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3/2020, 17.52
土耳其 – 东正教
發送給朋友

巴尔多禄茂一世庆祝带领君士坦丁堡教会29年

作者 NAT da Polis

东正教普世宗主教介绍了其「服务」:乌克兰问题,旨在加强东正教的统一;东方礼教会在当代世界中的承诺;泛东正教主教会议的重要性。一切都是「天主的恩赐……历史将审判我们」。

伊斯坦布尔(亚洲新闻)- 普世宗主教巴尔多禄茂一世(Bartholomew I)昨天在君士坦丁堡教会的王座,庆祝他带领教会29周年。塞浦路斯国家电视台播出的简短但重要的信息中,他概述了自己在君士坦丁堡的「服务」。

内容涉及三个议题:

1.继亚历山大宗主教区和希腊教会、塞浦路斯事实总主教被承认为第15个东正教会之后,乌克兰问题得到承认。这一事实激起了塞浦路斯主教会议的17位都主教中的四位愤怒(即是Athanasios of Limasol, Nikiforos of Kykkou, Isaias of Tamasou and Nikolaos Amathountos,都是亲俄罗斯阵营)。这些都主教指摘总主教,在没有召开主教会议的情况下承认该些事情。根据记录,四位都主教没有要求召开主教会议,意图取消认可行为。另一方面,该17位成员中,必须有至少有9位要求才可以召开。都主教只想敦促克莱索斯托莫斯(Chrysostomos)撤销他的决定。

2.东正教世界在当代世界中的挑战。

3.泛东正教主教会议的重要性。

巴尔多禄茂的演说一开始便感谢天主,在这29年当上宗主教区的使徒王座所做的一切,以及他近60年的司铎职务。所做的一切,不是因为其自身的卓越,而是天主的恩赐。他强调,其「服务」(diakonia) 以保禄宗徒的说话为指南针:「你有什么不是领受的呢?」(格林多前书4:7),以及圣金口若望(John Chrysostom)的说话:「万物归光荣于天主。」

他说:「我的目​​标,是我在就职演说中宣告:为东正教的合一服务,该教会在普世主教会议建立的君士坦丁堡普世宗主教区,有着坚实的基础。根据第一个千年的东正教教会传统。」

位东正教牧首说:「按照这千年来的传统,普世宗主教区的作用,在于为整个东正教教堂的团结而努力。不是由历史来判断或探索君士坦丁堡普世宗主教区的作用,而是对我的宗主教区王座的工作,进行评估、判断和表达意见。」

他继续:「在这情况下,我的责任,是要给东正教世界带来稳定与合一是唯一目的,我着手赋予乌克兰教会以自主权。这一举动是完全按照东正教教会学的法典条文进行了恢复。与此同时,乌克兰的教会生活和世界上的东正教见证人都从中受益。」

巴尔多禄茂强调说:「以教会本身之外的利益为名,对共有的教会传统及其法典条文的质疑,无疑破坏了东正教教会统一的基础,并将其转变为世俗化的制度,成为东正教联合会。门派利益占上风的教会,损害了教会的整体。」

他继续说:「因此,塞浦路斯克莱斯斯托莫斯总主教,也承认乌克兰教会的自主地位,其次是希腊教会和亚历山大宗主教制,这属于东正教教会传统,正如其后在向俄罗斯、希腊、塞尔维亚、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授予自治。因此,走同样的道路也取决于他们。

巴尔多禄茂确定了克莱斯斯托莫斯总主教,「一个有远见的勇敢的人和共同梦想的兄弟」。然后他说,东正教的努力必须集中在解决困扰当代世界的问题和困难,例如保护创造、尊重人的神圣性、发展团结文化、宗教间对话等。 作为和平的载体。他指出:「拒绝以一种传统的纯洁为名进行对话,也有利于东正教教会内部的原教旨主义倾向。」

在2016年6月于克里特岛举行的泛东正教会议上,触及,讨论并批准了这些最后的主题,但在开始之前不久,俄罗斯、保加利亚、格鲁吉亚和安提阿因各种原因而缺席。 主教会议经历了漫长的孕育,在经过了数百年的默默无声缺席之后,才使东正教星球有机会重现并面对当代世界。

最后,巴尔多禄茂总结:「在这29年中,我们一直在努力实现我的程序化承诺。 当然,我们还不能完成所有事情。 但正如我们前面提到的,历史将是我们的判断力。」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比什凯克是埃尔多安在中亚的棋子
05/11/2021 14:36
圣索非亚大教堂清真寺与土耳其伊斯兰文明研讨会将召开
16/09/2020 14:55
再次逮捕人权活跃人士,国际大赦主任包括在内
18/07/2017 13:03
当局“冻结”没收五十多座亚述-东正教会圣堂
07/07/2017 13:19
国际大赦主任因涉嫌是居伦势力分子被捕
07/06/2017 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