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9/2021, 10.18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乔治·埃德尔斯坦神父:必须释放纳瓦尔尼。他的审判,一场政治秀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俄罗斯著名前异见神父现年88岁,他为被判刑的博主辩护。他承认自己不是纳瓦尼的粉丝,但法院及反对抗议活动的街头警察都错了。对于“大国的暴力”,俄罗斯已成为“苏联科”。

莫斯科(亚洲新闻)- 俄罗斯著名前异见神父,现年88岁的乔治·埃德尔斯坦(Georgij Edelstein)神父于2月17日接受7x7网站的采访,并被诸多国内媒体转播,他在采访中评论了阿列克谢·纳瓦利尼(Alexei Naval'nyj)被扣押事件。在1月的抗议活动期间,乔治神父是唯一一个签署呼吁制止侵犯人权和释放纳瓦尼的神父。埃德尔斯坦长期以来一直是反苏异见的领军人物:1965年,他与尼古拉·埃什里曼(Nikolaj Eshliman)神父及格列布·雅库宁(Gleb Jakunin)神父一起给时任宗主教阿列克谢一世写信,并在其中谴责了俄罗斯教会纵容苏联无神论专政。

自1992年以来,乔治担任科斯特罗马卡拉巴诺沃村复活教堂的本堂神父,大流行期间,他在教堂附近的乡间别墅自我隔离。他仍然是俄罗斯社会的权威声音,他说:“当有人告诉我们阿列克谢·纳瓦尼因5/6年前遗漏登记而被判入狱,我想我与数百万同胞不能做一个傻子。”

神父指出:“我从来都不是纳瓦尼先生的支持者,他一直只会对人大喊大叫并指控他涉嫌腐败,我一直不怎么喜欢这些事情…但是对他的审判只是一场秀,检察官撒了谎,法官做出了毫无根据的判决,而这很明显是一场针对政权反对者的政治审判。”

对于抗议活动,乔治神父也坚持证据:“为什么他们要封锁主要城市的市中心,并部署成千上万的所谓国民警卫队警察:就因为几年前遗漏的登记?谁会相信这些东西?我只喜欢纳瓦尼的一点:他可以舒舒服服地留在德国、瑞士、美国,但他在明明知道将要面对什么的情况下,仍然坐上了飞机并回到了这里。”

值得一提的是,乔治神父属于苏联时期的那一代异见人士,他们不喜欢在国外追求名望,并愿意在自己国家的任何一个角落默默承受。

纳瓦尼已“因法官的愚蠢成为英雄”,现有成千上万人“知道不能相信法院和检察官:对我们州人民的美好教育形式”。埃德尔斯坦还抱怨说,所有电视频道都在抨击纳瓦尔尼,却从不给他的支持者机会发声:“也许他们害怕这些人所说的…在88年中,我从未在街头示威,我不是政治家,也不想参加政治斗争,我也建议我的孩子们这样做。我坚信,从法国到俄罗斯,任何革命都是不好的,因为在革命中,恶人总是会胜利。”但是,他说,“我不谴责那些抗议者,因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由的权利…有权者有义务与这些人交谈,问他们想要什么。即使在古罗马,也存在着“兼听则明”的规则。如果人们和平示威,不烧毁警车或砸毁商店橱窗,我将用言语支持他们的行动。”

这位年迈的神父在总结时说,“每个人都必须有权相信或不相信,去或不去教堂,成为佛教徒或犹太教,回教徒或他想要的其他任何东西:你不能强迫一个人进入教堂,或者相反地将他拖出教堂,这也适用于年轻人在街上抗议的观点。当我看到大国的暴力行为时,我拒绝称这个国家为俄罗斯:由于我们处于信息统治时代,因此我将其称为“苏联科”。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萨米尔神父:科普特基督徒遇袭背后是埃尔-阿扎尔的不明朗态度以及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泛滥
31/05/2017 10:08
伊斯拉姆·贝海里指埃尔-阿扎尔未能抓住教宗来访的机遇
02/05/2017 16:56
紧张制定教宗方济各埃及之行议程安排
20/03/2017 19:25
科普特宗主教伊布拉西姆∙伊萨克访问科威特:这里接纳了埃及天主教徒
18/11/2016 18:40
埃及寻求利比亚部落结盟联手打击吉哈德分子
26/05/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