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2018, 17.35
香港 - 中国
發送給朋友

香港人权份子和市民没有忘记六四天安门事件

在中国,禁止谈论29年前的屠杀事件。 只有香港的市民和人权份子才记得。 幸存者回忆起被拯救的情况,以便他们能够向全世界讲述真相。民主运动代表人刘晓波半身像揭幕。 艺术家发起一场活动来记住坦克人王维林。 然而,香港青少年对此事冷漠和无奈。

 

香港(亚洲新闻/通讯社) - 当务之急是保持记忆,迫使中国政府承担天安门屠杀事件的责任。因此,数以万计的香港人将会参加六四烛光晚会,纪念在这屠杀的受害者。

1989年6月4日,中国军队向聚集在天安门广场的支持民主的示威者开火屠杀。

由于中国实行严格的审查制度,外界很可能永远不会知道真正的死亡人数。 估计数百人,也许数千人被认定已经罹难。

在中国全国各地,政府禁止谈论和记忆天安门广场。 只有在香港的前英国殖民地,每年有许多人前来维多利亚公园参加纪念活动,吸引至少10万人参加。

香港的《南华早报》,访问了两名六四事件的在北京的幸存者,他们都是来自香港。

林是一名维权律师;冯则逃到加拿大。他们两人得到一些北京居民的帮助才获救。

林说,有些学生「掩护我到纪念碑的较低台阶,喊我的名字,并说:「你们香港人为我们做的已经足够了。你必须活着回去,告诉人们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冯记得询问过一位帮助她逃离北京的人,在境外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那人说:「说真实的话,与世界讲出真相,保存真相。」

昨天,一批活跃分子重申要求正义平反事件,在铜锣湾为刘晓波的半身像揭幕(图2)。这位诺贝尔奖得主和民主运动的代表人物,去年因癌症在狱中离世。

中国著名艺术家巴丢草参加了活动,要求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把自己置于天安门广场的象征坦克人(图3)的地方。 王维林当时的「武装」只有塑料袋,却勇敢地面对坦克。

这张照片是在世界各地看到的,但他是谁,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仍然是一个谜。 巴丢克自己拍摄了像坦克人一样的打扮,并使用#TankMen2018分享了照片。

然而,对于许多活动家来说,记住屠杀变得越来越困难。 一方面,年轻人对事件的兴趣不大;另一方面,随着北京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施加更多压力,对此影响的恐惧越来越大。

筹备烛光晚会的香港支持中国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何俊仁,他不惧怕北京的镇压和计划继续。然而,对他而言,「更大的挑战」是新一代人,他们似乎面对着某种身份危机、愤世嫉俗和无能为力。

由于镇压占据中央学生运动,许多年轻人实际上计划抵制6月4日的烛光晚会,因为这太形式化。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莫斯科宗主教公署就客机被击落呼吁了解真相的人在天主面前说出真相
23/07/2014
教宗指出真理就是真理、毫无妥协可言
29/08/2012
教宗:「真福八端」宣告一个彻底改革世界的新人类
01/11/2021 15:07
钦邦和克耶邦两座教堂遭到军事袭击
15/10/2021 16:14
中亚天主教新主教团诞生
06/10/2021 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