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2019, 17.01
伊斯兰教-法国
發送給朋友

伊斯兰恐怖主义不会随着巴格达迪而消亡

作者 Kamel Abderrahmani

扎卡维、本·拉登以及伊斯兰国家创始人:杀害圣战领袖并不能阻止伊斯兰主义的威胁。这种意识形态不依附于任何人。这是一个古老的现象;重新提出一个源于穆斯林帝国的诞生及其进行的征服。

巴黎(亚洲新闻)- 国际社会为达伊沙创始人阿布·穆萨布·扎卡维(Abu Bakr al-Baghdadi)被杀感到欣喜若狂。但是「他杀害无辜人民并使他们恐惧的想法仍然存在,因为其他人也将追随他的道路」。一位年轻的穆斯林学者呼吁大家,「拒绝伊斯兰主义与伊斯兰教无关的观点」。他指出,「这是政治和宗教相混合的罪恶产物」。以下便是我们的合作者及伊斯兰事务专家的文章。 (由《亚洲新闻》负责编译)。

自阿布·穆萨布·扎卡维(Abu Musab al-Zarqawi)和伊斯兰恐怖主义的极端分子师本·拉登(Bin Laden)逝世以来,社会各界便因这项最大的反恐怖主义成功感到欣喜若狂。消灭巴格达迪已成为国际媒体的头条新闻。一方面,这被认为是全球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灾难;而另一方面,这对这种嗜血和极权主义意识形态是一种打击。当然,消灭疯狂的疯子至关重要,他对欧洲的穆斯林、基督教徒、伊拉克人、叙利亚人和平民犯下了诸多罪行;那个人参与摧毁了两个中东国家,并在这些废墟上建立了哈里发。

作为一个人和人文主义者,这与我紧密相连。但是很遗憾,我不想像其他人一样天真地认为巴格达迪已经死了!有人会说我佩服他,以至于不接受他的死亡;我担心别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敢表现出我的喜悦!我会说每个人都错了!我作出类似反应不是出于同情、胆怯或缺乏胆识,而是出于良心和谨慎。 我很清楚,尽管他已被中和,但他杀害无辜人民并使他们恐惧的想法仍然存在,因为其他人也将追随他的道路。我拒绝陷入错句,认为伊斯兰恐怖主义将不再隐藏、威吓、并对东西方各国人民的和平与稳定造成威胁!

伊斯兰具有许多定义,且并不依附于某个特定的人。这个运动的领袖对意识形态并不是那么重要,因为他们本身只忠于霸权和极权主义,即当代纳粹主义。 但他们通常都很强大,甚至能够蛊惑「温和派伊斯兰主义者」。我说「温和派伊斯兰主义者」并加引号,因为我认为这两种伊斯兰主义之间毫无却别:这两者都为复兴哈里发作出了种种斗争 – 尤其是在伊朗革命发生之后,这证明了存在建立纯宗教国家的可能性。换言之,两者之间的唯一区别是逊尼派伊斯兰教在其政治政策中的适用程度。

因此,我们决不能自欺欺人,说伊斯兰主义与伊斯兰教无关的话。实际上,达伊沙(Daesh)或穆斯林兄弟会并不能代表逊尼派伊斯兰教,而是在不同层面上将其付诸实践!尽管穆斯林兄弟会通过装作现代而给人温和的印象,但他们相信人权、普遍价值观念和民主。但是,外表总是具有欺骗性,尽管他们总是如此!这是他们采用的非典型策略,即「烟幕弹策略,戴着现代化面具以便更好地融入人群」- 塔基亚 [1]。

以阿拉伯、土耳其、波斯以及西方逊尼派穆斯林为例;你们再问他:「非信徒如何被看待?」。和他谈谈性别平等、圣战、同性恋:有很多想法!尝试和他一起谈论哈里发这个问题。答案会令人震惊!无论是伊斯兰教徒还是逊尼派穆斯林,这都没有区别:两个团体有着相同的理念,相同的参考和同一本书。只有努力才能使他们与众不同!简而言之,伊斯兰主义口中的兄弟情谊或萨拉菲派只是东方纳粹主义。众所周知,《我的奋斗》是中东伊斯兰圈子中最畅销的书[2]。这种法西斯主义是由逊尼派伊斯兰教的某种观念所激发和支配的 - 没人能否认两者之间的紧密关系 – 但不幸的是大多数人都如此认为。

