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0/2017, 17.57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刘霞终于有消息了。与有人接触但健康令人担心

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自二O一O年被软禁,遭到当局的监视和威胁。被囚禁导致其抑郁,“非常虚弱,她已经丧失了生命力”

北京(亚洲新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意外地给一位友人打了一个电话,令人不安,再次担心她的健康。刘晓波因起草《零八宪章》于二OO八年被捕至今,被判处十一年徒刑。他的妻子刘霞自二O一O年被软禁,遭到当局的监视和威胁。

            定居北京的藏族女作家唯色在社交网络上透露,二月八日晚,刘霞成功地与她通了电话,刘霞表示自己的状况不好。星期三晚,唯色在推特上写到,“接到刘霞的电话,我感到惊讶至极,因为这是多年来的第一次”。

            藏族作家继续写到,刘霞说她自己喝醉了,然而试着拨电话,看能否成功。刘霞又说她向唯色拨打过2次电话,第1次唯色听不到声音,然后刘霞就大声喊“我是刘霞”。直到第二次电话再次拨通,刘霞和唯色短暂在电话里交谈。唯色指出,刘霞回应声音遥远,且声音发抖、飘忽。问及近况时,刘霞说自己是一个病人装作是好人。

            刘霞的朋友、广东网络作家野渡表示,“一直以来都是朋友打电话给她,她打给谁真的是很罕见。估计也和春节期间她身体状况有关吧,因为春节期间她的身体就不太好,情绪也很低落。有可能在春节期间当局稍为放松一下,但是总的监控措施还是没有改变”。

            他还介绍说,“刘霞打电话给朋友真的是很罕见的事,估计也许是春节关系当局对她的看管有所放松。不排除刘霞成功致电朋友的消息传出后,当局会立即采取看管”。

            “春节是家人团聚的时刻,所有人都在一起,她孤身一人,被迫在警方监视之下”。

            “她情绪低落,喝酒了,她想给王力雄打电话聊天。唯色接了电话,也就是王力雄的妻子”。

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自二O一O年十月,即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被软禁。禁止她自由行动或者工作。

她的友人和家人表示,自从二O一三年她的弟弟刘辉被判了11年徒刑后,对刘霞的限制更严了。

刘霞被告知,如果她与外部——包括维权人士、外交官或者记者——联系,弟弟就可能再次回到监狱里。

野渡表示,刘霞星期三的电话是很罕见的,因为她在当局的严密监控,甚至威胁下。“政府控制她,威胁不让探视刘晓波”。“她非常虚弱,已经丧失了生命力”。

曾代表刘霞家属的维权律师尚宝军表示,“刘霞被当局软禁导致心理的抑郁症非常严重,较早前当局已放宽她与朋友和家人有限度的接触,后来又允许她和母亲以及弟弟一同生活”。尚宝军指出,“由于当局对刘霞严密监控,限制也有很多,因而这次刘霞能向外界拨通电话,希望是当局再度次放宽对刘霞监控的好现象”。去年,“她父亲去世之后,她就一直和母亲和弟弟住在一起。因为她受到了很多限制,所以她一直不方便与外界联系。其实这种压力对她的身体和心理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希望这次能成为好的开始”。

活跃在北京的维权人士胡佳表示,当局还监视她可能有联系的朋友。

“允许她给在政治上不敏感的朋友打电话。他们主要是刘晓波的朋友,包括唯色也是。不能和敏感人物通话,我包括在内,刘晓波的律师毛绍平也不行”。“她能通电话的人真是不多”。

胡佳还说,刘霞没有任何真正的自由和支持。“在中国,刘霞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除非改变体制或者政治改革”。“唯一的方式可以让她自由的就是普选”。

香港活跃人士,在刘霞被软禁期间曾闯关到北京寓所探望她的保钓人士杨匡感到非常激动。他说,与外界接触是基本人权,北京当局不应阻止,更不应该继续软禁刘霞。杨匡相信,刘霞尝试向外联系,意味着她一直都在努力为自己争取自由。

杨匡说“听到这个消息挺兴奋的。不是反映当局对她放松了,而是只有密不透风的墙,不可能有密不透风的人,总有一天她能突破这些封锁的。她因为丈夫被关到监狱里,她自己就被软禁在家里。在过去的日子里,其实想看望她的朋友很多,但基本上都没有成功”。

获诺奖后的六年里,刘晓波几乎不可能象其他持不同政见者一样到海外就医。

加之刘晓波从未承认自己犯罪,已经六十岁的人很难获得有条件的自由。友人们表示,即便中共给他机会他接受的可能性不大。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为向乌里玛让步,宪法法院批准未成年者的「强迫」婚姻为合法
27/06/2015
阿洛.本笃.德罗萨里奥 - 第一位成为亚洲明爱新任会长的平信徒
25/03/2019 11:50
习近平和特朗普初次通电话谈全球经济未来
14/11/2016 18:26
俄罗斯东正教会:东正教徒和天主教徒的合作从未像今天这样重要
03/10/2016 14:04
印尼: 圣诞节处于最高警戒以防攻击:“新娘”和“演唱会”是主要目标
21/1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