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2009, 00.00
梵蒂冈-以色列
發送給朋友

以色列限制在圣地的神职人员和会士的签证

作者 Arieh Cohen
拒绝给两个非洲神父签证;给欧洲神职的签证缩短为一年。教会当局由于担心继发的后果而保持沉默。限制的原因:首先来自沙斯党的原教旨主义。根据93年的基本协议,教会有向圣地派遣神职人员的自由。危机也来自教会的国际性及普世性。新的“签证危机”即将爆发。

特拉维夫(亚洲新闻) -以色列内政部拒绝为入境的神父会士颁发签证并缩短他们在圣地的居留期限。这些受限制的人不仅包括阿拉伯世界的人,而且也包括来自非洲及欧洲的著名人士和圣经专家。限制的政策由于原教旨主义的沙斯党重新控制了新内塔尼亚胡政府内政部而加剧。这些都将导致在以色列与教会及梵蒂冈之间关系的新问题。

圣座与以色列之间的最新一轮谈判于1029日结束。显然的,他们重申了改善氛围及相互关系的诚意,尽管没有签署任何急需的协议。另外,观察家们也看到了好的迹象期,即他们已经协定将于11月会议和1210日在梵蒂冈举行的全体会议中就相关问题进一步协商。在梵蒂冈举行的会议将由梵蒂冈代表团团长,贝格雷主教,新的与各国关系秘书处副秘书长主导。

众所周知,有关协议的讨论已经进行了10多年的时间,以保障教会在以色列的安全,确认税务的豁免及维护圣地财产的安全。

然而,对于教会来说,除了税务的问题,新问题也在不断的出现。

沙斯党对内政部控制,将为神职人员及会士带来一系列新的问题。圣地的大部分财产来自其它的国家,他们需要入境的许可证,以保障继续工作的需要。

  在以色列建国的初期,这些教会人士有机会成为本国的居民。随后,以色列政府颁布了拒绝接受他们为居民的政策,而只提供需要定期延长的签证。

最初,他们发放为期5年的签证;随后为欧洲人减少为两年,为阿拉伯国家的公民为一年。

在几年前,在沙斯党最后一次控制外交部时,签证的颁发和延期曾经被搁置。曾经在一两天的时间里,就有约200名教会人士成为非法入境者,并冒着被逮捕和遭驱逐的危险。只有在世界新闻传播及国际舆论的强大压力下,他们才允许重新发放签证,尽管条件更为苛刻。

到目前为止,教会人士申明说,问题并非仅仅针对来自阿拉伯世界的会士或神父。至少有两个预计将在耶路撒冷的圣经研究中心工作的非洲神父尚未得到签证。有几个已经在以色列工作了很多年的欧洲神父,也被拒绝给予两年的签证。一些人只获得了为期一年的签证,尽管他们已经很有知名度,甚至很久以来,以色列已经成为了他们的家园。

问题恰恰在于生活于圣地的天主教会的国际性及普世性的特色。就像在罗马一样,圣地的教会也有明显的普遍性特色。如果来自世界各地的修士,神父及会士无法在本地工作,祈祷及牧灵实践,这将威胁到教会的这一普世性特色。

在圣地的天主教当局对此深感忧虑,但是,又担心任何公开的声明都可能对他们的机构产生不利影响。任何错误的决定都将可能导致新的签证危机

为了说服以色列恢复正常的签证,消除原教旨主义的影响,教会当局所可能依据的只有圣座和以色列国在1993年签署的基本协议。其第3条第2款规定,国家承认教会有权利在以色列派遣其工作人员。

以色列的教会与国家问题专家方济会神父大卫既是起草双边协议的的小组成员之一。在亚洲新闻通讯社对他的采访中,他证实了协议的内容及意义,其中包括教会人士进入以色列的自由,而且派遣一词也并非日常的意义的用法。

当然,他继续说 - 在条款中教会重新认识到国家对于民众的安全保障的职责。在当今的背景下,这意味着国家因此而可以拒绝可能危害公共安全的个体入境,但是,另一方面,以色列政府不能因此而取代教会的权利,而拒绝教会自世界各地派往以色列的教会人士。

Jaeger 进一步声明说,他不想对这些事件进行任何评论。作为法学家,他说,我相信解决一切难题的关键是就是遵循1993年的基本协议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