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2/2007,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十七大:被共产党背叛的“和谐社会”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预计将不会有太大的实质性变化、腐败继续在党员干部内泛滥成灾。胡锦涛的口号,似乎成了一句空话。继续压制持不同政见者、媒体和宗教人士,成为创造“欢乐祥和”景象的唯一途径

罗马(亚洲新闻)—北京的人民大会堂已经做好了迎接两千多名十七大代表的准备。十月十五日,中共第十七届党代表大会将在这里正式开幕。大会堂周围鲜花环绕、直径达五米的党徽花坛和红色地毯格外醒目。但是就实质而言,十七大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尽管此间有传闻表示,中共中央政治局将全面改组,五十二岁的辽宁省委书记李克强可能会进入政治局。在许多人看来,李克强是胡锦涛钦定的接班人,将在五年之后正式接班。

十七大即将召开之际,至少应该显示出胡锦涛消灭前国家主席江泽民一手扶植的上海帮后所应有的胜利场面,至少应该巩固胡锦涛的权利地位。陷入一系列严重金融大案和腐败丑闻的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被捕后,上海帮应声瓦解。预计,十七大将正式宣布开除其党籍、移交司法审理。

胡锦涛成功地在全国各省市安置了自己的亲信。但是,中央政治局中仍然有上海帮的成员。例如,贾庆林、李长春等,也是很难彻底铲除的人物。一种可能的假设是,两派之间达成权宜之计,彼此互不伤害。

 

接班人和腐败问题

陈良宇事件以及派系斗争,正在迫使共产党必须立即找出任命中央委员会成员的新方式,从而创造一种“内部民主”。换言之,至少保证部分成员是由全体党代表选举产生的。而陈良宇案件,只是数以千计的中共党员干部严重贪污腐化大案中的一例而已。

       目前迫切需要建立新的中共提干体系,从而铲除最为腐败的因素、解决党内接班人问题。迄今为止,中共的接班人制度要么是“世袭的”、要么便是不折不扣的“政变”。毛泽东的接班人华国峰被邓小平铲除、赵紫阳被得到邓小平默许的李鹏取而代之、而邓小平的接班人江泽民又(早在一九九二年)指定了胡锦涛为接班人。

       然而,共产党内部的民主并没有保证人民民主。胡锦涛已经多次明确表示西方民主不适宜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地位”是不容置疑的。尽管基本民主可以有效地揭露和控制党内存在的最大问题——腐败;而且,党内智囊团也多次提出了此类建议。但是,似乎未能产生影响。中共党员干部内广泛存在的严重行贿受贿、侵占和操纵国家财产、违法滥用公共基金等问题令人发指,总额甚至高达七百亿欧元(据二OO四年的统计,大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或者政府预算开支的10%)。而且,这一现象继续呈增长趋势、一发而不可收。

       共产党实施压制农民、工人、穷人、退休人员的寡头政治体系,但其领导人却在继续宣扬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舍己为人的”。党代表大会还准备正式成立专门委员会,打击腐败现象。但是,没有人相信共产党能够(或者愿意)对其党员干部实施监督或者予以严惩。二OO六年,正式立案的共产党员腐败贪污案件就达33,000起。然而,只有1,600名党员被捕;80%以上的被告得以免除了各种刑罚的惩处。许多法官承认,案件的判决“需服从党的领导”,而不是法律。

       此外,申请入党人数增加的原因之一便是,党票如同一张护身符,可以享有一切普通老百姓通过正常手段和渠道永远也无法得到的优惠及特权。党员可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退休金、游山玩水、获得价格低廉宽敞舒适的现代化住房;特别可以享有司法和社会保障。一旦党员犯法,便会享有一路绿灯免于司法的惩处。仅一个例子便足以证明:两年多来,中央三令五申政府官员必须撤出在煤矿入的股份,并威胁要严惩红顶煤老板、关闭出现重大死亡事故的红顶商人开的煤矿。对能源的渴求,使越来越多的中国煤矿老板们强迫矿工每天连续瓦煤1214个小时。而且,作业面根本毫无任何安全保障可言。其结果便是,每年至少两万名矿工葬身井下。二OO六年,95%发生塌方等重大死亡事故煤矿的红顶煤老板均成功脱罪。

 

