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3/2009,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中国再暴黑砖窑虐童奴丑闻

孩子们仅以三百元人民币的价格被贩卖到远离家乡的地方、遭到种种非人虐待、从事繁重体力劳动。因警方无视报案,受害儿童家长只能自己走遍全国各地寻子

北京(亚洲新闻/通讯社)—“张爱华的儿子郝纪勇在郑州市卖小吃,却被人贩卖到了砖窑。三名男子靠近他后,将其嘴堵住装进麻袋扔上一辆小货车,卖到了砖窑。每一名这样的奴隶,绑匪仅已三百元人民币的价格就出手;每天平均绑架七到八名”。河南农民王长义,向自由亚洲电台介绍了在中国日益猖獗的贩卖童工奴隶现象。二OO七年六月暴出山西黑砖窑丑闻后,似乎并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的变化。

       两年半的时间里,郝纪勇在南阳黑窑做苦役。逃出来时,头发都长了二尺多长。他是半夜偷跑回来的,并亲眼看到活活打死了个孩子。因为逃跑未成的,抓回来就打死。他说,这回他们一起跑出来三个,其他跑出来但没逃脱的都被打死了,被用棍子夯死了。孩子都被打怕了,回家后,家长们又带着他回去找时,他都不敢去,被吓破胆了。

       十五岁的刘文杰也是农民的儿子,他从开封的一家砖窑逃了出来。“如果整天干活,他们就不打你。但从早一睁眼就干,吃饭时停一会儿,然后继续干到深夜”,王长义表示,数以百计的孩子在郑州等城市被绑架。

       OO七年六月,山西、河南等省份暴出了奴役童工的丑闻。当时,当局采取了大规模行动;官方媒体报道五万五千多名公安干警深入到数千家砖窑,解放了六百多名“奴隶”。其中,有许多是未成年人和呆傻残障孩子。多名涉嫌犯罪分子,进行了大张旗鼓的审判和报道。但随后,一切销声匿迹,恢复如前。受害者的家长和亲人抱怨警方的无动于衷,对报案不闻不问。河南郑州中原区小岗文门村民苗立松发现了永吉黑砖窑后立即报案,就遭遇了警方的冷漠。于是,丢孩子的家长们自发地组织起来,深入到各地黑工厂寻子。

       王长义和他的妻子都没有气馁。他说,“我只有一个儿子,也不可能再生了。因为,我老婆已做了绝育手术。我要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找儿子”。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