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主教的泪水;汕头主教庄建坚蒙席留给我们的定格
作者 Padre Pietro

一位属于官方教会的司铎回顾了近来梵蒂冈试图以一位受政府青睐的非法主教取代88岁忠贞主教的风波。庄建坚蒙席由于接受梵蒂冈2006年的任命而成为了地下主教。陈日君枢机和庄建坚蒙席代表了中国忠贞教会的身影,“使人感到无奈和凄惨”。帕罗林枢机希望安慰“中国天主教徒过往和现在的磨难与痛苦”。


北京(亚洲新闻)—  梵蒂冈最近要求汕头主教庄建坚蒙席让位于另外一位受中国政府青睐的主教(且目前仍处在绝罚中),这一决定在中国教会引起了许多痛苦和困惑。亚洲新闻得到了一位圣名伯多禄的神父对此事的反思,文章表达了他对这位2006年受圣座任命的地下主教所受之对待感到痛心。神父在文中还回顾了陈日君枢机试图与教宗方济各沟通以避免“另一个敏真谛事件”。与一些媒体传播的某些形象不同,陈枢机的尝试和庄蒙席的眼泪让人感到“无奈和凄惨”。对于这位司铎来说,近来的风波给中国的信众开启了新的痛苦和良知拷问。

以下是伯多禄神父的文章全文:

对汕头教区庄建坚主教没有什么印象,只是在修道时期喜欢听亚洲真理电台。庄建坚在上海晋升司铎的消息,真理电台播报了,那是首次知道汕头教区有位庄建坚神父。不仅真理电台报道了庄建坚晋铎的消息,《中国天主教》刊物上也刊登了这则消息。“庄建坚神父,广东省汕头教区揭西县人。少年时曾先后到广东梅县、上海修院接受教育。虽经十年动乱,但他未改初衷。1985年,进入上海佘山修院培训。期满学成,于1986年12月21日,在佘山圣母大殿,晋升铎品,并举行晋铎首祭。”

按照当时的情况,庄建坚的晋铎礼应该是金鲁贤主持的,尽管真理电台并没有说是谁主礼祝圣的。但可以肯定地说,这位庄建坚神父一直以来都是在公开教会中牧灵。直到2006年,教宗委任庄建坚神父担任汕头教区主教,并秘密晋升牧职,他的名字才被众人所共知。

罗马教廷近几十年来,历任教宗均希望与中国大陆改善关系,尤其是方济各教宗就任以来,迫切希望关于任命主教问题能够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2017年10月,教廷代表切利总主教曾两度下令要求庄建坚主教退位。圣座代表当场要求庄建坚主教让位给仍处在绝罚状态的黄炳章。88岁的庄建坚主教听了后泪流满面,表示宁可“背上不服圣命的十字架”也不能接受。

按照正常的教会惯例,主教年满75岁就应该向教宗提出辞呈,可是处于中国的特殊情况,多位中国主教75岁才晋升主教之职,多位主教80岁高龄还在负责教区事务。因为,中国教会自1960年至1980年,根本没有祝圣司铎的机会和环境。

庄建坚主教并非恋栈主教职位,关键是他无法接受将主教圣秩让给一位非法主教,这是信仰与良心的问题,不应该是服从与不服从圣命的问题。因此,他希望香港陈日君枢机能够有机会向教宗陈情此事。陈枢机于2018年1月10日面见教宗方济各时,递上庄建坚主教的陈情信与陈枢机的陈情信。从照片上看到陈日君枢机雪白的头发与深躬着的腰,以及递给教宗的信函,难免使人感到无奈和凄惨。陈枢机拼死一搏,敢于谏言的精神令人敬佩,他的身影也正是中国忠贞教会的身影;庄建坚主教的泪水也正是中国忠贞牧人的泪水,这泪水包含着无奈和牺牲。

罗马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在2018年1月31日接受意大利《新闻报》记者的访谈中,帕罗林枢机对于近来教廷令人困惑的作为解释道,“正在展开的谈判,所遵循的路线是,有建设性地敞开对话和忠于教会的纯正传统”。帕罗林枢机满怀希望地说道:“若上主愿意,我们谈的将不再是在中国教会的合法与非法、地上与官方的主教,而是弟兄彼此相遇,重新学习合作与共融的言语。”至于人们担心在这种情况下过往和现在的苦难会遭到遗忘,帕罗林枢机似乎给予生活在苦难中的人们些许的安慰,他说:“教会绝对不会忘记中国天主教徒过往和现在的磨难与痛苦,这一切为普世教会是一大珍宝”。

但愿帕罗林枢机说的是真心话,重要的是教会当局怎样才能擦干忠贞者的泪水,使他们的良心能够得到真正的平安与快慰?

Father Peter

2018年2月1日星期四

Zen-_Francis-letter.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