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3/2009, 00.00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安树新主教事件引发痛心和争议

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指出从未向安树新主教施加压力。地下教会司铎抱怨他们的主教被关、他们被抛弃。中梵开启的对话成效有限

罗马(亚洲新闻)—安树新主教在爱国会注册的消息激起了惊异、愤慨,也有痛苦、祈祷和一些明确申明,如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指出的从未向安主教施加压力。

       地下教会堡垒保定教区助理主教安树新蒙席(见照片),在警方手中被强制关押、隔离十年后,决定被承认为官方主教。为此,他接受了在爱国会登记注册。后者是党用来建设一个独立于罗马的教会的组织。教宗本笃十六世致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中指出,爱国会及其思想“与天主教教义无法调和”(http://www.asianews.it/index.php?l=zh&art=16726&size= 河北地下教会主教成为爱国会成员)。

       保定教区的许多司铎对主教的选择感到愤慨。他们说,“几十年来,地下教会从未同爱国会妥协过,为追随教宗甚至付出了生命和坐监的代价”。

       一些接近保定教区的修女向亚洲新闻通讯社表示,她们会“进一步”为主教“祈祷”。她们认为,主教的选择是地下教会内充斥的被抛弃气氛所导致的;地下教会被视为中梵可能关系中的“障碍”。

       正定教区一地下司铎表示,“多年来,我们地下教区没有主教。为此,我们认为圣座根本不关心找候选人。几十年来,有主教们被关,但似乎没有任何人为他们获释作些什么”。

       另一人指出了地下教会的“忽略”与中国政府和梵蒂冈对话的一些有限迹象并驾齐驱,但他强调了“不多的结果”。他向亚洲新闻通讯社表示,“近两年来,梵蒂冈连一位官方主教都未能祝圣,尽管需要”。

       保定消息来源表示,安主教选择在爱国会注册,是因为受到了被隔离、另找人取代他的威胁,从而让地下教会陷入混乱。他的选择似乎旨在挽救团体和最低限度的牧灵工作,即便是在爱国会的控制下。庞光照和蒋延力两位地下教会的神父也决定在爱国会注册,或许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他们迅速从监狱中获释了,其他司铎仍在狱中。

       不同消息来源坚称,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可能向安主教“施压”让他走出地下状态。为此,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也在信仰国际通讯社上发表了新闻公报指出:“连日来,正流传着有关中国大陆河北省保定教区情况的消息,特别是有关安树新助理主教(圣名:方济各)的消息。上述消息称圣座就其与一非法主教共祭致函主教;指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批准了此类共祭、并施压让安主教走出地下状态,在爱国会登记注册。圣座万民福音传播部严正驳斥此类毫无任何根据的说法。”(BC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