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0/2009, 00.00
缅甸
發送給朋友

国际社会面对缅甸人民悲惨处境所表现的失败

缅甸持不同政见者帕斯卡尔Pascal Khoo Thwe总结了2008年的悲剧:Nargis和政府军减少了缅甸人民的惨境。军政府故意让百姓死去,好没收他们的土地。他还重申说,面对争取民主的挑战应该从百姓着手

仰光(亚洲新闻) - 2008年为大部分的缅甸人来说是难以忘怀的,他们永远会记住让这个国家饱受了蹂躏之苦“Nargis默示”旋风,以及“联合国和国际社会的失败”,他们在面对紧急情况和流离失所之苦的问题上,表现的非常无能,他们无法消弱在政府军血液里流畅的“压制所有反对独裁政权的声音的”势力。这一控诉来自流亡到伦敦的缅甸Padaung族持不同政见者斯卡尔Pascal Khoo Thwe,他在一个名为Democratic Voice of Burma缅甸民主之声)的持不同政见新闻网站上公布了他的这一呼声

他回顾了去年五月,当国际社会在“期待北京奥运会开幕”,并关注“号称为龙的国家的发展进程不受到扰乱”时,却忽略了袭击缅甸的那场悲剧。由于缅甸军政府的忽视,使局势变的更加恶略,他们没有重视印度气象中心所发出的警告,他们把Nargis视为只是一个简单的热带风暴。

帕斯卡尔写到:“风暴导致的死亡人数越多,军队领导越是高兴,因为再没有幸存者来把悲剧的罪名归在他们头上,他们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占有亡者的土地”。在所有遇难者中,Karen族死亡的人数最多,这是一个政府多次设法通过武力从该地区铲除的少数民族。

他并没有忽略对外国政府的评论,他们“呼吁,声明,指控和请求”,但没有做出任何改变事实真相和帮助缅甸人民的具体行动。同时也指责联合国的政策,因为面对当时“每天都有数以千计的人死于灾难”的悲剧,他们只报着“等待与观望”的态度。

军队的镇压甚至涉及到了那些推动帮助受灾群众和受旋风袭击地区的少数群体或个人:帕斯卡尔列举了缅甸最著名的演员 Zarganar,他遭到了“军政府的制止,攻击,恐吓”,最后被“拘捕并因自己所做的努力而被判刑”。他也提到了一个农民,这是一个家庭中唯一的幸存者,在灾难发生后的几个星期,他向一个外国非政府组织的志愿者说:“谢谢你们的无能,也谢谢你们这么晚才来。现在你们继续支持暴政吧”。农作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今天,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即使是那些“像Win Tin等,多年来一直勇敢地向独裁政权挑战”,推动民主的全国联盟反对党的少数人,也由于国际社会对他们的“实际帮助”或停止“对军政府的支持”而“耗尽了他们的力量”。

 在帕斯卡尔看来,在美国新总统奥巴马的帮助下,缅甸的未来也不是很乐观。这不是一个不信任的问题,就像他的前任都没有遵守自己的许诺一样,而是一个现实的政治问题。该活动家还写说:“奥巴马面临着太多的挑战,其中有来自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挑战,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冲突的问题,以及全球金融危机问题等。为此,我邀请我的同胞们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外国人身上”。他让自己的同胞“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外国人手里不要让政治凌驾于感情之上”。我们必须停止相信政治魔术,真正聆听人们的问题”。否则,更为严重的悲剧,大屠杀,自然灾害将会继续重复,只有人民能够从“忧伤和情感”的约束中摆脱出来去面对未来时,才能避免这些问题。他最后结束说:“缅甸的历史给我们显示了,为了管理或重建一个民族并保存其精神,只靠好的理想,好的行为或外国力量的支持是不够的”。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