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October 2017
AsiaNews.it Twitter AsiaNews.it Facebook
Geographic areas




  • > Africa
  • > Central Asia
  • > Europe
  • > Middle East
  • > Nord America
  • > North Asia
  • > South Asia
  • > South East Asia
  • > South West Asia
  • > Sud America
  • > East Asia
  •    - China
  •    - Hong Kong
  •    - Japan
  •    - Macau
  •    - North Korea
  •    - South Korea
  •    - Taiwan


  • » 07/24/2017, 10.02

    中国 - 梵蒂冈

    中国爱国会成立六十周年:教会服从政治

    Shan Ren Shen Fu (山人神父)

    尽管低调——或许是为了中梵对话,仍然再次响起了“自治”、(从圣座)“独立”的口号;全部屈从于党政府的政策。一些主教死后像“国家官员”样儿被保护起来,教友不能接近,没有嘱托,没有遗言。

    北京(亚洲新闻)—七月十九日,在中国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庆祝爱国会成立六十周年活动。这一组织,是毛泽东控制和压制教会生活的,其宗旨是要让天主教徒为社会主义服务,建设一个“自治”、“独立于”外籍势力(圣座)的教会。教宗本笃十六世给中国天主教徒的信中指出,爱国会的章程与天主教会教义“不符”。尽管如此,许多官方主教仍然是其中的成员,希望能够在极端两极分化的情况下挽救与教宗的关系。还有一些人这一组织的成员,以“机会主义者”(教宗本笃十六世的定义)的方式行为。北京纪念大会上,大约六十多位主教参加。一官方司铎做出苦涩总结。

    《爱国六十年》

    日前,中国天主教在北京纪念爱国会成立六十周年。会议开得很低调,没用庆祝,只用纪念,除许多位主教应邀参加外。对外基本没有任何造势宣传。四川天主教爱国会纪念王良佐发表独立革新宣言67周年并举行迁坟活动,总体而观也是相对低调。会议后地方官网只有简讯有图片而已。

    如此会议,今年相对低调应该与中梵正在进行谈判有关,虽然,梵蒂冈在温州邵祝敏主教被控事件上终于没有沉默无声到底。方济各教宗表示忧心,中外交部发言人立即强硬回应梵蒂冈的出声。

    虽然在中国天主教内有一位主教无缘无故失踪,绝不能再简单地把这视为个体事件,因为即使是个体事件也没有任何明白说法,中国天主教的主教被失踪,并没有任何部门公开宣称此个体事件由他们负责,邵主教是他们带走的。目前为止,中国天主教内的失踪事件全是不清不楚,既没有人承认,却又否认有宗教迫害,真的,很矛盾。在这一点上,真的还没有那些恐怖分子做事敞亮。

                六十年爱国,虽然低调,但还是不能没有这纪念会。“独立自办”这口号其实只是就中国天主教相对于梵蒂冈而言的,因为,天主教在新中国从来没有“独立过”,更没有“自办过”,原因很简单。宗教局长王作安最近在《求是》写文说:做好宗教工作必须得讲政治。

                因此,天主教在中国摆脱不了政治,政治总是不厌其烦地纠缠着宗教。中国天主教向来“独而不立,自却不主”。王局长在他的文章引用了列宁语之后便强调:“如果天真地认为宗教只是个人的私事,就会在政治上出大问题。”

                “宗教无小事”是很早就提出来的口号。在习惯性认为周围满布着敌人的心态中,今天虽看似愿意和梵蒂冈谈判了,实际上,这谈判是以能把中国天主教紧紧控制在党手中为基本前题的。

                中国无人民,只有人民代表;同样中国教会无信众,亦只有信众代表。因此不管你真实同意与否,在世界面前你都是被代表了的。伤害全中国人民感情和伤害全体信教群众感情的表述是一样一样的。

                几年前,原社科院研究员任延黎教授便提出,国家不应该办教,神职人员不应该从政。正如他文章最后指出的:江山是我们自己的,乱不是乱了敌人,而是乱了我们自己。如果不论信仰只谈现实,中国天主教今天这模样,对梵蒂冈究竟有何害?痛苦的、难受的还不会是自己人在中国这片土地上难受痛苦?

