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8/2021, 13.12
俄罗斯-美国
發送給朋友

美俄新冷战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莫斯科以撤回驻美大使,重新提议划分世界来回应拜登针对普京的严厉指责(“杀人犯”,“他将为此付出代价”)。拜登是“无意识的”、“痴呆的”、“歇斯底里的”。图尔恰克:“我们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他们是一群接吻者。我们有家庭及其价值,他们有性别和变性。”都主教希拉里翁:教宗的伊拉克之行联合拜登为羞辱叙利亚(和俄罗斯)东正教徒。后全球化的经济原因。

斯科(亚洲新闻)- 新“冷战” 2.0迈出了不可逆转的一步。从俄罗斯对美国总统乔·拜登(Joe Biden)接受ABC新闻采访的评论可以得出以上结论。拜登指责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为“杀手”,并承诺“要让他付出代价”。在经历了十余年的紧张和制裁之后,两国(于二十世纪划分了世界)关系现在似乎陷入了僵局,很难摆脱困境。

拜登的论点涉及2020年美国大选的“污染运动”,还有2016年的大选,随后便开始谈论俄罗斯针对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精心策划的行动,最终以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获胜结束。相反(现在轮到特朗普在抗议选举结果),胜出的拜登终于要与克里姆林宫的“黑人”算账。正如他在采访中所说:“我们两人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我很了解他并告诉他:您了解我,正如我了解您一样,如果我清楚现况了请做好准备迎接后果。”

援引“深度访谈”,这两个竞争者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达成了共识,彼此保持警惕,相关方案以往能让人更容易选择立场。俄罗斯的反应也令人产生的“放心”的感觉:普京尚未表达自己的立场,但却将俄罗斯驻美国大使安托诺夫(Anatolij Antonov)召回莫斯科;多位俄罗斯政客大力恢复了冷战的陈规定型观念。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玛丽亚·扎哈罗娃(Maria Zakharova)表示,拜登的采访“是美国特勤局试图为其存在和提供的大量资金寻找正当理由”。

国家杜马发言人维贾切斯拉夫·沃洛丁(Vjačeslav Volodin)指出,这是“因无能而引起的歇斯底里”,“攻击我们的总统就意味着攻击我们的国家”。

参议院副主席兼普京派“统一俄罗斯党”秘书安德烈·图尔恰克(Andrej Turčak)将拜登的讲话称为“美国政治混乱的胜利及其领导人的老年痴呆症”。

根据图尔恰克所说,拜登“无意识的讲话”是针对全俄罗斯的挑战:“我们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他们是一群接吻者。我们有家庭及其价值,他们有性别和变性。我们有克里米亚,他们考虑国家分裂。拜登幻想着获得总统普京拥有的人民信任。

参议员安德烈·克利莫夫(Andrej Klimov)也认为,“肯定要做出反应,但请记住,拜登们来来往往,而美国仍然是世界超级大国”。另一位参议员瓦迪姆·丹金(Vadim Dengin)在谴责拜登的同时坚信,“他最终也会相信俄罗斯不是敌人,他应该与之合作”。

拜登和美国已受到东正教会的批评。3月7日,在接受俄罗斯24频道的电视采访中,莫斯科宗主教府的“国务卿”都主教伊拉里昂(Alfeev)表示,教宗方济各的伊拉克之行“联合拜登”是为针对他们的祖国,减少他们在中东的影响力,羞辱叙利亚东正教屈辱,因为伊拉克处于美国的保护之下,而叙利亚则在俄罗斯的保护之下。

总而言之,俄罗斯人宁愿强调与美国和西方的“意识形态”和地缘政治对抗,而不是面对特朗普时期那些不可预测的拥抱和人性的尴尬。

各种经济因素也起作用:美国近期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破坏了最重要的战略项目之一,即从波罗的海通往欧洲的大型Nord Stream 2天然气管道。美国需要停止资助为欧洲服务的项目,并将这数十亿美元用于大流行后的美国复兴。也许二十世纪旧棋局恰好是为捍卫每个人自己的后院,以应对全球化后身心受到的感染。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