有时,我们很想证明这是不合理的,因为在我看来,我们无法通过提出否认性观点来证明伊斯兰教与伊斯兰主义毫无关系。那些仍支持该理论的人试图「用筛子掩藏阳光」!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促进了这种宗教的崩溃,相反,他们应该从中消除暴力,完善暴力并使之人性化。让他们停止使用「塔基亚」,利用伊斯兰教来欺骗稚者或有用的白痴来跟随他们!

在我承担我的职责的同时,我必须明确:伊斯兰主义是政治与宗教相混合的之罪恶产物。与之抗争便是捍卫伊斯兰教灵修。自先知死后的第一个晚上,伊斯兰之家(Dar al-Islam)和战争之家(Dar al-harb)的概念诞生,伊斯兰教便已存在。首先是「顺服神的领域」。原则上是指实行伊斯兰教法的国家。因此,从广义上讲,主要针对伊斯兰人口和/或受穆斯林统治的人。据伊斯兰运动和政党称,伊斯兰教法应统治这些领土。第二个概念是指那些伊斯兰教的国家。「Harb」一词意为战争;换言之,是以语言和武力针对其他崇拜和信仰进行武装斗争、征服,「战争」。

与此同时,这是一次劝诱改宗、传教和军事行动。但是,古兰经和预言书中都没有这两个概念!它们是在穆斯林帝国诞生及其进行的征服后财出现的,例如马约亚人、阿拔斯人和奥斯曼人;换言之,他们是率先出于自身政治目的利用伊斯兰的人。

但是,「不信者之境」(Dar al-Kufr)是所有伊斯兰主义者采取过最危险的概念,「因为意识形态矩阵是相同的」。这个概念意为「统治不信者或非信徒」。这是指以前采用伊斯兰法律但却不再采用的国家/地区:例如复国运动后的伊比利亚半岛;以色列国统治下的巴勒斯坦;欧洲统治下的伊斯兰国家;或采用世俗法律的国家,例如土耳其和突尼斯。换言之,这些领土曾经或应该成为「顺服天主统治」一部分,但却又加入了「战争之家」。

今天,伊斯兰主义者的首要目标是通过一切可能的手段,包括与他们的同胞进行武装斗争,在这些国家复兴伊斯兰教义。换句话说,这是一次全面的再伊斯兰化,从而使他们的愿景和对伊斯兰的诠释得以实现!这就是为什么我拒绝将伊斯兰主义视为一种当代现象,因为实际上这只是伊斯兰历史的重演:一个不断重复的故事,并促使伊斯兰主义者来抹去天主的名字。

[1] Annie Laurent: “La Taqiyya è in realtà una tecnica per nascondere un jihadista tra due attacchi. È ovvio. È una pratica del tappeto che prevede di indossare una maschera moderna per socializzare meglio con la folla. Quindi, il jihadista fingerà di vivere come tutti gli altri, ballerà e berrà, vestirà come la maggior parte delle persone... È una tattica che implica una coltre di fumo, la dissimulazione”.

[2] https://www.lepoint.fr/monde/les-editions-pirates-de-mein-kampf-foisonnent-dans-le-monde-musulman-11-01-2016-2008725_24.php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在柬埔寨天主教徒带领圣女耶稣圣婴小德肋撒父母的圣髑进行朝圣
28/08/2019 15:52
米奥教区:成千上万名青年参加圣周朝圣(图)
16/04/2019 13:39
阿萨姆一穆斯林被「圣牛保护者」逼迫当众食猪肉
09/04/2019 12:42
以色列驻圣座大使对与梵蒂冈的谈判持“谨慎的乐观”态度
03/12/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