为党服务的社会

上述简单的数字表明,共产党不但没有成为社会先锋,而且,还成了压制者;党员成了利用国家经济维护自身政治权利的寡头,并再利用手中掠夺的政治权利去不断增加囊中的财富。由此,形成了一个根深蒂固的恶性循环。而党员干部的腰包,却明显地膨胀起来。至于平民百姓,毫无疑问,不在受益之列。目前,至少六亿中国农民的年收入还不到城市人口的十分之一;没有任何退休金或者医疗保障。在中国的工业私有化进程中,党员干部各个发财致富,而普通的退休工人和失业人员得不到任何国家福利待遇和救助;三亿多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中国的社会治安现状,无疑是政府和共产党无视人民艰难处境的最佳显示器。中国政府在教育、医疗、退休金和社会福利方面的拨款,还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12%。而发达国家用于上述领域的开支,甚至可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50%

       除社会问题外,环境问题也十分严峻。中国的空气是世界上受到污染最严重的、半数中国人口严重缺乏饮用水;75%的江河湖海受到污染;各大城市均笼罩在烟雾之下,造成各种呼吸系统疾病,甚至死亡。这一切,都是由于肆无忌惮地滥用资源、无视环境和法律、野蛮的工业发展所造成的。

       迄今为止,反抗仍然是平民百姓回应此类不胜枚举的严重不公正社会现象的唯一途径和方式。

       中国政府公安部长周永康公开承认,国内群众抗议事件不断增加。一九九四年时,全年只发生了一万起、二OO四年时增加到了74,000多起。二OO五年,中国共发生群体抗议事件87,000多起,平均每天发生120230起。而且,主要集中在暴力强占耕地现象极其频繁多发的农村地区。上述农村乡镇的村官们,擅自将农民耕地卖给了房地产商和工业企业。但是,却将全部收入据为己有,农民分文都拿不到。二OO六年,群体抗议事件有所减少。但是,暴力程度却明显增加,警方甚至肆无忌惮地向示威者开枪射击。

 

和谐与压制

为了掩盖共产党内的天堂同社会地狱之间的天壤之别,胡锦涛抛出了几个口号,如“构建和谐社会”,号召所有人都要为和谐社会做贡献、所有人都应享有平等的福利;强调“科学发展”,即发展工业必须与保护环境同步进行;尽可能地保持城乡关系的平衡。为了即将召开的十七大,甚至考虑将上述两个口号纳入党章,与毛泽东和邓小平思想、江泽民的三个代表并驾齐驱。但是,问题在于政府尚未展示出实际行动,口号还仅局限于口号,是迷惑平民百姓的障眼法。中国学术界的专家们,也指出了这一问题。

       为了促进这场运动,政府肆无忌惮地逮捕从事人权活动的人士、维护农民利益的律师、宗教领导人和各界抗议人士。此举,旨在在十七大之际创造“欢乐祥和的气氛”、铲除一切“不和谐”的因素。媒体也紧锣密鼓地大力配合,同时在十七大前禁止在各地方政府领导人就各种“突发事件”发表正式声明前予以报道。否则,将对擅自报道消息的媒体处以5万到10万元人民币不等的罚款。而矿难、环境灾难、公共健康危机、甚至农民与警方的冲突,都在禁止报道的名单之列。同时,还推出了规范在华外籍媒体的新法规。香港媒体,也在条例管辖范围内。

       此外,互联网、博客等也遭到了严格的封杀;国际性的服务器被黑掉;许多报道民主、人权、宗教自由和台湾等字样的网站被查封。

       就此,便不难理解为什么北京的媒体对十七大的报道仅限于为五十八年建国历程歌功颂德。而且,将十七喻为“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开放的”一次党代表大会。

       为了避免各种可能出现的“压制和谐的”挑战,军队向胡锦涛作出了承诺和保证。自二OO四年接替江泽民出任中央军委主席以来,胡锦涛提高了军队的预算、提升了大批军官。换来的结果,便是军队“绝对忠诚党的领导”、坚决做“党手中的工具”。

而且,中国对可能造成不和谐气氛的外来因素无所畏惧。在十七大即将开幕的短短几星期前,胡锦涛明确指出,中央政治局不会改变对外籍投资者和外籍商人的“开放”政策。他还承诺,将进一步加速“与世界全球化整合”的进程。诚然,这里所指的只是经济全球化,而不是人权。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宗教不宽容日益加剧:“但不肯定背后有伊斯兰国”作祟
27/11/2015
香港民主派李卓人表示“党背叛了工人阶级”
07/10/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