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0/2017, 13.11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刘霞“被旅游”、活跃人士纪念刘晓波头七

中国人权与民主中心报道,警方将其在云南省隔离起来。头七之际,各地举行纪念诺奖得主活动,但北京密切监视、封杀各种涉及持不同政见者的内容

北京(亚洲新闻/自由亚洲电台)—刘晓波的遗孀刘霞被中国国安强制到云南省旅游。与此同时,活跃人士纷纷举行悼念活动,纪念刘晓波头七。

自从刘晓波于二O一O年十月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刘霞就一直在警方的严密监视和软禁之下。现在,她和弟弟刘晖一起“被旅游”。星期三,香港的中国人权与民主中心报道了这一消息。并援引接近刘家人的消息来源称,两人都被隔离、无法与北京的亲朋直接联系。

他们被失踪正值刘晓波头七,中国国内的活跃人士秘密举行了纪念活动;在前英国殖民地香港的纪念较为公开。活跃人士到沙滩和海边,纪念刘晓波的骨灰于上周六被撒大海。中国官员试图阻止民主和人权活跃人士给他立碑。

主办这一活动的“自由晓波工作组”邀请全世界的支持者们在头七这一天纪念刘晓波之死。活跃人士还用蜡烛、鲜花、刘晓波照片和一把空椅子作为献祭。以示呼应二O一O年奥斯陆诺奖颁奖仪式上的空椅子。

但是,刘晓波在中国的绝大部分支持者未能参加。正如自由亚洲电台援引北京胡佳的话报道的。胡佳还表示他本人也在公安人员的严密监视之下,“无论我走到哪里他们都会跟着,如果我下汽车,他们会跟着我”。“我从六月二十七日被软禁在家,以阻止我去沈阳”。

警方围堵持不同政见者

去世时,刘晓波正在中国沈阳市大学附属医院接受肝癌晚期治疗。他一直被警方严密监视,除家属外禁止所有人探望。胡佳表示,“无论他们阻止我去沈阳与否,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我仍然哪里都不能去”。显而易见“我要纪念他,作为佛教徒,我在家里给他立了牌位、上了香。希望他能够达到净土”。胡佳还表示无法证实刘霞在云南被旅游的消息。总之,他强调公安正在监视刘晓波在大连的住所,“武警组成的人链”包围了地区、禁止记者靠近。此外,刘氏夫妇在北京的家的情况也类似。

北京一位要求匿名的学者表示她受到威胁、不许她参与纪念。“他们就是不让你(追思刘晓波),他们(公安)充分设想了广大群众的反应,要把它消灭在萌芽之中。当局与民众的对立,由于他们的愚蠢和极端的不人道,使大家更要有所作为,通过这件事表现我们对当局的抗争”。

严密监视和封杀

中国南部广东省的维权人士贾品表示自己无法离开家,目前在警方监视下。“我拿了把空椅子、放上了刘晓波的照片,读了几句我事先准备好的话”。“然后,我伸出三个手指——坚持、自由和希望,这是刘晓波发明的”。然后,“我把照片发到了网上纪念他”。

浙江活跃人士,刘晓波的好友闻克俭表示他也在监视下。昨天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他表示“现在不是我具体说什么的时候,好吗”?

中国大陆之外,中共立即删除社交网络上与刘晓波有关的照片。他的支持者们在各个社交网络上都登出了海边空椅子的照片。

“自由晓波工作组”成员之一,德国持不同政见者廖奕武表示,人们用许多方式在头七这天纪念刘晓波。“我将在家里纪念,和十几位朋友一起”。“我们将一起颂念我们共同签署的《零八宪章》,一个民主制度中道德巨人不存在的一段,还有的朋友会朗诵诗”。“从他去世那一刻起,就有人在中国大使馆外守夜,被使馆官员赶走了”。

自由亚洲电台的特约评论员陈破空发表文章,题目是《刘晓波之死,见证新纳粹的诞生》。他指出,“刘晓波以最悲惨的方式告别人世,见证了新纳粹的诞生。而新纳粹——中共腐败集团——对刘晓波的迫害与谋杀,其阴险、变态与凶残程度,远远超过当年的纳粹德国”。“刘晓波之死,没有在中国社会激起波浪。这源于中共当局对刘晓波消息的最严密封锁”。“即便是中共外交部对各国记者有关刘晓波提问的回答,也没有在国内媒体上显现。尽管,这类新闻发布会的地点就在北京,就在中国。足见中共对刘晓波这个名字的恐惧”。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