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7/2016, 17.51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对于"迫切的"中国与教廷的关系之反思

作者 Cheng Zhi

作者是在华东的地下教会神父。近期很多传媒表达意见,彷佛北京与梵蒂冈已有协议。非法主教有妻儿的问题如何处理。汤汉枢机和陈日君枢机,分别持乐观和悲观态度。质疑中国当局是否给予教会宗教自由。以下是作者写的文章,题为《也说中梵关系》。

 

北京 (亚洲新闻)  - 最近一段时间到处是刷中梵即将建交的文章。就“中梵关系”的热点问题想说点啥吧,觉得多余;不说吧,又憋得慌。现在就网络几篇文章说点自己的看法,以解胸闷吧!

1.合法主教与非法主教

首先,《路透社》中文版7月18日发了一篇题为:《特别报导:数十年的不信任先放一边教宗力求与中国关系有所突破》*,洋洋洒洒的4,600多字,但这篇文章的出现好像并没有引起国内教会和媒体过多的关注。该文在一开始就说明了一个比较现实的问题“路透访问了20多位香港、意大利及中国大陆的天主教上层人士和普通神职人员,以及与北京领导层有关系的消息人士,揭示出一份协议的部分细节。双方还难以建立全面的外交关系,但将会解决存在严重分歧的几个关键问题。”

当然这些“存在严重分歧的”问题里面少不了主教的任命问题。文中说据了解教会的信息人士透露,教宗可能会藉慈悲禧年宽恕尚未获得教廷认可的八位主教,最快可能在今夏。现在立秋过去了,那今夏看来也没啥指望了吧!文中还提到,这八位中有“三位被梵蒂冈正式驱逐”,“其他五位通过非正式管道被告知,教宗反对他们被任命为主教”。这里说被驱逐的三位一定是指在祝圣前梵蒂冈发过声明的三位。不过文中提到,教会官员称,这八位中,截止6月底尚有两位未向教宗提交获得宽恕的请求。更严重的是,“据两位天主教消息人士称,这八位主教中至少有两位据称有孩子或女朋友”。就这一问题,我不知道有没有孩子,但我确实知道有一位不获教廷承认的主教有女朋友,且对其他女性也有性侵。

不管是政府还是爱国会,中方都未对任何问题做任何响应。哦,不对!爱国会外事部主任对路透社要采访主教的要求说了句:“他们都非常忙,经常外出。安排采访很困难”。

2.  敢言的陈日君枢机

另外,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7月29日在自己的博客以中、英、意三种语言发文响应《梵蒂冈内部通讯社》Gianni Valente的一篇恶心的标题文章《陈枢机告诉中国教友:如果有一天与中国签署了协议,你们不要追随教宗》。虽然陈枢机有时候好像有点过激,但我总认为:在目前针对中国教会发声的人当中,他老人家对中国政府看的最透彻。所以我也一如既往的支持陈枢机的立场,用他老人家质问Gianni Valente的话:“一只羔羊不肯被狼吃掉,这叫对抗?”

3.  乐观的汤汉枢机

戏剧性的是,一向低调的香港现任主教汤汉枢机在8月4号发文《中国教会与普世教会的共融合一》,“连同一群关心中国教会的国籍神父”就“为何圣座锲而不舍地坚持与中国政府进行对话,而不是与之进行对抗?何谓地方教会与普世教会共融?天主教会内地方教会的主教如何诞生,有什么准则?中国主教团有什么职能?主教团与个别教区的关系为何?”这些问题作出了“一个清晰而合理的说明”,且为了“不必要的误会”“陈明”了教会在这些“问题上的一贯立场。”

汤枢机的温和和对国内教会的关心一向为人所道,大家也都有目共睹。也正因如此,该文一出,立即引起政、教界一片哗然。我虽然未与他老人家有多少沟通,但也有过单独会面和交流。这篇文章无疑公开了他与其前任立场的不同,且因其在华人教会的地位,甚至让人怀疑发文前得到了梵方的首肯。当然,这种怀疑是“不合时宜的”和有失“尊敬和爱德”的。虽然如此,但我不认为汤枢机在文章中的指责是针对其前任陈枢机的,就如陈枢机在8月8日接受《苹果日报》时说的“不要冤枉他”,这只是他们“一个悲观、一个乐观”的不同意见而已。

4.为中梵关系祈祷

  中梵关系一直是近20多年来的热门话题,梵蒂冈也一直没有明确的表态。记得以前有次偶然的机会和梵蒂冈城国政府主席埃德蒙·斯佐卡枢机 (Edmund Szoka,已于2014年8月20日回归主怀)聊天,他问到有关中国教会的问题。我最后说了句:”中国教会不怕吃苦,但我们需要教廷的一个明确引导,不是让我们摸不着头脑的自己猜测。”他拍拍我的肩膀说:”让我们好好祈祷吧!”我觉得这就是教廷一贯的立场:好好祈祷!我们能说这立场错了吗?当然没错,可一句就让你语塞。

如果中梵关系如汤枢机所言,可“根据特殊处境选择不违背教会信仰原则以及共融的具体方式”“因地制宜”的话,我想这也未尝不可,这种方式的共融不是没有。但问题这种中国特色的“一教两制”能否在中国完全实行呢?看看香港的“一国两制”,答案想必都明白;甚至比香港的“一国两制”更令人担心。当然,如果真能“一教两制”了,我等也还是乐见其成,并且坚定地追随教宗的任何决定是不容置疑的。

虽然历任教宗从八十年代就不停地向天朝上国伸出橄榄枝,但好像从未看见有鸽子衔着橄榄枝回来。中国教会到底会走向哪里?我们不知道,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上学时,在一篇有关中国教会论文的结尾我写到:如果没有发生“礼仪之争”,中国也许现在是一个天主教国家。一位美国同学看了后质问我:如果真是那样,天主会允许它发生吗?我回了句:天主都允许了祂的独生子被钉死在十字架上,还有什么是祂可以不允许的呢!?扑朔迷离的中梵关系会如何发展,目前我们还不知道,但是天主绝对会让相关人士自由地选择走向。我们能做的好像只能是“好好祈祷吧”!

*《路透社》文章,英语版,2016年7月14日。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德里,数千名旁遮普农民与警察发生冲突
26/11/2020 16:13
教宗呼吁取缔死刑和无期徒刑,后者是"隐藏起来的死刑"
24/10/2014
教宗说:将临期是期待基督的时期,这个期待不是科学所能代替的
02/12/2007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天主教义工帮助胡志明市最贫困的人
14/06/2021 16:36
魏京生: 抵制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
22/03/2021 15:17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