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June 2016
AsiaNews.it Twitter AsiaNews.it Facebook
Geographic areas




  • > Africa
  • > Central Asia
  • > Europe
  • > Middle East
  • > Nord America
  • > North Asia
  • > South Asia
  • > South East Asia
  • > South West Asia
  • > Sud America
  • > East Asia
  •    - China
  •    - Hong Kong
  •    - Japan
  •    - Macau
  •    - North Korea
  •    - South Korea
  •    - Taiwan

  • mediazioni e arbitrati, risoluzione alternativa delle controversie e servizi di mediazione e arbitrato


    » 07/10/2012, 00.00

    梵蒂冈 - 中国

    重创爱国会:上海主教,先知和英雄

    Bernardo Cervellera

    马达钦主教拒绝被绝罚主教覆手、为中国宪法保障但宗教法规违背的宗教自由辞去爱国会职务。拒绝爱国会职务既出于神学原因(因为爱国会与天主教教义不相容),也有牧灵和社会原因。几个月以来,牧人们被带离他们的教区、政府出资大吃大喝。而教友们却要在贫困中挣扎。"机会主义"的主教们犹如无味的盐、平信徒教友们为教宗和解的价值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一位先知和英雄:许多中国教友这样形容上海教区新辅理主教马达钦蒙席(圣名达陡)刚刚晋牧后的一连串举措,而我们则完全赞成他们的说法。七月七日祝圣之日的一天之内,他拒绝了一名被绝罚主教的覆手、没有与非法主教共饮同一杯、公开辞去了爱国会职务。因为,他认为这一职务制约了他的"牧灵和福传工作"。

           宗教局并没有心甘情愿地接受沉重的一脚,将马达钦主教软禁在了上海佘山修院中,强迫其"休息"。

           马主教的上述种种举动,仅仅是为了宗教自由,这也是中国宪法保障的。只是中国各省级地方政府出台的宗教法规制约了基督信仰团体以及他们牧人的生活,予以监控、威胁、溜须拍马、拉拢腐蚀、阻挠福传。

           马达钦主教还通过他的行动表明,一名牧人的祝圣绝非是应受到权力操纵的政治问题,而是宗教举动。而此举意味着,为了热爱真理应尊重教宗及教宗的教导。

           就此而言,马达钦主教作出了地下教会团体和主教们几十年来的选择--为了维护福传自由,他们甚至不惜冒着被囚禁、绑架、隔离和排斥的危险。

           他还是一位英雄,因为对中国教会生活的政治污染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教宗本笃十六世发表致中国天主教徒信后,爱国会的领导人们掀起了一场不折不扣的生存保卫战。教宗在信中明确指出,爱国会的(建立独立于圣座教会的)原则"与天主教教义是无法调和的"。面对日益立场鲜明地宣信忠实于教宗的主教们,爱国会开始选择那些轻而易举便会向党投降、热衷政治生活、作政府代表的主教。他们强行安插被绝罚主教参与教宗批准的主教祝圣;而在教宗没有批准的主教候选人的祝圣中又强迫与教宗共融的主教参与。种种做法,无疑是为了标榜正统或者合法的评判并不在罗马教宗手中,而掌握在爱国会的各级秘书长和主席的手中。

           面对此类模棱两可的做法,马达钦主教的举动堪称是先知性的,宛如"一道阳光划破了乌云密布的天际 "。

           马主教是首位辞去爱国会职务的官方教会主教。许多中国天主教徒都希望有更多的主教追随他的榜样。

           此外,因宗教原因,参加爱国会已经变得适得其反了。首先是意识形态-神学问题:与教宗分裂的教会不是天主教会,而是又一个面临成为邪教危险的新教,历史上已经多次出现了此类现象。此类邪教不断丧失精神意义,仅靠政治势力的意愿存在。

           隶属于爱国会可谓是牧灵工作的障碍:主教们被迫不断外出、参加会议、被办学习班、连续几个月远离教区听取枯燥乏味的控制宗教理论。迫于爱国会的压力,被迫对爱国会表示无限感激。当他们在教区时,每次同人见面或者其它活动都受到监视、登记、监察,申请爱国会许可、被爱国会任意取消。

           就社会角度而言,主教们参加爱国会也变得十分尴尬。中国人备受沉重经济危机、通货膨胀令百姓日常生活捉襟见肘之际,爱国会的秘书长和主席们却过着奢华无度的糜烂生活,一顿饭可以连上二十四道菜。而各教区,特别是农村的教区却连饮用水都喝不上、穷人连基本用药都无法保障。

           政府的官方统计显示,每年公款吃喝费用高达三百一十五亿元,这笔钱足以让一亿穷人吃一年的。鉴于此类政治腐败,主教们最好洁身自好、站在基督和穷人一边履行使命。

           马达钦主教的先知性决定注定将载入史册,但也不排除部分主教继续抱紧爱国会的大腿,因为他们可以得到豪车、豪宅、名誉、金钱和地位:教宗本笃十六提到的"机会主义"主教们因此而出名。我们担心,这只是无味的盐,只能令他们遭到唾弃。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教友积极促成他们的主教善度牧职而不是政治生活。后毛泽东时代,是教友们强迫懦弱的主教们同圣座接洽从而重新归回唯一的天主教会。今天,教友们再次展示了他们的信德、他们对基督的爱、对主教们的爱,不参加由非法主教参与的弥撒、不惜辗转其它教区找那些在精神上与教宗密切结合在一起的主教。

    e-mail this to a friend Printable version










    另见



    Editor's choices

    中国 - 梵蒂冈
    梵蒂冈在马达钦事件上的沉默造成的混乱与争议

    Bernardo Cervellera

    部分人认为,马达钦主教盛赞爱国会、“罪己诏”仅仅是陷害他的“污泥”。也有人认为他“为了教区利益”甘愿忍辱负重。许多人质疑圣座的沉默:对文章内容保持沉默、对上海主教遭遇的迫害保持沉默。质疑梵蒂冈内部有人乐见马达钦事件,但是,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本笃十六世的信(其中指爱国会与天主教教义无法调和)被取缔了吗?谁取缔的?面临走上一条没有真理、一味妥协道路的危险


    中国 - 梵蒂冈
    中国和梵蒂冈:马主教“变脸”激起难以置信和令人沮丧的反应

    Bernardo Cervellera

    辞去爱国会职务后,被软禁四年。马主教现在似乎要收回自己的立场、弘扬爱国会及其为中国教会发挥的作用。部分教友认为他是“被迫的”、有人认为他是“过分压力”的受害者、有人甚至指这一“屈服”是上海团体重获自由所要“付出的代价”,或许九月重新开放关了四年的修道院。梵蒂冈不太相信主教的这一声明。一名中国主教自问,圣座与中国的对话是否还有用、担心梵蒂冈内有人指使马达钦主教“自白”讨好中国政府


    AsiaNews IS ALSO A MONTHLY!

    AsiaNews monthly magazine (in Italian) is free.
     

    SUBSCRIBE NOW

    News feed

    Canale RSScanale RSS 

    Add to Google









     

    IRAN 2016 Banner

    2003 © All rights reserved - AsiaNews C.F. e P.Iva: 00889190153 - G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