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3/2007,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圣体是绝望和“为所欲为”的人类的生命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教会和世界的生命都围绕着圣体。圣体是基督信仰团体的真正财富、是基督信仰团体奉献给世界的最重要的礼物

       梵蒂冈博物馆中拉斐尔室的名作“圣体的凯旋”(中文又称“颂扬圣体”),充分展示了一个从世间行动起来——甚至有些燥动的教会、一个在天乡“凯旋”的教会。温顺而服从的基督,被玛利亚、洗者若翰和众宗徒及诸圣环绕着,呈现在整幅画面的中央。

       教宗本笃十六世借着宗座劝谕《Sacramentum Caritatis爱德圣事》勾画了一幅近似的画面,用二OO五年圣体圣事主教会议中产生的言论、神学和主教们的建议勾画了这样一幅画面。而二OO五年圣体圣事主教会议的主题是,“圣体圣事是教会生活与使命的源泉和顶峰”。

       梵二大公会议文献中采用了“源泉和顶峰”的表达方式,并获得了神学家和诗人们的一致推崇。但是,却未能避免圣体圣事遭到排斥的现实。人们一味地追求教义上的诠释、不同团体的经验、揭露社会问题,甚至最终放弃了圣体圣事,认为圣体圣事是纯粹的个人敬礼方式、是毫无用途的。

       教宗本笃十六世的成功之处在于,通过几近要理讲座的方式,全面地揭示和阐述了圣体圣事所包涵的全部内容和意义,行动和默观、神秘灵修和社会活动、婚姻与独身、司铎圣秩和平信徒圣召、权威和服从等。

       司铎们善度独身生活、已婚夫妇们恪守婚姻的不可分离性、守贞生活如同无偿的恩宠等,绝非外在强加于人的法律,而是明确圣体中蕴涵的真理的要素,而圣体是时时刻刻——包括现在——不断汲取耶稣基督赐予的天主生命的永恒之所。将其中的任何一点铲除、缩减、放弃或者庸俗化,都会践踏人类所获得的生命恩宠的伟大。

       现在,这一可汲取的真理和爱的生命,是教会能够奉献给世界的最为宝贵的东西。在现实面前,佛教徒或者印度教徒陷入了分离和绝望;而伊斯兰和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内,人为了让自己所信奉的神和意识形态占上峰,甚至不惜毁灭现实;丧失了各种“方向”的后现代人类,陷入了“为所欲为”的自由中。而教宗指出,圣体如同从现在就已经起步的新世界的开始、如同美好和生命的体验。因为,“在圣体内,耶稣展示给了我们……爱的真理,也就是天主本身的存在。这就是涉及到每一个人和全人类的福音的真理”(2)。

       从教宗本笃十六世对圣体的这一揭示中,期待着基督信仰振兴面向各种文化、宗教和社会的使命,甚至是“挑战”(78)。为了充分理解和体验圣体,世界需要“可以认出”的见证,而不是简单的意识形态的传播者或者一些特殊事务的主角;需要的是热爱基督的司铎、热爱生命与子女的平信徒、有能力抵御各种妥协并归属于教会的政治家。

       基督临在于圣体内的真正标记、天国降临“于世”(35)的标记,体现在教会建筑的美丽中、体现在善度礼仪生活中、体现在为人类沉沦的深渊带来希望的征兆之中。教宗要求“因着奥迹的力量”揭露饥饿、贫困、军备竞赛、缺乏宗教自由、环境污染;努力为难民、病患服务。

       教宗在指出一切都源于敬礼朝拜圣体的同时,告诫人们将圣体置于自身生活,乃至整个世界生活的中心。每个人的“真正喜乐”是“认出上主就在我们中间,是我们旅途中的忠实伴侣”(97)。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