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6/2020, 13.38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中梵协定签署两年后。国旗和检查(I)

在新主教任命临时协议即将重新签署之际,信徒、神父和牧者纷纷思考该协议对中国基督教团体生活产生过什么影响。梵蒂冈希望协议能够延期;中国可能也有这种意向,并以此作为反美工具。宗教自由问题,这无关意识形态。

罗马(亚洲新闻)- 梵蒂冈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两年前签署的临时协议将于今年9月21日到期。有一些「乐观主义者」称该协议为「历史性」协议,将给中国教会生活带来哥白尼式的革命。时至今日,「老一批支持者」仍在推动协议的续签。一些与梵蒂冈有关的人物也在往这方面努力。但截至目前,中国还未发表意见,但我们认为,协议续签似乎已是势在必行,并借此机会让美国难堪。实际上,虽然涉及中国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是一个完全教会内部和宗教自由问题,但这也牵扯到中美两国之间的利益,关系到谁将成为未来引领世界的超级大国。

为避免采取意识形态方法,《亚洲新闻》对在中国的主教、神父和信徒进行了采访,从侧面了解在《协定》之后,它们的信仰生活有了什么样的改变。我们将会在整理完整后慢慢释放出这方面的信息。今天我们发表的是两位平信徒的故事,其中的若望来自上海,另一位玛丽亚来自中国北方。前者认为在教堂看到中国国旗,不免有些尴尬,这就好像习近平主席的画像常常也被要求放在宗教场所一样。玛丽亚则对一系列的检查加以了叙述,特别是禁止18岁以下的青少年进入教堂。(这与中国宪法相抵触)。

两种证词都揭示了中国部分地区宗教自由的局限。不幸的是,在某些外交官眼中,包括在梵蒂冈,很少有人愿意谈及中国宗教自由,部分原因也许是因为特朗普将曾大肆宣扬,并利用其来参加竞选。但是,宗教自由在成为意识形态工具之前,毕竟是教会社会训导的重要组成部分。

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友,因此中梵协议对我来说没有太大感觉,我的信仰生活没有什么变化。当然,我听到别的地方有一些负面新闻出现。对我自己来说,除了个人信仰生活之外,当我第一次看见教堂门口被要求挂国旗时,还是感觉有一点震惊。悬挂国旗,无可厚非,我是爱国的中国教友。但既然说爱国爱教,这两方面是一体的,那是不是应该也把信仰的旗帜,比如梵蒂冈国旗,或者堂区旗帜挂上比较好呢?我偶尔去海外朝圣,看到有些国家的教堂里面,也都是所在国国旗和梵蒂冈国旗挂在一起的。我爱我的国家,也爱我的教会,如果以后能把国旗和信仰旗帜一起挂,我觉得就太好了.

若望,上海

前些年由于浙江拆十字架风波,我已感到危机,我知早晚这一片土地都会被波及。2018河南开始,堂区每天处于不安之中,不管是说好听话哄骗还是威胁恐吓,目的都是让我们完全听从他们。

我们已让步很多,小心翼翼的等着他们再出什么点子来为难,想着对策,并无奈的一步步妥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冲破了信仰的底线?

院里贴满着所谓的中国文化与管理教会的一个个法规,红旗在钟楼的十字架旁飘扬,似乎想取代十字架的光芒。(在心里我把它砍倒了很多次)。今年疫情后教堂刚开放,以检查疫情防控情况为名,主日来指手画脚:不许小孩子进堂,信徒进堂情况记录不完整,地上要画间隔线,堂内要贴间隔符号………还屡次威胁要关闭。

关于协议,我只愿相信,教宗想为我们努力争取一些空间,只是,并不能阻止他们执意要控制所有的狂妄。我不知道,如果没有协议,会不会更坏,或许会。但他们绝不会因为没有协议而变好。所以,我们并不能指望教宗或教会任何人替我们承担该我们自己承担的,但我相信,因全教会同心合意的祈祷,主耶稣一定会拯救我们。

玛丽亚,中国北方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会底层”的神父:对中梵协议的热情被放错了地方
15/09/2020 14:31
北京:外国老师不能传福音
08/09/2020 13:14
中梵协议签署两年后。要成为国家机关职工或入伍,必须放弃信仰(第五部分)
03/08/2020 10:52
《中梵协定》签署两年后。 「圣父,请不要续签协议」(四)
30/07/2020 10:42
中梵协定签署两年后。地上地下都受打击(III)
24/07/2020 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