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5/2021, 14.17
中亚
發送給朋友

中亚天主教徒:见证的喜乐

作者 Stefano Caprio

该地区主教在福传线上研讨会上传达上述讯息。戴尔奥罗主教:当地教会有幸体验到“全新的希望”。Andrzej Madej神父:“基督在土库曼斯坦复活了!”。

罗马(亚洲新闻)- 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阿德利奥·戴尔奥罗(Adelio Dell’Oro)主教表示,中亚天主教会有幸体验到“全新的希望”。在这些远离基督教传统的国家,中亚天主教会一直秘密地在少数群体社区的生活中寻找希望,部分远离基督教传统的国家汇聚在同一个主教团,后者从哈萨克斯坦协调“诸多传教士谨慎又冒险的活动”。10月12日至13日,主教在一场线上研讨会上这样说道,此次题为“福音的喜乐时代的中亚福传使命——背景、困难、前景”的会议由宗座传教联盟组织

戴尔奥罗主教(见图)回顾了教宗方济各劝谕的基本要点,以及“见证的方式是喜乐”,正如教宗劝谕的题目所述。福音的喜乐意味着不害怕“成为历史上鲜活的存在,在当下这个全球化扼杀天主的意义的时代,应借个人关系将人的重要性置于核心地位”。多人在会议上回顾说,在慈悲中与基督在中相遇,在小团体和许多相遇中找到了“美好之路”,陀思妥耶夫斯基曾提及:“在卡拉干达,我们有一座美丽的主教座堂和管风琴”。主教解释说,正是这些想法启发了他作为主教的座右铭“Uno locuntur omnia”(一切都指向天主);如果没有这种坚定的信念,“最好听从卡夫卡的建议,当代理人回答找路的旅行者时:’放弃,放弃!',像那些偷笑之人一样转身离开”。

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蒙古甚至阿富汗的教会,他们的主人公以第一人称讲述了这些故事,正是因为体验过“身为少数群体的恩宠”和重新发现“小羊群的范式”,而感到更自由”,线上研讨会的主持人、方济各会Dinh Ahn Nhue Nguyen神父这样指出。戴尔奥罗主教用一个简单明了的比喻解释说,神父和主教不应是“船上的厨师,而是指明航向的指挥官”,他回顾教宗拉新格的话说道,“教会的未来掌握在圣人手中”。阿富汗福传特派团若望•斯卡雷塞(Giovanni Scalese)神父的见证令人动容,他认为今年8月修女撤离喀布尔行动是“一个真正的神迹”。

这些国家正在经历“一个巨大变革的时代”,阿拉木图主教、哈萨克斯坦主教团主席José Luis Mumbiela Sierra主教表示,“但需要个人的改变”。我们需要珍视关于殉道者和基督徒的历史,在长达数十年的苏联统治期间,他们在这些国家遭受迫害,“当时我们已经是一个真正的教会,不是在外部,而是在内部”,近期被祝圣的首位哈萨克斯坦籍主教叶夫根尼·津科夫斯基 (Evgenij Zinkovskij) 这样说道。他警告说,“当地神父不一定是最好的,他们往往固步自封”,无法将福音的喜乐传递给所有当地居民,“需要长期开展一项工程浩大的培育工作”。

中亚的人有非常年轻且在持续增长中,但由于工作机会匮乏和经济条件困难,他们也被迫移民到更富裕的地方。由于很难改用当地语言,特派团往往仅限于为讲俄语的天主教徒提供传统服务。除了波兰人、德国人或乌克兰人,天主教徒无法吸引其他民族的人,但正如特雷匝尼(Guido Trezzani)神父所说,“信仰是耳濡目染,而非劝诱改宗”,三十年来,这位意大利籍神父一直在西伯利亚和哈萨克斯坦服务。

乌兹别克斯坦方济各会士杰尔兹(Jerzy Maculiewicz)神父说到,“我们必须是世界上的盐,但我们不能加太多盐,否则就会破坏这道菜的味道”。蒙古主教马伦戈(Giorgio Marengo)无奈却心怀希望地说,乌兰巴托教会“只是其他传教工作的保护伞,外国非政府组织的总部”,有些神父们在韩国等待签证已经一年多,因为“教堂已因疫情暂停敬拜活动”。

中亚教会“就像我们糟糕的网络一样脆弱”,阿什哈巴德自治传教区领袖、诗人神父Andrzej Madej感叹道,在这个自治传教区只有150名基督徒(但却拥有司铎圣召)。然而,这并没有阻止他坚定地宣称“基督在土库曼斯坦复活了!”。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