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2017, 04.14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苏联恐怖记忆中的一堵"哭墙"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昨天是悼念苏联政治镇压受害者纪念日。据估计,至少有二千万人被判刑拘留,没有计算囚犯、战俘以及精神病医院院友。一道青铜屏障,用二十二种语言刻下"铭记"这个词语,并且用了来自全国的拘留场所的石头。对索尔仁尼琴(Solzhenitsyn)的纪念碑有争议。

莫斯科(亚洲新闻) - 昨天,在俄罗斯全国各地,有纪念政治镇压受害者的活动,一个以悲剧性故事和解的里程碑,开始于一百年前的「俄国十月革命」。受害者主要指是在革命之后宣布的"红色恐怖"时期,在白军和红军之间的内战(1918-1912年),以及从1937年到1939年的那个斯大林的"大恐怖"。

苏联镇压的受害者人数从未正式确定。计算不仅要考虑到所提到的时期,而且还要考虑共产党独裁统治的整个七十五年。根据1930年至1953年之间的政治警察的官方文件(它的各种名称是联合的国家政治管理(Ogpu)、内务人民委员部(Nkvd)、内政部(Mvd)和克格勃(Kgb)),在斯大林去世的那一年,三亿人因政治原因而被判刑,以及在1923年至1953年之间,八十万人被枪杀; 数字本身令人印象深刻,但根据历史学家肯定这个数目绝对远低于正确的估计。

一个名为"纪念"协会的组织,处理康复和迫害的文件,已经能够确认关于约二百六十万苏联公民的数据,证实他们的身份、逮捕,以及判刑,但是有许多受害者保留在监禁至被遗忘。

在俄罗斯最著名的历史学家中,奥霍京(Okhotin)和罗金斯基(Roginsky)相信,从一九二一年到一九五三年,有五百五十万人被"政治"谴责; 根据其他更一般的估计,不少于二千万人经过斯大林的劳改集中营( lager),没有计算那些囚犯,战俘和精神病医院院友。

俄罗斯国家没有面对也没有寻求处理关于集中营和镇压的数据收集 – 即使在共产主义结束之后 - 把这个任务留给协会如纪念和其他的协会。秘密档案使用了只有几年,而东正教教会已经有一段时间暂停宣布"新的殉道者",因为进行档案研究是不可能的。

与此同时,在主要集中营 - 索尔仁尼琴(Solzhenitsyn)称为"古拉格群岛" - 事件和仪式或多或少地定期举行,例如在莫斯科郊外的布托沃(Butovo)旷野,或桑多莫克森林(Sandormokh),而射击队为了执行大规模屠杀的首选地点是神父和主教被拘留在索洛维基(Solovki)岛上的劳改集中营内。索洛维基的东正教隐修士,在另一方面,却清除了囚犯的一切记忆,认为他们是对这个圣洁地方的一种冒犯。

记忆的象徵意義

在纪念日上,莫斯科政治镇压的受害者的纪念碑被置于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和莫斯科牧首基里尔宗主教(Kirill)面前的中心。被选为《哭墙》 (悲伤之墙) 的工艺品是在被提名的三百个项目中选出。由雕塑家耶奥伊.弗朗居尔贾恩(Georgij Franguljan)创作,这是一道青铜屏障上刻有代表的人物图形,当中的面上用二十二种语言刻下"铭记"这个词语,回忆起许多被镇压的苏联公民的国籍。站立的石头将在雕塑周围升高,根据作者的必须表示的意思"我们必须站立生存,不是下跪"。石头将取走于散布在全国各地的所有拘留场所。

在为遭受迫害者的纪念仪式上,对一个为纪念作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Aleksandr Solženicyn)而建立纪念碑的项目提出了争议,他是劳改集中营囚犯的叙述者,重新被点燃。这个想法是由持不同意见的诗人维多尔德.阿巴金(Vitold Abalkin)与以前的被拘留者所推进,于二零一三年向顿河畔罗斯托夫(Rostov-on-Don)城市当局提出,而自那时以来,国家为了伟大的作家已经分裂了。

索尔仁尼琴的名字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一直在世界闻名,当时他获得诺贝尔奖小说"伊凡.丹尼索维奇"(Ivan Denisovič),一本描述了人们在劳改集中营生活的小说。他在一九七四年被驱逐出境,当时他开始写作古拉格群岛,根据来自全国各地的囚犯的回忆。作家于一九九四年回到俄罗斯,并且是普京总统民族主义政治的启发者之一。

不過,在舆论上的一个很大程度上,他仍然是一个"祖国的叛国者",这是在危机中和苏联结束的最大的罪魁祸首之一,而这些仍然是怀旧的。阿巴金纪念碑应该在索尔仁尼琴诞辰一百周年时准备好,这将在二零一八年进行,并将会是俄罗斯的历史记忆的为了和解的另一个场合。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坤甸,阿古斯主教请求神父帮助囚犯
14/01/2022 15:50
卡拉奇明爱,为穷人免费做白内障手术
11/03/2020 13:39
警方旺角清障,对与政府对话的期待和疑问
17/10/2014
女性是伊拉克和平以及基督徒与穆斯林和睦相处的保障
08/03/2012
张海超不得不“开胸验肺”进行维权
12/08/2009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