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3/2020, 11.47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俄罗斯著名神学家、物理学专家谢尔盖·科鲁日与世长辞

作者 Stefano Caprio

在共产主义结束之后,他率先传播俄罗斯伟大的哲学家与神学家著作。在苏联时期,加入所谓“内心异见”运动。他曾是莫斯科宗主教区圣经神学委员会成员。在这个日渐世俗化的世界中,他的“协同人类学”启发了信仰和文化的真正重生。

罗马(亚洲新闻)- 俄罗斯最重要的当代神学家之一谢尔盖·科鲁日(Sergej Khoružij)昨天与世长辞,享年78岁。同为物理学家、哲学家和神学家的他,还因翻译詹姆斯·乔伊斯的《尤利西斯》及其他著作而闻名。他于1964年毕业于物理学系,1967年,在莫斯科高等数学学院攻读理论物理学。在学习期间,他还对哲学和文学产生了兴趣,并在共产主义结束之后,率先传播俄罗斯伟大的哲学家与神学家著作。他曾是莫斯科宗主教区圣经神学委员会成员。

1994年,科鲁日发表了一篇评论选集,其标题也非常有意义:《中断之后:俄罗斯哲学之路》。科鲁日在文章中再次向读者和学者展现了帕维尔•弗洛林斯基

(Pavel Florensky)、谢尔盖·布尔加科夫(Sergej Bulgakov)列夫·卡萨文(Lev Karsavin)、阿列克谢·洛舍夫(Aleksej Losev)及许多其他人,也就是上世纪初俄罗斯宗教哲学的伟大主人公,他本人都试图从中获得启发。1993年,他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数学和物理学研究后,被科学院的哲学系聘用。

像许多其他苏联时期的大学教授一样,科鲁日与东正教文化及俄罗斯曾经的传统保持联系,他并未参与异见运动,而是加入所谓“内心异见”。在该运动中,所有与主导意识形态相左的都只在少数好友与追随者之间分享。一些教授甚至成功发表一些不符合主流思想的著作,或是与学生组织半官方的研讨会,正是因为他们的努力,俄罗斯的宗教文化才得以在自由时期重生。

谢尔盖·科鲁日还试着提出自己对俄罗斯哲学和神学的初步诠释,而不是局限于再版和评论革命前文本。1999年,他在纽约发表题为《哲学与》并试图让宗教哲学与隐修士传统进行对话,他将这种总结称为“协同人类学”。他在寻找“内心和平”的过程中,发现了世界观的原理。

2005年,他在莫斯科成立了“协同人类学研究所”,多年来一直推动着俄罗斯及国际层面上伟大的哲学-神学对话。此外,科鲁将东正教遗产—东方教父传统,视为一个可以与大家分享的宝藏,不仅仅是与其他宗派,也能与平信徒及科学文学分享。在漫长而艰难的苏联时期,他自己也一直也在进行这种对话。

科鲁日的徒弟、通讯员和朋友遍布世界各国,其中包括意大利,并与许多天主教机构合作。在这个日渐世俗化的世界中,他的思想和著作仍能启发了信仰和文化的真正重生。但必须重新发现真正的“人类学协同作用”,并让人类在生活各个方面与天主相遇。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