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4/2013,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方济各教宗:天主的一记好球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仅几次投票后便当选,充分展示了枢机主教之间的合一。这是一位拒绝马克思主义解放神学的教宗,但从没有抛弃简朴甚至贫困的生活、与穷人同在。他将是教廷的改革者,首先从传教事业开始--向日常生活中身边的每一个人宣讲福音。同其它基督信仰团体对话、同其它宗教对话,从而迎接相对主义和物质主义的挑战,以及上述现象带来的堕胎、安乐死、性别意识形态、污染、肆无忌惮的金融和独裁专制

"天主进了一记好球":这是许多阿根廷人对教宗方济各一世,即布宜诺斯艾利斯总主教豪尔赫·马里奥·贝戈里奥枢机当选的评论。这是因为人们联想到了另外一名著名的阿根廷人--球星马拉多纳一九八二年世界杯上一记裁判没有看到的手进球。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天主之手"。

            在一个常常因为性侵犯、金融丑闻、分裂和派系斗争而倍受媒体攻击的教会里,产生了这样一位教宗--关注司铎、关注穷人、乘公共汽车或者地铁出行、自己做饭和一位荣休主教为邻。第一个奇迹便是他当选的迅速。在公众舆论的种种鼓噪、媒体的大肆炒作之下,枢机主教们似乎是手持秘密武器的侍官随时准备击中对手。短短几次投票后大家便达成了共识,给世界带来了一位公认的信仰见证。

            而方济各名号的选择令人想到漫长的教会历史长河中,没有任何一位教宗敢于选择这位教会伟大改革者的名字作为自己的名号。事实上,亚西西的圣方济各强烈抵制梵蒂冈的奢华和财富。选择了方济各为名号的贝戈里奥教宗,是公认的穷人的保护者。前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总主教以拒绝带有马克思主义痕迹的解放神学而著称,但从未停止过为穷人服务、给与他们奠定在基督信仰基础上的尊严。当汲取了意识形态的政治神学苟延残喘、其魅力成为过去之际,拉丁美洲和世界对精神世界、对尊严的渴望日益增加,包括那些被全球化抛弃的人们。

            方济各教宗将是教廷的改革者:这不仅是因为纯粹的效率观念或者"政治清洗",而是肯定了教会的核心使命是向世界宣讲人类救主耶稣基督的临在。其它一切不相干或者阻碍这一使命都可以放弃、象对待毫无用途的东西一样丢弃。贝戈里奥教宗是这样一个教会的见证--并不是封闭在办公室里或者更衣所里等着为前来的人行圣事,而是奔向世界的大街小巷去和所有人接触,也就是教宗所指的"日常生活"。

        有人说他选择方济各的名字是同为耶稣会士的传教主保、伟大的亚洲福传者方济各沙勿略的方济各。问题是贝戈里奥的教会是一个传教的教会、旅途中的教会。我们足以想象八月里约热内卢世界青年节充满激情的欢乐场面,或许这也将是他的第一次国际性出访。但贝戈里奥教宗绝非仅仅是拉丁美洲的教宗,尽管这片大陆的天主教徒占世界天主教徒的百分之四十。在里约热内卢他将见到世界各国青年,他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以及其它所有大都市,本身就是一个各民族、种族和宗教交汇的地方。作为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总主教,他编织了与东方基督徒团体、与穆斯林、犹太人和亚洲人的友爱关系。

            这种大公运动对话和宗教对话中包含着人类的救赎。当今人类,其尊严遭到了日益传播物质主义和相对主义文化的冒犯,抛弃了宗教意义以及造物主给宇宙万物的计划。由此,一部分人为堕胎、安乐死、同性婚姻、性别选择等"新权力"鼓噪;另一部分则将地球拖进了环境危机、贫富悬殊加剧、要求不受民众约束监督的肆无忌惮的金融权力和政治权力。

            这一切都是新教宗、罗马主教面临的全球性挑战。他要继续本笃十六世抵制独裁专制、抵制缺乏积极性的跛脚理性的见证。这是贝戈里奥教宗在阿根廷时已经迎接的挑战,但这一次的战场是世界。和方济各教宗一起的,还有几十亿天主教徒。昨天,他出人意料地要求这些普通教友们降福他的伯多禄继承人职责。这些人,是所有对消费主义、物质主义感到失望的人;渴望在天主内奠定生命与受造物之美好的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