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8/2008,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在寻求基督徒合一的标记下教宗主持了保禄年的开幕典礼

在教宗本笃十六世身边的还有东正教宗主教巴尔多禄茂,他也呼吁大家要跨越分裂,此外还有其他基督教会和团体的代表们。在这激动人心的开幕典礼之前,点燃了一个烛台,这些蜡烛在未来的一年里会将它的火焰奉献给来自世界各地的朝圣者。

罗马(亚洲新闻) - 让我们从所有的分裂中再次回到一起”:这是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今天保禄年的开幕典礼上为基督信仰合一所做的祈祷。庆祝保禄年的目的是为了纪念这位外邦人的宗徒诞生的两千周年。在教宗讲话之后,东正教宗主教巴尔多禄茂一世也以简短的言词表达了对合一的愿望。与这个有形可见的大公合一形象出现在一起的还有坎特步里大主教的一个代表,还有许多其他基督教会和团体的代表,以及东方教会的宗主教们,其中也包括俄罗斯东正教会。

 在进入罗马城外的圣保禄大殿之前,教宗在其他教会代表的陪同下,围绕大殿的走廊举行了游行:最后来到保禄门的附近,教宗本笃十六世点燃了烛台上的第一支蜡烛,这个烛台的蜡烛在这保禄年会一直点燃,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之后,东正教宗主教和其他教会代表们也做出了相应的行动,各自点燃了一支蜡烛。 天主教会举行庆祝活动的同时,今天下午在大玛士革也举行了保禄年的开幕典礼,这是保禄宗徒皈依的城市,参加庆祝活动的包括所有的基督教团体:天主教,东正教和新教。安提约基雅希腊东正教会的宗主教依纳嚼四世在以该城所有基督徒团体的名义宣布保禄年的开始时,安提约基雅天主教希腊礼的宗主教额我略三世正在罗马圣保禄大殿参与庆典。在土耳其,今天再次回到了当时的塔尔索-圣保禄诞生的城市,于本月二十二日庆祝了保禄诞生两千周年纪念的开幕典礼。今天,在塔尔索名义上既没有基督信徒,也没有教堂的存在。但为了这特别的一年,教会提出希望能重新使用一座以圣保禄命名的教堂,因为就像土耳其其它的教堂一样,这座教堂今天在名义上只是一个博物馆

“谁是保禄”?这是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今天圣保禄年的开始向我们提出的问题。教宗回忆说:“外邦人的导师,耶稣基督的门徒和宣讲者在他生命的旅程中不时的在回顾着自己过去的生活。但他的注意力也并非只针对过去。«外邦人的导师»这一称号在日后为一切的人和每一个时代都打开了一条出路。为我们来说,保禄不只是一个值得让我们去敬仰的历史人物,他也是我们的导师,耶稣基督的门徒和宣讲者。因此,我们聚集在这里不只是回顾一个过去无法挽回的历史,因为就是在今天,圣保禄愿意亲自向我们讲话”。

教宗接着说:“在给迦拉达人的书信中,保禄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个人化的信仰宣誓,在这里,他向每一个时代的读者打开自己的心门,揭示给人们什么是他生活中最根本的动力。«我生活在对天主子的信仰内,他爱了我,且为我舍弃了自己» (迦,二,20)保禄所做的一切都是以这个为中心他的信仰是他被耶稣基督所爱的一个亲身的经历,切身的体会;他所认识到的事实是,基督的死亡不是为了一个无名氏,而是为了爱他-保禄,复活的基督现在仍然在爱着他,就是为了他而把自己完全交出。他的信仰是被耶稣基督的爱所打动,这种爱打动了他内心的最深处并将之改变。他的信仰不是一单纯的理论,也不是一个关于天主和世界的个人观点。他的信仰是天主的爱在他心中碰撞的结晶。因此,他的信仰本身就是对耶稣基督的爱”。

“如今,这种爱成了他生活的‘法律’,同时也是他自由生活的结果。他的言行都是在爱的责任的推动下发出来的。在这里,自由和责任以不可分割的方式联系在了一起。因为他生活在爱的责任中,所以他是自由的;由于他是一个拥有爱的人,所以他完全生活在这种爱的责任中,他没有把自由当作评判和自私的借口”。 

在“探讨到圣保禄的内在生活时”,教宗本笃十六世回忆了耶稣在大玛士革的路上向他讲过的话“扫禄,扫禄,你为什么迫害我?”这些话明显的说明基督和教会是“同一个概念”。是“天主自己”在质问:“你们怎么能够撕裂我的身体呢?在基督面前,这句话同时也变成了一个非常紧迫的要求:那就是让我们从所有的分裂中再次回到一起。让它今天再次变成一个事实:只有一个饼,因此,我们虽多,但只是一个身体”。

东正教宗主教呼吁:“我们希望圣保禄的生活和他的书信能够继续成为我们灵感的源泉«使所有的人都能在基督内服从信德»(参照 罗,十六,27)”。在这之前,宗主教也说过:“只从字面意义上来讲,我们可以说塔尔索扫禄宗徒的彻底皈依“震动”了整个人类历史,同时也塑造了基督信仰的真实面貌”。“毫无疑问,再没有任何地方比罗马城外这一神圣之地更适合用来纪念和庆祝这位将当时的希腊文化和罗马思想结合在一起的伟人了,他放下基督信仰固有的传统,走出了各种狭獈的思想,为普世教会塑造了一个永久而普遍的基础”。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