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6/2016, 17.54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中国和西方对文革五十年保持沉默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毛泽东掀起的血腥运动造成几乎两百多万人被杀、四百多万人被劳改、每一名中国人都处在恐惧之中。但今天,没有任何纪念仪式、媒体上没有任何文章。党内斗争以及习近平害怕前苏联式的结局是主要原因。今天,欧洲也对此保持沉默、为中国神话喝彩。许多人表示又回到了“十年动乱”

罗马(亚洲新闻)—五十年前的今天,确切地说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毛泽东掀起了铲除一切异己的文化大革命,这是中国的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为了掩盖其大跃进的失败(饿死了至少三千五百万人),毛泽东鼓励青人起来造中共老人的反、“清洗”社会。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浩劫,儿子反老子、学生反老师、红卫兵反党内和军队中的老人。据统计,从这段时期到一九七六年毛泽东去世,至少一百七十万人死亡、至少四百万中国人遭遇监禁或者劳改。其中不乏知识分子、 大学教授和宗教人士。

            在“永远革命”的口号下,毛泽东煽动青年人破四旧:风俗、传统、文化以及思想。除各种书籍、字画、建筑、庙宇被摧毁外,中国文化和宗教以及学术研究整整十几年停滞不前;与国际社会失联十几年(包括中梵关系在内)。

            许多中国人称这段时期为“浩劫”,但仅此而已,在公开场合不能说太多。

            为此,今天中国媒体集体失声也就可以理解了。居然没有任何一家媒体谈及这段中国人刻骨铭心的历史,令中国人闻风丧胆、谈虎色变的历史。奇怪的是,在许多外国学府研究这段中国重要历史之际,中共内部却不允许深入研究或者展开公开的讨论。

            三月,即文革半个世纪在即之际,《人民日报》所属《环球时报》撰文《“文革”错误发动五十周年反思不应偏激》,警告任何人不得对文革进行不同于官方版本的诠释或者反思。指出“具体的回忆和反思有其正常节奏,但支持这一切不应以添加或改变对文革政治评价为目的”。

            所谓文革的政治评价是一九八一年发表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一决定彻底否定了“文革”,强调这是一场灾难,特别是“四人帮”,也就是文革中毛泽东最密切的助手们的责任,却只字不提毛泽东的责任。他曾盛赞文革是其最佳成绩之一。

            时至今日,中共不敢揭示“伟大舵手”及其同党的责任。半个世纪后的今天,从没有为受害者伸张正义、更没有向饱受折磨的人道歉。

            这一问题也具有现实意义。因为许多海内外观察家都指出,中国正在走向一场新文革:其对媒体、互联网、学术教育、宗教的控制充分证实了这一点,此外还有不断加剧中共领导人的个人崇拜,对习近平本人的个人崇拜。

            许多改革派认为,文革的灾难和暴力必须认真深入的研究分析,因为充分揭示了毛泽东一手炮制的党政一体、权利集中在一人手中这一体制的脆弱性。为此,他们要求进行经济改革——充分发挥私企的重要性、让市场决定国企的命运,但更重要的是政治改革,确保司法独立、推动内部选举、予以民间社会更多的自由。

            正当改革派期盼一个更加自由的社会、也是为了给经济松绑之际,个别派系却希望重返文革时代,或者巩固党-国不分;指责经济现代化摧毁了毛泽东主义的平等、给腐败创造了空间、加深了贫富悬殊。

            五月二日在北京上演的“56朵小花儿”红歌演唱会或许就是这一派所为。他们高唱“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革命群众“紧密围绕在党的周围”。

            不同观点认为这是一场中共内部斗争,但习近平继续占统治地位,禁止所有批评党的声音、担心中国会上演前苏联的解体民运。

            纪念文革也应该是那些当年为毛泽东以及人间天堂的“永远革命”摇旗呐喊、站脚助威的西方政客和知识分子反思的时刻,他们隐瞒了暴力、虐待、屠杀和摧毁。那时西方的沉默与今天的十分类似,不同只是:昨天是为了毛泽东思想;今天是为了中国在欧洲的投资或者欧洲在中国的投资。但结果是相同的:人民要受罪。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