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6/2010, 00.00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莫斯科地铁遇袭后,激化对伊斯兰教徒的敌视

恐怖袭击以女伊斯兰教徒作攻击,因为她们披戴面纱。乘地铁的伊斯兰教徒平民被殴打并被赶出车外。反俄和支持伊斯兰的涂鸦出现。伊斯兰恐惧症正是在俄国蔓延。

莫斯科(亚洲新闻)在莫斯科的自杀性爆炸事件,两名女性自杀袭击者来自高加索地区北部,宗教领袖和伊斯兰教知识分子试图把伊斯兰与恐怖主义划清界线。 “作为公义问题,恐怖主义是无宗教背景的”,在地铁屠杀后,地方报导称社会上掀起仇外攻击浪潮。

问题是伊斯兰恐惧症已蔓延到俄罗斯社会,有人利用此为政治目的,也有渴望独立的高加索地区,藉此镇压和加强中央权力。几个网站处理宗教信息,如Portalcredo.ru谴责当局的“模糊”态度危险:“他们一边指责伊斯兰恐怖主义,另一方面声指称伊斯兰教与暴力无关。”

在印古什和达吉斯坦继续有袭击,当局正调查两名“寡妇”的生平,她们对莫斯科四十人死亡负责;另外在329日爆炸后,有两名妇女被身份不明人攻击和殴打。她们被指披着面纱或皮肤黝黑,与高加索人相似。十七岁娜吉莎(Nargiza)被迫离开城市,她的母亲是亚美尼亚人,她在街上遇袭。莫斯科一处理种族动机罪行的中心加林娜高扎尼歌娃(Kozhevnikova)说:“人们抓她的头发、撕破她的衣服和打伤她的脸。"另外,《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报导,同日下午,在首都的地铁,两名戴头巾的伊斯兰教徒女子,遭殴打及被一群人推出列车。据目击者说,没有人反应或打电话叫警察。据当地的博客和网站报导,令人担心的是,现在很少在俄罗斯联邦共和国境外见到头戴面纱的女子,那里伊斯兰教徒占多数。

除了谴责莫斯科爆炸事件,在俄罗斯的伊斯兰社群,亦在分析袭击的原因。东方学研究所的鲁斯兰库尔班诺夫(Ruslan Kurbanov)说,莫斯科自杀爆炸是“一种挑衅行为,加剧反伊斯兰教主义,并增加破坏俄罗斯社会、文化和政治生活,以及把高加索地区,从俄罗斯联邦圈限出来。”

俄罗斯伊斯兰委员会主席盖达尔耶茂(Gaidar Jemal)说,有人指责车臣分裂主义,但相信有人想丑化伊斯兰教的高加索人,作为加强中央权力的理由,类似情况在二零零三年后的别斯兰发生过。

昨天,有人在在莫斯科地铁站墙壁上涂鸦,警告伊斯兰教徒及俄罗斯政权,重新燃起对伊斯兰教徒的仇视,被政治利用。警方说这是很难确定谁在涂鸦,因为现场没有摄像机。很难相信,爆炸后一个星期后发生。

北高加索伊斯兰教协调中心主席比德吉夫伊斯梅尔(Berdijev Ismail)说:“现在重要的是要保持团结,不要恐慌。”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