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2/2018, 23.18
梵蒂冈-中国

梵蒂冈要求合法主教让位于“自选自圣”的非法主教

作者 John Baptist Lin

去年12月广东汕头教区的庄建坚主教被强迫前往北京,会见了“一位外国高级教士”率领的梵蒂冈代表团,要求他把主教席位让给非法的黄炳章主教。庄蒙席在去年10月时也收到了这一要求。福建省闽东教区的正式主教郭希锦蒙席也将被降格成为非法主教詹思禄蒙席的辅理主教或助理主教。中国教会的“中国化方向”:坚持独立办教以及遵循共产党领导的原则。

广州(亚洲新闻)— 圣座要求汕头教区(广东省)的伯多禄·庄建坚蒙席辞职,把主教地位让位给一位被绝罚的主教。而另一位获梵蒂冈认可但不受中国政府承认的主教,则被要求让位而担任另一名非法主教的辅理或助理主教。

三个月以来,圣座已是第二次要求庄建坚蒙席辞职。他于2006年受梵蒂冈批准,被秘密祝圣。不过,中国政府只承认他是一名司铎,而主张已被绝罚的若瑟·黄炳章蒙席为汕头主教,后者长久以来是中国人民代表大会的成员。

一封署名日期为10月26日的信要求已经88岁高龄的庄建坚蒙席辞职,让他把主教地位让给被绝罚的黄主教,而教廷即将承认这位主教。广东教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向亚洲新闻通讯社表示:“那个时候,庄蒙席拒不服从,他宁可‘背上不从圣命的十字架’也不愿接受这样的要求。”

这名教会消息人士还讲述了另一件事情:去年12月18日至22日,庄建坚蒙席被从他在南方的教区带走,在看管下被带到北京,与中央政府的一些高级代表和一个梵蒂冈代表团会面。

政府的代表从12月11日起就已经控制了庄蒙席。虽然他们知道庄主教年迈体衰,而且北京的天气严寒,但是他们还是拒绝了他不要去北方的要求,但是给他配备了一名保健医生。消息人士补充说,庄蒙席与七名政府代表一同进京,但没有任何一名司铎被允许随行。

年迈的主教在护国寺宾馆下榻。12月19日,他被带着参观一些名胜,次日被带去参观天主教爱国会和中国官方主教团的总部,在那里他会见了主教团主席马英林、副主席沈斌和秘书长郭金才。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和主教团均未被圣座认可;此外,马英林和郭金才都是非法的主教,并没有与梵蒂冈修和。

12月21日,庄建坚蒙席被带到钓鱼台国宾馆,国家宗教事务局的三名代表在那里迎接他;之后,一位在圣座万民福音部(Congregazione per l’evangelizzazione dei popoli)工作的中国神父黄宝国(音译)带庄蒙席会见了——据亚洲新闻的消息人士说——“一位外国主教和来自梵蒂冈的三位外国司铎”。

自从2014年中国和圣座恢复正式对话以来,克劳迪奥·玛利亚·切利(Claudio Maria Celli)蒙席被任命为谈判的负责人之一。虽然他已经退休,但他曾在圣座国务秘书处工作过,对中梵关系渊源非常熟悉,并为此多次访问中国。亚洲新闻的这位消息人士猜测,这次会面时在场的高级教士可能就是切利蒙席。

亚洲新闻的消息人士说,“外国主教”向庄建坚蒙席解释了他们这次访问中国的目的就是希望做点什么以便与中国政府达成协议,为此,要让非法的黄主教成为教区的正式主教。

消息人士接着解释说,梵蒂冈代表团要求庄建坚蒙席辞职,确认了10月26日信中的内容,作为对老主教的安慰,他们补充说庄蒙席可以向黄蒙席提名三位司铎,黄蒙席将从他们三人中选择一位担任副主教(vicario generale)。

“当庄蒙席再度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不禁老泪纵横”,消息人士说,他又补充道:“如果任命一位司铎为副主教,但黄蒙席可以任意撤换,那根本是没用的。”

中国南方的一些主教很反对这么匆忙地承认黄炳章蒙席,由于无教宗任命而接受祝圣为主教,黄蒙席于2011年正式被圣座绝罚。其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主教对亚洲新闻通讯社说,梵蒂冈向他们询问过对于黄炳章蒙席的意见。他补充道:“我不知道所有这一切的结论,但这似乎是一个糟糕的解决办法。”

关于汕头的情况,亚洲新闻通讯社也向梵蒂冈询问确认。一位熟悉梵中关系的代表说,庄建坚蒙席收到的信只是询问他对于非法主教黄炳章蒙席的看法;而我们问到的另一位人士则沉默。香港教区的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则证实了亚洲新闻通讯社得到的消息。

闽东教区的风波

正当庄建坚蒙席被带到寒冷的北京时,梵蒂冈代表团前往中国南方,在福建省会见了等待梵蒂冈承认的七名非法主教之一,詹思禄蒙席

当地消息来源说,闽东教区的正式主教,即地下教会的郭希锦主教,被要求退后一步,担任詹思禄蒙席的辅理主教。也有传言说他可以成为助理主教。

郭蒙席在2017年复活节圣周之前遭受了大约一个月的监禁。据亚洲新闻通讯社的一位消息人士透露,在这次监禁期间,政府代表把一份文件拿给郭蒙席签署,这份文件称他接受“自愿”降级为助理主教。据称签署这份文件是他获得政府承认的条件。

詹思禄蒙席既不愿确认会面,也没有透露有关圣座承认他的事宜进展如何。

闽东地下教会一位司铎说,他并不知道梵蒂冈代表团的来访。他说:“显而易见,我们很难接受[这个决定],但是我们有权利反对梵蒂冈吗?”但他又补充说,如果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我可能会想放弃我的司铎生涯”。

在普世教会,把一位正式主教降级的新闻可能看起来是奇怪的或难以置信的,但在中国则不然。去年十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十九大开幕式上的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在民族工作和宗教工作上采取“创新推进”

9月15日,中共中央的机关刊物、理论喉舌《求是》杂志刊登了《党的十八大以來宗教工作理论和实践创新》,总结了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宗教工作。

到目前为止,中国天主教的“创新实践”还没有明确的阐述。但在去年12月14日,天主教爱国会和主教团发表了一份五年规划,以实现天主教会的“中国化”。“宗教中国化方向”是习近平于2015年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上首次提出的概念。这个问题的中心重点是要求各宗教坚持独立办教、以及遵循共产党领导的原则。

对圣座来说,承认七名非法主教(本来是八名,但去年有一人去世)是中梵谈判中一个很棘手的部分。在这七位主教中,黄炳章蒙席和其他两人被圣座公开绝罚。作为承认这七名非法主教的交换条件,中国政府应该承认这些年来圣座任命的约二十位官方团体主教团的候选人,其中一些人已经被秘密祝圣;此外,北京方面还应该接受来自地下教会的四十名左右主教。

汤汉枢机于2017年2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关于主教任命的协议,是中梵之间闭门谈判中最关键与最核心的问题。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