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1/2013,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习近平求助宗教打击腐败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经济发展停滞不前、物质主义令中国社会,特别是中共的伦理道德荡然无存。国家主席和中共总书记考虑给予佛教、道教和儒家传统更多的自由,以便让道义能在倦怠的中国社会复苏。但刘澎教授认为,最佳的办法应该是立法,让所有宗教都真正自由,包括基督信仰和伊斯兰

罗马(亚洲新闻)-二十多年前,我最初的几次中国之行期间,一位在广东省的圣堂里打扫卫生的老人家,强烈要求宗教自由。"为什么政府不给我们更多的信仰自由?归根到底,基督信仰教人什么呢?孝敬父母、不杀人、不偷盗......。难道这对社会不是好事吗"?!

可怜的老人十分痛心,因为几位非官方教会的主教被逮捕了,她也为中共党员和爱国会成员的腐败愈演愈烈痛心。她强调"不偷盗"的诫命时,眼前就是一名惯于收受贿赂的中共干部。

这一幕发生几十年后,腐败已经成为中共和中国真正的顽症。按照宪法,每年都要提交工作报告。二OO八年至二O一二年,至少十四万三千名中共党员因腐败获刑,平均每天七十八名!

腐败是中共的不治之症,以至于历届总书记和国家主席都誓言坦坦同腐败作斗争,因为如果听之任之,将会亡党亡国。习近平也在去年十一月表示成为总书记后高呼,"最严重的腐败所带来的唯一后果就是亡党亡国!我们必须提高警惕"!

现在,习近平又推出了无情打击党员干部腐败行径的铁腕运动,严厉批评他们"脱离群众"、违法乱纪、再次推出毛式的批评与自我批评。

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受审、前公安部长周永康受调查、前中石油党委书记蒋洁敏被双规等,似乎都是在展示:无论是老虎还是苍蝇,大小贪官一网打尽。

据路透社报道,为了扼制中国腐败,习近平似乎有意求助于宗教。深知伦理道德沦丧普遍存在、物质发展过快、中国人没有任何精神支柱的习主席表示,应该对传统宗教信仰"更加宽容些"。由此,"希望中国的文化传统--儒家思想、佛教、道教--帮助人们填补空白"。恰恰是这种空白,导致腐败有了滋生的空间。

目前,仅仅是传闻、考虑、也无法理解"更加宽容"意味的究竟是什么。所有官方宗教(佛教、道教、伊斯兰、基督教和天主教)的活动场所、人员安排、信徒活动等都在政府控制之下。更大的宽容或许会放松监控、更加自由,以换取精神上围剿腐败。

然而,习近平的想法存在两点质疑:首先是,长期以来中共对佛教徒和儒教信徒活动予以了很多支持,但却未见反腐斗争取得成果。

二OO二年,北京拨款十亿美元资助孔子学院普及发展。但除了在世界发展中国文化和中文外,似乎未见任何积极成效。召开没有达赖的世界佛教论坛,大力支持(除藏传佛教以外的)佛教也同样。

更有甚者,对传统宗教的推崇安抚无非是为了让信徒更加服从于党、服从于政府、让他们自娱自乐。本身是佛教徒的维权人士胡佳表示,"佛教徒接受自己的命运,自己的处境完全是前生未作善事的结果"。所以,他们不会指责中共贪污受贿、制造不公、逮捕、污染、强占土地耕地、社会严重贫富悬殊。

政府也认为,"佛教比基督信仰和伊斯兰更加有助于缓解社会分离";有助于构筑"和谐社会与和谐世界"。

第二点是推崇"传统宗教"的同时歧视信徒:不知为什么,从印度传入中国的佛教仅在基督信仰和伊斯兰传入中国前几个世纪,就被视为比后两者"更加传统"。

总之,中共领导人将伦理道德和宗教、精神空虚和腐败、缺乏信仰和社会分裂联系起来仍然是值得肯定的。

去年,本社曾系列转载了北京普世社会科学研究所刘澎教授的《中国崛起的软肋:宗教》。文中,他阐述了"毛泽东和邓小平的'宗教失败'之后,中国寻找天主";"为自救中共迎保障宗教自由"。

刘教授的观点是政府国家不应控制宗教,而应让其渗透到中国社会中,重振其伦理道德、理想......。

为此,迫切需要在中国制定宗教法规。从毛泽东时代至今,中国宗教遭到了严格的法规控制。不断对法规进行修订,但任凭官员滥用。却没有一部真正保护宗教的法规,刘教授曾在今年六月的研讨会上重申了上述观点,指中国需要保护宗教的法规。这位学者表示,这将有助于国家解决通过法律无法解决的问题;使国家充分利用宗教对社会的积极影响。

由此,不仅可以打击腐败,还有助于社会和谐、弘扬理想。或许习近平认为是到了听广东老太太警告的时候了。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