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0/2011, 00.00
伊斯兰
發送給朋友

基督信仰人文主义解救突如其来的“阿拉伯之春”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绿洲杂志科学委员会就“茉莉花革命”的现在与未来展开讨论。揭示巨大新意:抵制贫困的斗争、为人性尊严而战、拒绝伊斯兰激进主义。担心极端势力的压力;伊朗、沙特阿拉伯、欧洲的忧虑。斯考拉枢机指出:迫切需要新的“经济动机”、支持正在进行中的变革的基督信仰人文主义
威尼斯(亚洲新闻)—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包括北非阿拉伯世界在内的中东地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展示出了新的、突如其来的“阿拉伯之春”。那么,这场变革将何去何从?基督信徒能为稳定这一变革作出哪些贡献?束手无策、只能任凭难民潮汹涌而来的欧洲将会受到哪些影响?从今天起至六月二十二日,绿洲杂志科学委员会在其创始人意大利威尼斯宗主教区宗主教斯考拉枢机的指导下在威尼斯召开年度大会,就上述问题以及其它热点问题展开了讨论。
来自埃及、突尼斯、叙利亚、科威特、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世界各地的专家、学者等到会,共同反思本届会议的主题“中东向何处去?新的非宗教性与突然崛起的北非”。
今天上午的开幕式上,绿洲杂志主编首先讲话后,东道主斯考拉枢机抛砖引玉指出,除对中东及北非地区变革表现出的种种乐观和悲观外,阿拉伯之春正揭示一个“新的非宗教性”,一个探索倍受贫困和缺乏权力所羞辱的人性尊严的新意。同时,展示出这场革命是脆弱的、首先需要从经济角度不断稳定和加强。
斯考拉枢机指出,(倦怠、被动、内耗、分裂的)欧洲只看到了几千涌向其海岸的难民潮,却没有意识到比欧洲贫困许多的突尼斯正在接纳十几倍以上的难民。
欧洲需要重新反思其经济、全球经济体系,从而应对“阿拉伯之春”的需要。
由此,就再次显示出教宗本笃十六世在《在真理中实践爱德》通谕中所阐述的新的“经济动机”,充分关注非洲发展、不仅仅只关注货物和难民的全球化,还应将利益与价值观全球化。
为此,无论是阿拉伯世界还是西方世界都迫切需要基督信仰的人文主义见证。换言之,奠定在人性尊严基础上的基督信仰人文主义。
今天大会的其它发言中也作出了类似的阐述:哈佛教授介绍了突尼斯局势与伊斯兰激进主义重新抬头的倾向;突尼斯城主教介绍了教会在这场变革中的作用,盛赞“阿拉伯之春”是教会之外“天国的种子”的典范。
意大利佛罗伦萨欧洲大学教授奥利佛·罗伊就伊斯兰政治等进行了全面阐述:世界舆论的冷漠、伊朗和沙特阿拉伯的恐惧、只顾自身经济和害怕难民潮的西方;以色列对中东局势不稳的恐惧。
黎巴嫩大学哲学系主任内赫梅指出,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历史上的某种悲观主义多次遭到“革命”。但不幸的是,“宗教极端主义始终占了上峰”。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