会兄弟的信中,布兰比拉斯卡神父指出中国正在经历巨大变革时代。他写道,“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教会需要爱基督、具有个性的传教士-教师,他们有能力培养懂得推动自身教会与神恩发展的司铎、修会会士以及平信徒,而不再是有能力建造新的大型机构或者无法支持性计划的传教士”。费鲁乔神父补充说,外籍传教士的出现“应该是十分谨慎、谦逊的,能够默默无闻地宣讲。看上去似乎不能改变任何人,但改变自己、在改变自己的同时改变了身边的一切,在中国也同样”!

            总会长并没有涉及十分具体的问题(如何进入中国、从事什么样的工作等),但声明指出,“宗座外方传教会相信,我们还有一些可以向中国说的:不仅是在大城市——虽然那里对我们来说可能更容易开展工作,也可以在我们曾经工作的传教区(即便是偶尔的……),我们中的某些人可能对那里的司铎和修会会士们有帮助(还有我们的会士们创办的女修会)”。总之,在中国“有一个见证福音的小位置,而且可以肯定绝对不是没用的”。

            接着,总会长描述了访问宗座外方传教会前传教区以及(一九OO年遇害的)圣阿尔贝里克·克利施泰利神父(中文名郭西德神父)的殉道地;六位在华传教士、一名二战期间在香港被杀会士殉道地。并指出“中国之旅的绝大部分是不折不扣的灵修经验(几乎是不断受教育的朝圣……),肯定可以给我们所有人带来一些教育”。那么,中国的殉道者和前传教士们可以给我们什么教导呢?

            首先,我们的传教士从一开始“就十分关注地方文化与风俗,如穿衣和建造机构的方式”。其次,在基督徒村庄的牧灵“主要靠团体生活和祈祷这两大重点”。

            有一点给总会长神父留下了深刻印象:在我们传教士殉道的地方没有任何基督信仰的痕迹和字迹:“我不禁问道:他们的殉道究竟有什么用呢?这样殉道的福传还有价值吗? 同会兄弟的殉道究竟让我们修会‘得到了’什么”?这是“赤裸裸的、残酷的问题”,如果积极地看待,“或许会使我们严肃反思我们的传教生活”。

            二O一六年九月,香港将举行宗座外方传教会全体大会,世界各地传教区的会长和代表都将到会。他们肩负着监督宗座外方传教会传教历程的任务、指出我们传教士个人生活的方向、继续推动的福传工作。我们生活在一个“向人传教”的概念不甚明确的时代。即“走出去”迈向最贫困——各种意义的贫困——民众的教会,首先从精神上的贫困开始。德勒撒修女曾经说,“印度最大的不幸就是不认识耶稣基督”。她积极致力于帮助穷人,但首先是宣讲在基督内的救恩,然后才是其它的。

费鲁乔神父继续写道,“我们在中国(而且不仅是中国的……)的殉道者们作出了明确答复:他们用日常的伟大忠诚献出了全部生命……。一旦我们的传教士在修会牧养的每一个地方——哪怕是那些毫无意义的地方、在每一个所处的历史时期都能满怀着爱与奉献精神全身心投入时,我们修会对教会的传教才是有用的”。“我,作为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当我的言、我的计划、我的理想与修会用爱与坦诚为传教区和那个历史时期的服务完全和谐一致时,我对修会、对教会都是有用的。即便是有时看起来是没有任何具体结果的时候、或者没有改变情况也永远无法改变时”。

        宗座外方传教会总会长及其全体委员会们在归纳有助于全体传教士进行反思迎接明年大会的问题时,推出了这样的口号“新人新结构”,充分体现了我们的传教士在中国内地(还有阿尔及利亚以及其它传教区)的存在。

            “那么,对教会、对宗座外方传教会有哪些用途以便再回到这封信开始时的反思呢。诚然,郭西德神父和我们其他在中国被杀害的同会兄弟的殉道对我这个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来说,和对我们许许多多同会兄弟一样是有用的。这并不是因为这殉道是修会的‘光荣’,而是因为给我们所有人带来了一个根本问题:今天我们的修会正在怎样为教会的传教事业服务?或者说我,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今天对修会和教会有哪些用处?这些天,我们总会院正在筹备明年九月将在香港举行的全体大会的计划……。为了简单扼要地解释下届大会的主要内容,我想宗座外方传教会需要新人,懂得认真倾听、学习我们蒙召去理解的人们的语言。……只有更新的传教士才能更新我们的结构(过多的、还很难管理的……),他们需要通过新的理解我们存在以及我们传教任务的方式去更新。

            最后,“这也是敬献给我们修会创始人的一年。我要求我们的修会以会祖安杰洛·拉马佐蒂神父为榜样,懂得用‘对外’传教的精神更新教会、更新的恩宠,而不仅仅是‘对外’,也要‘对内’,使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是‘同一体’,善度教会交给我们的使命的生活。修会尽管软弱,将继续忠诚地为教会的传教事业服务;我们宗座外方传教会会士可以说将继续本着更新精神为教会服务、为教会的传教使命服务吗?祝大家圆满地完成传教任务”?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玛利亚‧若瑟修女:“在车站寻找穷人以纪念德兰修女”
04/09/2022 14:41
亚洲主教团协会庆祝成立50 周年
21/08/2022 18:39
中梵临时协议:主教被祝圣;多个教区仍然出缺
10/07/2022 19:43
中亚天主教徒的希望
15/05/2022 15:00
教宗方济各致函叙利亚-马拉巴礼信徒:在礼仪上服从主教会议
03/04/2022 16:57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