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1/2003,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在同艾滋病做斗争的同时,忘记了SARS后遗症

SARS导致严重后果至今并没有完全清楚,许多病人留下行走困难,双腿疼痛,甚至残疾瘫痪的后遗症。政府却对此保持沉默,甚至排斥。可同时,又大肆宣称要取得战胜艾滋病的胜利。

北京(亚洲新闻)—在世界艾滋病日之际,中国政府卫生部副部长朱庆生,向媒体发表声明指出,“政府将加大防治力度,像抗SARS那样抗艾滋”。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科院院士韩启德也表示了同样坚定的决心。但是,北京市民们却衷心祝愿,艾滋病人能够比SARS病人幸运。

       二OO二年十一月,SARS在中国广东省首先爆发,先后在世界三十二个国家蔓延开来,在截止到去年六月被制服前,共造成九百多人死亡。仅在中国,就有三百四十九人死亡、五千三百多人感染。

       仅仅一年之后,北京逐渐发觉到,政府似乎正在隐藏SARS的后遗症。首先是防止消息的传播。

在不久前的冬季征兵中,一些青年遭到了拒绝,因为,他们曾经在今年春天,感染过SARS病毒。给他们的解释是,尽管目前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很难预计可能出现的长远后果。不仅如此,即便是在日常生活、就业等问题上,SARS病人也被视为象麻风病人一样,是可怕的瘟疫传播源。

事实上,SARS过后,其后遗症正在逐渐地表现出来。

据一项非官方调查显示,仅在首都北京,半数以上感染了SARS的医护人员,都患有股骨头坏死。这种疾病给病人造成了行走困难,下肢疼痛,甚至被迫在轮椅上生活。在东直门医院,九名感染SARS的医务人员中,七人现患股骨头坏死;鼓楼医院,四名感染SARS的医务人员中,三人现患股骨头坏死;积水潭医院,十八名感染SARS的医务人员中,三人现患股骨头坏死;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九十三名感染SARS的医务人员中,四十人现患股骨头坏死;此外,还有宣武、佑安和中日友好医院等,都存在同样的现象。一名曾经感染SARS的护士表示:“今年六月,我在SARS痊愈后出院。但是没想到,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又回到了医院。”

卫生主管部门正在试图掩盖这一问题,就象SARS刚刚开始爆发时那样。SARS最初是于二OO二年十一月爆发的,但是,当局直到二OO三年四月才正式公开承认。现在,关于SARS的后遗症,正在上演几个月前的情景。一名记者要求北京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核实上述提到的数据,但是,遭到了严词拒绝。最后,一位善心的富有正气的医生主动提供帮助,向记者揭露了相关情况。按照他的意愿,我们不公开他的名字。

       中日友好医院八位曾经在抢救SARS病人的过程中不幸感染SARS的医务人员,患上了后遗症股骨头坏死。他们曾经联名上书反映自己的处境和情况,要求医院为大家做定期检查,安排住院简化门诊治疗程序;要求院领导尽快同意院外就诊,并予以报销药费、治疗费和仪器费用……。但是迄今为止,他们并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援助。尽管他们是在抢救他人的生命时,不幸被传染上的。政府曾经大张旗鼓地宣扬过这些“白衣天使”们。

       治疗股骨头坏死的周期,大约是三个月一个疗程,如果在综合医院住院治疗,则需要将近一万元人民币的费用。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个疗程是不够的。此外,情况较为严重的,已经被困在轮椅上的人,则需要更换新的人工股骨头,一个人工股骨头至少需要三万元,可寿命最多只有十年。中国的医疗福利制度,已经名存实亡了,老百姓要自己套腰包才能治病。

       对于非医务人员的普通SARS患者来说,情况则更加艰难了。何红(化名)是一名年仅二十一岁的风华正茂的少女,她这样告诉记者:“当SARS痊愈后,我感到天又一次湛蓝了。可是,没多久,我的天空又从蓝色变成灰色了。并且,恐怕将永远是灰色的了。”(BX)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为SARS研究献出生命的卡洛·乌尔巴诺医生的勇敢选择
24/05/2004
SARS警报再度拉响,两名前往美国的SARS病人同时在美国入院
18/12/2003
回首SARS一年间
19/11/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