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9/2010, 00.00
中国 - 越南
發送給朋友

魏京生:中越两大经济强国面临翻天覆地的巨变

作者 Wei Jingsheng
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将亚洲两大发展实体加以对比并发出警告:国内反对声音日益渐强、日益坚定。西方也面临失望:其对侵犯人权的宽容政策甚至未能换回经济利益、无果而终

洛杉矶(亚洲新闻)—中国民主之父魏京生严词抨击那些以为可以用人权换来经济发展的人。在美国加州西敏斯特市中越人权民主座谈会的讲话中,他将中国和越南进行了比较。两国均在共产党领导下、处于经济飞速发展阶段;但异议之声的缺乏正在酝酿一场社会革命。同时,极力将两国纳入产业链的资本主义世界对目前经济危机中存在的侵犯人权现象熟视无睹。在此,全文发表魏京生在加州西敏斯特市中越人权民主座谈会上的演讲。

       越南和中国的民主化前途

       为了了解中国和越南的民主化前途。我们先要分析两国的现状。还必须知道两国现在所处的国际环境。然后找出有利的和不利的条件,用以指导我们的行动。

       中越两国现在的社会性质。虽然早已转型为官僚垄断资本主义。但是和俄罗斯、东欧的情况有所区别。最大的区别就是仍然由共产党一党专政,而没有多党的竞争。因此也没有俄罗斯和东欧的宽松的言论和出版方面的环境。反对派在国内很难生存,海外的反对派也很难直接参与国内的政治。这就造成了一个很大的困境。

       共产党的特务机关在对付反对派上变得十分有效。他们可以利用内外之间的脱节,安插人手,误导方向,挑拨离间,甚至指挥反对派误入陷阱。有组织的、有计划的,由联合的反对派促成的变革或革命。在这种情况下很难操作。人民自觉的,分散的反抗暴政和超经济剥削的行动。至少是当前阶段的主要形式。大众传媒是动员群众的主要工具,传统的密谋组织的方式只能小规模的操作。整体思想的动员只能依靠大众传播工具。这就是中共特别重视新闻和电脑媒体封锁的原因。

       另一方面。由于缺少起码的人权,官商结合的剥削和压迫也更加赤裸裸。激起的反抗也更加强烈。所以中国、越南和北朝鲜等国的变革动力主要来自社会的中下层。变革的方式则不仅仅是和平的,人民被迫的暴力反抗。经常成为促使社会不得不变化的主要的动力。同样因为官商结合,官方失去了裁判者的地位,参与到商业纠纷中。官方的内斗比任何时候和情况下更为激烈。黑社会和私人武装的出现成为辅助政治斗争的新事务。也造成了社会更加不稳定,更加复杂。

       前几十年的国际环境对中越等国的反对派非常不利。邓小平发明的所谓“中国模式”,靠分享廉价劳动力收买了西方资产阶级。间接地控制了西方政治和学术,使西方主流社会放弃了价值观而屈从于共产党的利益。在经济上为共产党国家输血;在政治上对共产党的新型官僚资产阶级采取容忍和绥靖政策。在克林顿和布什执政的十六年里,绥靖主义发展到最高峰。民主和专制之间的关系从对抗到容忍直到公开合作。中越等国的海外反对派势力成为了民主国家政客们的眼中钉。用一句美国知名左派学者的话说;这些反共的民主派人士“不符合美国主流意识形态”。

       现在情况正在发生着变化。虽然绥靖主义仍然占有主流地位,但是十几年来向共产党国家输血已经造成了西方经济的衰退。所谓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在和不自由的市场经济的较量中失败了。东西方的商人们赚到了超额的利润;东西方的工薪阶层没有得到经济发展的好处。市场不是扩大了而是萎缩了,这就是当前全球经济衰退的根本原因。因此,西方国家正在认识到这个历史性的错误。必然会采取补救措施:放弃绥靖主义;重新开始对抗和竞争。而且首先会从市场保护开始对抗。

       这是迫使共产党新的官僚资产阶级体系改革或者崩溃的外部条件。海外反对派除了继续利用媒体作正面的民主自由的思想动员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推动和配合民主国家的市场保护政策。抵制共产党必然会发动的民族主义。借助国际社会的力量,推动自己国家内部的分配制度改革或者政治革命。除了不符合官僚资产阶级的利益外,这场贸易战对各国的工薪阶层和私人资本都是有利无害。而且是推动民主革命和避免无序的暴动的最佳手段。

       最后说明。在没有起码的言论和传播自由的环境下,在经济体系已经成熟的官僚资本化的前提下。所谓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颜色革命”,如果不是骗人的伎俩。也只能是个良好但不能实现的幻想。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