                王作安局长说党员不能信教,可是国家把一群信教的(主教、神父、修女、爱国教友)当做党员要求,又何苦呢?已故北京教区主教傅铁山生前官至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死后身上盖国旗,追悼会追悼的是副委员长,而不是主教。由此看来一旦成为主教你就必须先属于国家,而不是教会。所以,主教从某种含义上已是国家官员,政治上靠得住,意思便是关键时刻,必须从政不从教。

                金鲁贤主教去逝前、朱维方主教去逝前都是政府把主教作为国家财产保护起来的,政府工作人员可以二十四小时守护,神父都无法到主教身边,遑论教友。所以,主教往往是没有遗言的,因为临终时身边真无人可以嘱托。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杜牧之这两句诗多少印证着中国教会今天的现实。有人说,主教虽然常常配合去北京开会,但这配合换来了教区教务稳定发展,主教一个所做的牺牲奉献为整个教区换来平安发展,在天主眼中难道不值得吗?

            如值得,才怪了!主教是真理见证人和正义维护者。现在真理被纳在无神论国策里面要求独立自办,正义被肆无忌惮篡改压制。在世人面前真理没有作证者,而全是投机者。试想如此风气下的繁荣昌盛不全是虚伪里面的繁荣昌盛么?

                王作安局长主张很清楚:宗教的根源不在天上,而在人间。在马克思的观念里,宗教有一天势必消失。对目前已信教的党员同志要通过教育使其放弃信教。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天主教人(尤其主教们)又如何能做到既事奉天主,又服务无神政府呢?我们到底是想欺骗天主呢?还是想欺骗政府呢?或者说,我们自欺欺人!

                写这篇文章倒不是在乎今天给爱国会开个纪念会,我在乎的是从1950年到1957年中国教会遭受迫害不断,民国时期留下教会事业被毁殆尽,然后,教会人员在1957年7月15日到8月2日于北京在不自由中开会,成立爱国会,到六十年还要“作为光荣传统,而不是莫忘耻辱”纪念下。

    而那些年的“文艺路线”、“三反五反”、“鸣放”、“反右”今天断不敢有人以光荣传统来纪念,唯有天主教可怜地今天依然得在满是虚伪的情怀中继续言不由衷,以非为是……。 

     

     

    e-mail this to a friend Printable version










    另见

    23/12/2015 中国
    深圳堆填区山泥倾泻:60小时后,首名救出民工仍然活着
    他是来自重庆的19岁工人田泽明。他旁边的另一个民工已经死了。至少有71人仍然下落不明,尽管当局没有发表任何官方数字。中国灾难由人为疏忽引致的很常见的。



    Editor's choices

    梵蒂冈 – 亚洲
    世界迫切需要教会的传教使命

    Bernardo Cervellera

    十月是致力使基督徒觉醒其传教使命的召叫。这世界弥漫冷漠,并对天主和教会充满敌意,甚至宗教被视为是所有战争的来源。基督信仰是耶稣这个「人」改变信仰者的生活,祂在抚慰世界的伤口,饱受挫折和自相残杀的战争所蹂躏。巴格达宗主教和南韩总统是其中例子。


    叙利亚
    阿勒颇的教理传道员,信仰压倒恐惧和暴力



    拉尼亚·萨洛吉(Rania Salouji)是一名四十岁的基督徒女子。她与格里戈尔(Grigor)结婚,他们有两个孩子,十七岁和十四岁。战争开始时,她考虑过逃跑,但选择留下。当她的丈夫被俘虏时,她焦虑几个月,而且在教理中心附近有一名男孩被一枚火箭杀害,死讯令她仍然受到创伤。她每天都将她的孩子们委托给我们的圣母转祷,诵念玫瑰经。我们必须“尽可能地正常生活”。


    AsiaNews IS ALSO A MONTHLY!

    AsiaNews monthly magazine (in Italian) is free.
     

    SUBSCRIBE NOW

    News feed

    Canale RSScanale RSS 

    Add to Google









     

    IRAN 2016 Banner

    2003 © All rights reserved - AsiaNews C.F. e P.Iva: 00889190153 - GL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