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2/2004, 00.00
法国 ? 伊斯兰
發送給朋友

伊斯兰头饰是宗教自由还是伊斯兰殖民主义?

作者 p. Samir Khalil Samir SJ
明天,法国将开始针对在学校中禁止配戴伊斯兰头饰进行讨论和投票。法国主教们已经注意到,这一法律面临着被指责成世俗主义反对宗教自由的危险。二OO四年二月号的《世界与传教》杂志,请耶稣会士Samir Khalil Samir神父撰文,对此进行评论和分析。Samir神父是著名伊斯兰问题专家。他指出,这场头饰的战斗是“伊斯兰计划”的组成部分,旨在推翻欧洲的社会-政治本性和根基。在此,我们全文刊登采访耶稣会士Samir Khalil Samir神父的文章。

 

       一九八九年九月,圣嘉比额尔公学的三名十四岁女生(萨米拉、莱拉和法蒂玛)头戴穆斯林头饰到校。校长努力说服她们摘掉,但是,未能奏效。于是,校长以学校的非宗教性名义,将她们轰出了校门。“头饰诉讼战”由此打响了。那时,法国正在纪念大革命二百周年(一七八九年)纪念。教育部长朱斯潘没有对此发表看法;国务院表示将针对不同案例酌情处理。但同时指出,三名女生的做法有违非宗教性原则。在以后的时间里,类似事件在法国各地反复出现,并得到了伊斯兰社团的大力支持。展开了一系列的司法诉讼。

       二OO三年十月,首都巴黎一个主要由移民构成的街区,阿尔玛和利拉·莱维两姊妹因拒绝摘掉头饰,而被学校赶出了校门。她们的父亲声称是犹太人,本人没有任何宗教信仰;母亲不与她们生活在一起,是无宗教信仰的阿尔及利亚人。十月十四日,一名十二岁的女孩子因拒绝摘掉头饰而被赶出了校门。

       十四年来,法国伊斯兰的要求以指数的比例飙升。学校、医院、监狱、军队中的穆斯林专用餐,已经成为常规了。“伊斯兰头饰”的宣传来势凶猛,许多青少年常常迫于来自家庭内外的压力,配戴头饰。在医院里,穆斯林丈夫和父亲,坚持要求由女医生和女护士来给他们的妻子和女儿治病。在学校里,越来越多的学生因宗教原因缺课。越来越多的人以祈祷和守斋为借口,要求不参加考试和课程。女学生拒绝上体育课、生物课和自然科学等课程;或者拒绝接受男教师的考试。一些市镇的游泳池,在穆斯林们的要求下,不得不安排一定的时间,专接待女士。穆斯林的祈祷场所(而不是基督信仰的圣堂),已经蔓延到工厂和其他各种场所。

       鉴于上述局面和许多由此而引发的激烈争论,法国总统任命了“共和国协调人”,自一九九八起主持由二十位专家组成的非宗教性委员会。五个月的紧张工作后,并倾听了一百二十多位来自不同阶层和社会团体代表的意见;审议了两千多封公众来信后。委员会做出决定,“我们所发现的事态的严重性,要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共和国的统一面临着威胁”。“我们认为,今天的问题,已经不是意识形态自由了,而是公众秩序问题。在短短几年之内,社会局势发生了变化。宗教问题的紧张冲突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

       为此,委员会得出结论,在学校中禁止任何宗教或政治的象征性饰物。十二月十七日,希拉克总统宣布,准备在二OO四年夏天之前立法。

       在法国,特别是法国之外,许多人认为这一决定过分、没有尊重意识形态和宗教自由。法国主教们也表示反对类似法律(或许是因为害怕涉及到天主教会学校)。

       事实上,对于了解穆斯林世界的人来说,这绝非意识形态自由的问题;而是社会政治问题。人们目前所面临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呢?一项“伊斯兰计划”正在进行中,旨在在欧洲全面推行有形可见的伊斯兰化。反对这一计划的人,就是不宽容的人、是种族主义者,因为他们不尊重穆斯林信仰。

       但是,事情绝非如此简单。事实在于,一个国家是一个团体的团体,每个人都应遵守各自的规则。尽管从宗教角度来说,是有效的,但是,我并不认为在社会-政治范围内是可行的。总之,这是违背法国传统的立场。

       在头饰问题的背后,存在着移民融入社会的问题。是目前欧洲社会所遭遇的典型问题。头饰代表了分离的意愿。为此,我认为有必要立法,帮助穆斯林不要向着这一方向一意孤行。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萨米尔神父:禁止Fitna电影,堵住Wilders的嘴,无益于两种文化之间的对话
14/02/2009
黎巴嫩穆斯林深深为基督吸引了
12/02/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