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2009, 00.00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地下主教:加入爱国会为更好地管理教区

作者 Zhen Yuan
安树新主教指出,其决定并未受到梵蒂冈施加的压力。面对因此导致的保定教区分裂,司铎和专家要求梵蒂冈和中国释放被捕十三年的教区正权主教苏志民

北京(亚洲新闻)—原属地下教会的河北省保定教区助理主教安树新20068月公开以来,在今年7月底加入了政府批准的保定市天主教爱国会和教务委员会。近期,有河北省保定教区神职人员,对该教区的领导和当前形势表达悲痛和困惑。

《亚洲新闻》于11月初透过电话採访安树新主教。

       六十岁的安树新主教对《亚洲新闻》说,他已经在今年七月底加入保定市爱国会担任副主任和教务委员会主席,在加入过程中没有签署文件,祇是口头承诺。他表示,加入的目的是「取得一个职份」,以便更好地「管理教区」,使「当地教会能正常运作」,并符合国家的宗教政策。他强调:「 我希望教会能发展好」,有利福传。

       他说,作为主教,这职务帮助他更好地管理教会事务,自加入以来,教务比以前容易处理,例如在恢复教产方面。他说,教廷已经认可许多在大陆的主教,当中不少有爱国会职务。不过,在他加入爱国会之前,他没有与教廷沟通。

       至于他是否出席延期的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时,安主教说大会由一些有职衔的人员去参加的,他相信自己不是其中之一。

       多位海内外教会观察家表示,无论安主教基于任何理由加入爱国会,其行为违背教宗牧函原则,对他此选择不能接受。安主教表示,「如有需要,我会退出。」

       香港教区圣神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林瑞琪对亚洲新闻说,安主教在教宗牧函颁布后加入爱国会实属不幸,因为教宗本笃十六世年的牧函已经订明爱国会及其理念不符合天主教教义。

       另一方面,对于被关押的保定正权主教苏志民,有保定神父和中国教会专家认为,安主教在2006年「应该与苏主教一起出来」。苏主教自1996年被官员带走以后杳无音讯,直至2003年曾被带到保定医院求诊,旋即又带走,至今下落不明。

       安主教说:「我没有办法见到他。他软禁很严。」

       林瑞琪表示,释放苏主教有助修好保定的分裂局面。有相同见解的河北一位原属地下的公开教会神父若瑟表示:「苏主教获释出来,可安慰地下团体的心灵,并恢复安主教的名声,然后教区可以真正展开改革。」

       若瑟神父对亚洲新闻说:「保定信众之间必须互相原谅及交谈,若中梵双方保定磋商固然重要,但也只是外在协助,反而中梵双方要尽快达成协议释放苏主教。」

       目前保定教区处于困难时刻,安主教表示,这情况不是由他导致的,而他也没什麽好办法修补情况。他说有一些司铎不与他合作,也许他们「不能放下旧观念」及「不接受新概念」公开及正常化工作。他认为自己是开放的,不会拒绝任何一个回来,但也不会主动找他们。

       保定的不安局面并非因为安主教加入爱国会而起,早于安主教在2006年公开时而出现矛盾。他在公开时与已故保定苏长山主教共祭一事引起争论,苏长山是未得到教宗批准而在2000年接受祝圣。安主教说,他当时理解他是,苏是以神父身分与他共祭。至于在200612月他暂停保定4位神父的职务,他解释,他们的工作并不配合他,以及不服从他。

       他说:「我每天都祈祷天主引导」,期望各方为保定祈祷。他看到保定的希望,在于教区各人要努力共同办好教会,并加强灵修生活。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李显龙:‘抗疫需要社会凝聚力‘
09/08/2021 15:42
雅加达延长抗疫措施
26/07/2021 15:24
对人权的恐惧导致中国国债投资的崩溃
16/04/2021 13:22
德里,数千名旁遮普农民与警察发生冲突
26/11/2020 16:13
中爪哇村庄拒绝埋葬一名死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护士
15/04/2020 1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