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2 AsiaNews.it Twitter AsiaNews.it Facebook            

Help AsiaNews | 亚洲新闻 | P.I.M.E. | RssNewsletter | Mobile





mediazioni e arbitrati, risoluzione alternativa delle controversie e servizi di mediazione e arbitrato
e-mail this to a friend printable version


» 2007/07/03
中国 - 梵蒂冈
北京封杀互联网上教宗致中国天主教徒信
许多中国教会网站都在教宗信发表后立即转载了中文简体版本。但是,政府官员却“说服”他们将其从网上清除掉。总之,教宗信仍然广泛传播到了中国天主教徒和公教团体的手中

北京(亚洲新闻)—教宗本笃十六世致中国天主教徒的信在中国天主教会网站上消失了。同时,中国大陆的教友几乎无法打开圣座的网站。

       中国大陆官方和地下教会的神长教友们揭露了这一现象。一些教会网站在教宗信刚刚发表后,立即转载了中文简体版本。但是,个别政府官员却突然造访“说服”他们从网上清除教宗信。

       一位当地司铎介绍说——出于安全原因,我们隐去这位神职人员的姓名,这一禁令“充分证实了教宗在信中指出的政府干预宗教事务”。同时,“揭示了在中国的教会并没有宗教自由”。

       在教宗信发表前接受采访时,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刘柏年表示,爱国会“不会向教友们分发这封信,大家可以从互联网上下载”。

       总之,教宗的信仍然冲破了重重阻力顺利抵达中国天主教会团体和教友的手中。亚洲新闻通讯社驻中国通讯员介绍说,他已经通过传真或者亲自送交的方式将教宗信递交到了许多团体。或者通过其他网站,成功地回避了政府的封杀下载教宗信。

e-mail this to a friend printable version

另见
2007/07/02 中国 - 梵蒂冈
中国对教宗信反应适度、不出所料
2007/07/01 中国 – 梵蒂冈
贾志国主教:中国教会遭到国家和无神论的太多干涉
2010/02/22 梵蒂冈 - 中国
刘裕政蒙席:“盼亲访每位与教宗共融的大陆主教”
2010/10/21 中国 - 梵蒂冈
陈日君枢机回应对其访沪评论:「猜错、误会还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2009/05/25 中国 - 梵蒂冈
为中国教会祈祷日遭监控、教宗信遭屏蔽

Editor's choices
香港 - 中国 - 梵蒂冈
陈日君枢机:看来有人要我们收声
by Card. Joseph Zen Ze-kiun圣座与中国对话改善这一乐观主义的蔓延似乎毫无根据。一些对中国主教的"引导性"采访,在言论自由中被遏制了。基本问题始终未能得到解决:谁任命主教、拿爱国会怎么办。教宗方济各引用了教宗本笃十六世给中国天主教徒的信。"没有协议比一个坏的协议更好"。师恩祥主教怎么样了!苏志民主教怎么样了!中国宗教自由斗士,香港退休主教的深刻反思
中国 - 梵蒂冈
北京藏匿师恩祥主教遗体:太"危险了"
by Bernardo Cervellera易县地下教会主教自二OO一年起在警方手中失踪。一月底传出了主教去世的消息。但近日,当局否认掌握相关消息。家人等待归还遗体或者骨灰。惨遭酷刑后死在中国监狱里的地下教会主教名单,政府害怕他的葬礼期间可能发生的示威。中共四号人物俞正声访问保定,九十三岁高龄的师主教,因忠实于教宗和教会在监狱里度过了五十四年
亚洲
在您的支持下亚洲新闻通讯社将会继续工作一年再次呼吁您们的慷慨支持。如果每一位读者捐献三十欧元,亚洲新闻通讯社就可以继续再工作一年。我们发起的援助伊拉克基督徒、中国修道生、沙特阿拉伯囚犯、巴基斯坦和印度基督徒的运动中,读者们都慷慨地伸出了援助之手

Dossier

by Giulio Aleni / (a cura di) Gianni Criveller
pp. 176
Copyright © 2003 AsiaNews C.F. 00889190153 All rights reserved. Content on this site is made available for personal, non-commercial use only. You may not reproduce, republish, sell or otherwise distribute the content or any modified or altered versions of it without the express written permission of the editor. Photos on AsiaNews.it are largely taken from the internet and thus considered to be in the public domain. Anyone contrary to their publication need only contact the editorial office which will immediately proceed to remove the phot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