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3/2015, 00.00
叙利亚
發送給朋友

为穆拉德神父获释感到高兴、担心其他一百九十名被伊斯兰国囚禁基督徒的命运

叙利亚基督信仰团体“十分担心”。一方面,他们庆祝了被伊斯兰国绑架并囚禁了五个月的西罗-天主教司铎成功逃跑;但另一方面担心吉哈德分子对其他仍被囚禁基督徒进行报复。多次受到死亡威胁的穆拉德神父从未在“背叛基督信仰文件上签字”

大马士革(亚洲新闻)—为穆拉德神父重获自由感到喜悦,但同时又十分担心其他190名仍在伊斯兰国手中的基督徒的命运。这是目前叙利亚基督信仰团体复杂心情的概括。他们庆祝了霍姆斯市西南部埃尔-卡里亚塔岩马尔埃里安隐修院院牧重新获得自由,为其他人质的生命祈祷。

穆拉德神父身边的人向亚洲新闻通讯社证实,穆拉德神父不是被释放的,而是他自己从监狱里逃跑的。为此,“十分担心伊斯兰国吉哈德分子对其他仍被囚禁的基督徒进行报复”。昨天,大约四十人逃跑了,但仍有190人仍在他们手中并面临报复。

对西罗-天主教司铎穆拉德神父来说,一场噩梦结束了。他是失踪两年多的耶稣会士保罗·达奥里奥神父创建的团体成员。后者在当地一直领导西罗-天主教会堂区达十二年之久。叙利亚陷入内战伊斯兰国势力猖獗之际,穆拉德神父面对死亡威胁和绑架,从没有放弃他的团体和当地的平民。

接受电视台采访时,他透露了近几个月里在伊斯兰国手中的详细经历。“几乎每天都有人到我的监狱里来问我,‘您是谁’?我总是回答说’我是纳匝勒人,也就是说基督徒’。于是来人便叫喊说’那么,你是一名不忠实的人。如果你是不忠实的人,那么如果你不改教,我们就要用刀子割你的喉’。但我从未在背叛基督信仰的文件上签字”。

穆拉德神父还谈到了成功从埃尔-卡里亚塔岩逃脱的奇迹。“是好天主给了我这个机会:当我被囚禁时,总是等着有一天会死,但内心十分祥和平静。我从不怕为了我们上主的名死去,我既不是第一人也不是最后一个,而是千千万万为基督殉道的人之一”。

他成功逃脱后“一名穆斯林朋友”用摩托车带着他跑出了埃尔-卡里亚塔岩。但他的思绪始终集中在仍被囚禁的基督徒身上。最后,他感谢“所有为了我的自由祈祷的人,我能逃脱伊斯兰国是一个奇迹、是童贞圣母玛利亚的奇迹”。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