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2016, 13.01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合法和非法主教:“掺沙子”的饭实在难以下咽

作者 P. Peter (Bo Duo Shen Fu)

中国面临着习惯了非法主教亵渎合法主教祝圣的危险。抵制五千年皇权文化的奴性心理。东北司铎博主的心声

北京(亚洲新闻)—第一次听关于“掺沙子”的饭,是由我的信仰导师闫文达神父给我说的。那是在1984年,我从他那里买了第一本《新经全集》。因为处于当时的社会环境,否定教宗首席地位是当时官方的主导思想,所以,那时的《新经全集》是经过中国神学“专家”篡改了“注释”而出版的。出于无奈,圣书又是那么奇缺,所以,神父们还是要推广出售给教友们。闫神父给我讲,“我们是要饭的,我们明知道饭里掺了沙子的,但是我们还必须的吃,否则,我们会饿死。”听了闫神父的解释,我还是要了那本《新经全集》。后来,坚持信仰忠贞的教会人士,油印了《新经全集》勘误表,提醒我们在阅读《新经全集》时不至于被异端解释所迷惑。

近几年来,有人将中国教会祝圣主教时有非法主教介入称作“掺沙子”。其实,在神圣的天主教信仰领域,非法主教参加合法祝圣主教是严重的亵渎事件,可是因为人们已经习惯了“玷污”,也就见怪不怪。令人感到遗憾的是,习惯了吃“掺沙子”饭的人,竟然说这样的饭很美、很好吃。我们不知道这样的人是对“沙子”有特殊的嗜好,抑或是背着良心为讨好赏给“掺沙子”饭的官老爷。

我受儒家思想影响太深,所谓“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的思想,仍在我的脑海里作祟。盗泉之水难道就不能解渴吗?抑或嗟来之食不能充饥吗?令人难以接受的是,若是一位少女被人强奸,少女竟然赞美施暴者健壮俊美,难道这是一种“慈悲”和“仁爱”吗?若是强盗扒去了我的衣服,只给我留下一个遮羞的裤衩,我还必须感谢“强盗大哥”吗?

尽管中国教会有其苦涩的历史与不堪的遭遇,但我们不能因为长久被“亵渎”、被“掺沙子”,就觉得理所当然,就变成所谓的“传统”。中国的皇权文化,致使中国人的奴性心理,常常习惯于高呼万岁,若是有人说出良心话语,就要被冠冕堂皇的“大棒”,诬蔑为“宗教塔利班分子”。殊不知,影响中国五千年的皇权文化与基督的博爱思想有着难以调和的理念。儒家文化中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君为臣纲,父为子纲,是等级制度的理论基础,这为维护封建王朝的统治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天主圣子降生成人,告诉我们大家都是天父的子女,理应相亲相爱,无论是君王将相,抑或是平民百姓,在上帝面前都是平等的,这即是基督宗教的价值观,也成为普世价值。面对掺了沙子的饭,我只是弱弱地说:“我难以下咽”,难道我连说句这样的话也要被定罪吗?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尼尔玛拉修女指奥里萨邦事件是“耻辱”呼吁要为爱开辟空间
06/02/2008
陈枢机指政府“无良心”“推行校本条例罔顾教会意愿”
11/12/2006
新法规压制宗教自由
08/11/2004
教宗在瑞典:天主教徒和路德教派信徒共同合作推动人与社会正义
31/10/2016 19:27
克里姆林宫“推迟”普京巴黎之行
12/10/2016 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