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5/2021, 18.49
梵蒂冈 – 亚洲
發送給朋友

达尔托索总主教:「亚洲教会」是活力的象征

作者 Giorgio Bernardelli

梵蒂冈万民福音传播部副秘书长:「传教士前往世界各地,即使人数很少,但他们是生活的临在,以及与伟大的宗教对话,若望保禄二世认为亚洲是第三个千年的洲份,这预言成真了。」

 

 


 

米兰(亚洲新闻) - 梵蒂冈万民福音传播部副秘书长若望.伯多禄·达尔·托索总主教 (Giovanni Pietro Dal Toso) 说,亚洲天主教会为我们提供了与伟大宗教对话的经验。但是,在基督徒占少数的国家,圣召是信徒要在其范围以外宣讲福音,这也是整个教会的重要标记。总主教于9月19日在宗座外方传教会的米兰中心主持主日弥撒时,向一批准备前往第一个传教目的地的传教士送上了十字架。

达尔托索总主教: 你认为今天的亚洲教会如何?

「亚洲每个国家的情况非常不同,但我看到两个基本问题。亚洲大多数地方的教会,都是非常细小的社群,有时甚至极其微细。从观察亚洲教会的状况,我们更明白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对教会的定义,作为圣事和救恩的工具:即使数目很细小的天主教徒社群,也是天主临

另一个召叫是与伟大的宗教对话:亚洲在这方面有着特殊的使命。对话首先在某些共同的人类价值观和道德准则的基础上进行。然而,如果它是有成效的,我相信它有助说明我们是谁,带出天主的视野。这是一项同样重要的任务。」

前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谈到亚洲是教会第三千年的洲陆。今天,这两小社群见证人的两面,与其他宗教的对话,甚至在西方大城市也越来越多。他是预言吗?

「当然。今天,我们看到亚洲各地教会都有很强的生命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教宗若望保禄二世的说法是一个预言。但事实确实如此:我们知道,在亚洲,我们现在见到很多面貌和形式,都是西方经历过。例如,移民的存在,迫使我们越来越面对他们的宗教现实。另一方面,即使在欧洲,教会的未来也不再是数目多少,而是天主在人中临在的标志和工具。」

「圣召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它通常来自信仰肥沃的地带,这意味着当地有对生活方式选择的年轻人,对召叫有一种深刻的开放性。因此,在亚洲,圣召不仅为本地教会而发掘,而且为普世教会服务,可以前往其他国家当传教士:这是另一个重要标记。总的来说:天主教徒经常发现自己成为活着的临在,即使社会和政治背景困难重重;但是,我所看到的亚洲教会,却是信徒对信仰的忠诚,信仰在人们生活中占了重要地位,在西方世俗化社会中难以出现。」

你是罗马的宗座传教善会主席:为亚洲有何任务?

「与世界其他地方一样,他们的目标是成为推动传福音的引擎,为地方教会服务,以保持传教士的动力。只要它希望分享福音,教会就不会退出。宗座传教会呼吁普遍性:它们提醒我们,没有教会本身存在。

这还包括公平分享经济资源,协助最需要的地方,如对待每个家庭。但是,正如我们的一位主任告诉我的,要说服一位主教容许一位神父到外面传教,在今天来说,比筹集一百万欧元更重要。」

如果亚洲今天给教会提供新的传教士,为什么传教士要从西方去亚洲仍然如此重要?

「我们的基督信仰已有二千年历史,它是一个与文化共存的信仰,这对那些接受传教士的教会不无关系。例如,在培训神职人员或牧民工作者时可以看出:这一功能尚未用尽。但它也适用于神学反省。

在初期教会时,基督信仰必须面对希腊主义,这个过程对那些今天要在自己文化中融和的人也有很大的帮助。在知识方面,仍然有需要帮助当地教会有自己的表达方式,勇于接触新事物,只要它们是与自身背景发生严重对抗的结果。」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