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6/2004,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浙江省摧毁圣堂纪实

以下我们为读者们介绍的,是一段“受难始末”——借一位证人,清楚地记载了福音教会圣堂遭到摧毁的事件经过。再次证实了北京政府的宗教政策——只允许信徒们在登记过的和控制在政府之下的场所中举行宗教活动——缺乏理性。在以下的叙述中,警察、司机和过路的行人,公开抵抗政府的决定,实在触动人心。更触目惊心的是,那些举报地下团体的,竟是“三自教会”,也就新教官方教会的领袖们。通常,这些“领袖们”都是爱国会的成员、教会内的无神论者,被共产党安插在教会内,旨在分裂信仰团体的。

       下列叙述发表在加拿大福音教会杂志《The Voice Of The Martyrs》二OO四年一月号上。这一团体还拥有政府摧毁教会的全部录像资料。见证资料的迟到,主要是因为,现在,摧毁圣堂和教会已经是“国家机密”了,禁止向海外泄露。为此,将以下见证带出中国,要求时间。与此同时,大陆的两名新教徒刘凤刚和徐永海,就是因为泄露浙江省拆毁圣堂和摧毁家庭教会这一“国家机密”,遭到逮捕的。据香港人权与民主信息中心报道,自二OO三年七月起,浙江省警方共摧毁了至少十个家庭教会。如果将基督信仰圣堂和佛教寺庙加在一起,总数可达392间之多。这些宗教建筑或被摧毁,或被征做它用,如“娱乐中心”等。(照片节选自录像资料)——BC

       二OO三年六月二十六日——Tudusha圣堂位于浙江省杭州市萧山。这个团体历史悠久,是China Inland MissionHudson Taylor*于一九三O年创立的。换言之,已经有七十多年的历史了。目前,这一团体共有一千五百名成员,每周举行聚会活动。

       在听说政府要拆除圣堂建筑的消息后,团体内的兄弟姐妹们宣布进行为期三天的守斋活动。六月二十五日晚,两百名兄弟姐妹到圣堂里祈祷。半夜时分,又有一百多名信徒从临近的团体赶来了,以支持主内的兄弟姐妹们。

       到了半夜三点四十分,也就是六月二十六日凌晨,公安部门、法院、土地资源管理办公室和宗教事务局的官员们,带着二十七辆卡车、汽车和两辆推土机来了。政府官员们以为,这个时候,圣堂里空无一人,一定可以人不知、鬼不觉地将圣堂铲平。

       但是,令他们大为震惊的是,在那里等候他们的,竟然有三百多名教友。有年轻人、还有年迈的老人。他们就跪在圣堂的地上,虔诚地祈祷。为了阻止摧毁圣堂建筑,教友拉了闸、断了电。政府工作人员见状,决定搬兵增援。于是,他们告诉教友们,清晨八点再回来。

       七点三十分左右,浩浩荡荡的政府工作人员队伍赶来了。与他们同来的,还有二百多名警察、四十辆卡车和汽车、一辆推土机和一辆救护车。推土机的司机在得知警方的意图是摧毁圣堂时,毅然决然地拒绝了这样做,扬长而去。

       摧毁圣堂的工作可谓组织有序。首先,他们用警方的汽车将圣堂包围起来;然后,警察将圣堂外面的自行车全都搬走了。而圣堂里的信徒没有一个人受到影响动一下,仍然继续祈祷。于是,警察将往外拖信徒们,连他们膝盖下的席子也一起卷走了。一些士兵对动用暴力对付这些无辜的人,感到十分震惊。其中一人将席子捡起来,掸去上面的灰尘,还给了信徒。但是,警察必须要服从命令。个别人跳到人们中间,往外扔椅子。一些信徒极力坐在椅子上坚持不动,但是,他们被掀翻在地,受了伤。这时,一些妇女和孩子开始哭喊起来。她们叫着:“耶稣,救救我们吧。”就这样僵持了半个多小时。许多人被拖到了圣堂外,他们试图再回去,可是,被强行阻挡在外。为了避免信徒们再回到圣堂里,一名信徒被四名警察包围着。将他们的胳臂和双腿架了起来。

       已经丧失了理智的警察将信徒们架起来,扔到圣堂外,就象是一堆物品。警察们将教友分别关进了卡车里。伤员的数量不断增加、暴力不断继续。就这样,一个小时过了。一些人的衣服被撕破了、有人受了伤、有人昏了过去。另有四十几名妇女围拢在圣堂的角落里,继续高唱圣咏。当一名警察企图将其中一人扛在肩上往出抬时,一位老年女信徒试着向他讲耶稣和信仰。一些警察开始哭了起来。又过了一个小时,所有的基督信徒全部被抛在圣堂外。一位妇女的肩膀受伤了、其他两人的肋骨被挣断了。一名男教友肩上中了石块,被送去抢救。

       最后,六名基督信徒受伤,被送往医院。一些受伤的信徒因担心遭到逮捕,而没有到医院接受治疗。五名信徒被捕。

       一小时二十二分钟后,到了八点五十分,推土机开始摧毁圣堂。从最前面的厨房开始,然后是大厅、仓库。在此期间,许多教友边哭边高唱圣咏。

       在被摧毁的废墟面前,信徒们深刻地理解了基督被毒打的奥体,这正代表了五十年来中国教会的经验。

       完成摧毁行动后,九点三十分,政府官员们扬长而去。七十多名信徒开始在废墟中捡起一些残存的东西,他们祈祷,高唱圣咏第一百三十七首和第一百二十三首。他们懂得天主的意愿、他们知道天主看到了一切。

       许多信徒,还有战士看着眼前的废墟,无法克制泪水,士兵中的一些人,可能是基督信徒的后代。

       圣堂被摧毁两个星期以后,兄弟姐妹们继续在废墟前聚会。尽管当时是中国五十年来,最炎热的一个酷暑(气温达四十摄氏度)。第二天,教友们决定支帐篷,作为祈祷场所。每个主日,他们清晨支起帐篷,晚间,礼仪活动结束后,再把帐篷撤掉。就这样坚持了十一个星期。后来,由于时间变冷、气候潮湿,人们无法再继续坚持下去了。就这样,他们决定建造一座圣堂。

       九月十一日夜里十一时,圣堂动工了。三自教会的一些成员,居然要求政府切断电源。一些信徒事先早有准备,他们自己带来了发电机。黎明时分,圣堂建成了。九月十八日清晨,政府再次摧毁了圣堂。他们如法炮制,五辆大卡车封锁了入口,不让信徒们再重建。

       政府声明,不允许任何基督信徒再聚集到这里。一名政府代表揭露说:“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打算摧毁圣堂。但是,我们在三自教会领袖提出了十八次要求后,才摧毁了这座小圣堂。”

(摘自《The Voice Of The Martyrs》二OO四年一月号)

 

 

       Hudson Taylor(1832-1905)*:英国人,在中国传教的传教士。创立了China Inland Mission。这是一个在中国开展传教活动的基督信仰组织。到他去世时,在中国已经成立了二百五十个传教站、培养了八百多名传教士。Hudson Taylor及其后人们创建的信仰团体,尽管经历了教难的巨大考验,但是,仍然坚持了到今天。

Watch Tu Du Sha Church being destroyed

Church destruction begins

Church destruction begins

Building completely destroyed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