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7/2016, 09.56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马达钦“变脸”,上海利益的十字架

作者 p. Pietro dalla Cina

上海教区辅理主教心中装着教区利益、他只想自己一人承担四年前声明的后果。隆巴尔迪神父关于圣座角色的声明打消了所有疑问:本笃十六世给中国的信仍然有效。所以,梵蒂冈是不接受爱国会的。一名中国司铎的评论

北京(亚洲新闻)—自2012年7月7日,马达钦在被祝圣为上海教区辅理主教的感谢辞上,声称“不再担任爱国会的职务”,大堂内掌声如雷,参加观礼的官员愤然离场。当天下午,马达钦就被软禁在佘山修院,不久之后,上海教区金鲁贤主教也撤销马达钦作为浦东总铎和唐墓桥露德圣母堂主任司铎的职务,并停止司铎职务两年。一时间,全国各地教会赞美马达钦的果敢作为,使得马达钦成为中国教会的时代英雄。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万民福音部秘书长韩大辉总主教,均表达对马达钦主教的支持和声援。

一向两面讨好的金鲁贤主教,因为身体原因住进医院,2013年4月27日安息主怀,可是未能完成主教交接任务,实属遗憾。上海教区忠诚于罗马的范忠良主教也于2014年3月16日安息主怀。两位耶稣会士就这样撇下上海教区而走向天国。向来以严谨著称的教宗本笃十六世于2013年2月28日宣布退位。很显然,马达钦被遴选为上海教区辅理主教,是在教宗本笃十六世当政时期,那么,马达钦接受当时的教宗精神是显然易见的。因为,2007年5月27日,教宗本笃十六世针对中国教会发表的牧函,明确指出:落实“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和民主办教的原则”与教会道理是无法调和的。而天主教会自古的信条就是“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综上所述,牧者和平信徒们都要牢记:宣传福音、要理讲授和爱德事业、礼仪和文化活动以及各种牧灵选择。都只属于主教和他们的司铎。他们永远传承宗徒们在圣经和圣传中传播的信仰。为此,不能接受任何外来的干预。

2013年3月13日,经过枢机们的选举,阿根廷的贝尔格里奥枢机被选为教宗,取名为“方济各”。这位教宗的作风与前任教宗本笃十六世截然不同,尤其是关于教廷与中国的关系,以及如何处理普世教会与地方教会的关系。教宗方济各似乎要比本笃十六世更加主动和灵活,这样的主动和灵活甚至使一向忠诚于罗马的忠贞教会摸不着方向。方济各教宗首先擢升帕罗林主教为梵蒂冈国务卿,因为帕罗林主教是在教宗若望保禄二世时代,就帮助当时的教廷国务卿卡萨洛里枢机与中国政府沟通过。教宗方济各本人也多次表达希望到中国访问的意愿。为了达到改善与中国的关系,教宗方济各显然放弃了前任教宗本笃十六世一贯坚持的原则立场。教廷与中国官方代表的秘密交谈,成为关心中梵关系改善的积极信号。可是,仍在监禁中的苏哲民以及被软禁的马达钦反而在谈判内容之外。韩德力神父时不时地放出吊人胃口的喜讯,尽管一次一次地落空,但是人们还是甘愿上当。在此背景之下,中国主席习近平先生也特别关注宗教工作,高规格地召开“宗教工作会议”,倡导宗教“中国化”方向。

河南安阳教区张银林助理主教的顺利祝圣,陕西周至教区吴钦敬主教的公开就职,似乎给中梵关系带来美好的前景。在佘山接受“避静”神功的马达钦主教,不可能不接受学习和思考。连一向被认为忠于圣座的李连贵主教,也认为马达钦主教公然辞去爱国会职务是得不偿失。再加上因着金鲁贤主教的去世,海外媒体大加赞扬其为中国教会作出的巨大贡献,而马达钦主教的果敢行为似乎成为在耍个人英雄主义。尤其是上海教区,随着佘山修院的关闭,教区神父修女的不断学习,一切的责任似乎都与马达钦的个人“英雄”行为脱不清关系。

梵蒂冈二号人物帕罗林枢机也释放出“主教应该是群羊的牧人,而不应该是斗士”。国内教会学者甘保禄神父甚至以为“殉道者的鲜血是新教友的种子”是不合时宜的论调,连说出这句名言的德都良教父也要鞭尸三千。此时的马达钦主教,想成为群羊的牧人,不想成为斗士,也就可以理解了。对于因公然声称“不再担任爱国会职务”的影响,马达钦必定要有所交代。马达钦只有在其博客上不厌其烦地赞扬他并不欣赏的金鲁贤主教,真可谓吞下黄连吐出酸水再加点糖,是多么地不容易。处于当今的社会环境,要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并且努力使天主教中国化,接受爱国会组织,成为马达钦主教复出的不二选择。

陈日君枢机在病榻上,还在念念不忘关于马达钦“变脸”的事情,老人家希望教廷澄清事实并给予指示。陈日君枢机对罗马教廷的真是忠心青天可鉴。马主教他会观察天气,也会观察教廷的动向,现在,他只有忍辱负重,才可重新执掌上海教区,并且效法金鲁贤的精神,曲线救教也未尝不可。尽管因此会引来混乱,甚且引来一片骂声,只要他能力挽狂澜,继续为中国教会服务,他心中的苦痛也许可以有所安慰。

2016年6月23日,罗马圣座新闻室主任隆巴迪神父,针对马达钦主教近日发表声明引起的疑虑作出回答。表明“圣座透过他的博客和新闻社才获悉。在这方面,目前没有直接的消息。因此,任何对圣座角色的猜测都不恰当”。此外,“马达钦主教的个人和教会的事,一如所有中国天主教徒的事都是教宗特别殷切关注的。”隆巴迪神父的回答解除了人们以为马达钦的“变脸”是由教廷授意的可能性。即便隆巴迪神父不出来澄清,马达钦的言论也不可能是教廷的授意。教廷不可能要马达钦写出赞美“爱国会”的文章。因为,爱国会本身是有官方背景的政治组织,教宗本笃十六世在其针对中国教会的信函中已经说的很清晰,教宗方济各也曾重审其有效性,教廷不可能自我否认自己。而马达钦主教之所以要写出“罪己诏”,完全是愿意走出被囚之困境,并希望恢复上海教区教务正常地运作,继而与当局化干戈为玉帛。马达钦主教是位有思想、有抱负的牧人,他肯定会总结经验,并且深度思考金鲁贤的那句“总不和共产党撕破脸”的意义所在。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不要积累地上的财富,而应积累天上的财富
19/06/2015
魏京生: 抵制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
22/03/2021 15:17
教宗:主教大会应自下而上,使人们讲话
24/05/2021 18:39
教宗:从洗者若望到耶稣,无家可归者的悲剧
24/01/2021 15:29
教宗:福音的‘你来看一看罢!’也被用来新闻传播。
24/01/2021 15:00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