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2/2017, 19.42
乌克兰 -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基辅荣休总主教卢博米尔·胡萨尔枢机安息主怀

作者 Stefano Caprio

胡萨尔枢机是天主教会信仰的伟大见证、积极推动全体基督徒的合一。流亡意大利罗马郊外的格劳塔费拉塔并任隐修院院长。与尤斯夫∙斯利普奇枢机的深厚友谊。处理了前苏联解体后希腊-天主教会信徒返回的问题、治愈教难的创伤。教宗方济各致唁电给胡萨尔枢机的接班人舍夫丘克总主教沉痛哀悼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乌克兰基辅-加利奇总主教区荣休总主教卢博米尔·胡萨尔枢机于五月三十一日安息主怀。一九九六年至二O一一年长达十五年的时间里,他一直是乌克兰希腊-天主教会的精神领袖,也是莱奥波利和基辅“东仪天主教会”中最长寿的主教之一;是在前苏联解体后艰难的后共产主义时代、建设现代乌克兰时期“东仪天主教会”的重要人物。

            致基辅现总主教,胡萨尔枢机的接班人舍夫丘克总主教的唁电中,教宗方济各强调了他“满怀激情地为了乌克兰希腊-天主教会的重生而奋斗。我记得他对基督坚韧不拔的忠诚,尽管当时教会被剥夺了一切、饱受迫害。还有他为组织希腊-天主教会教友们所展开的成果累累的使徒活动,这些教友都是被从乌克兰西部强制流放家庭的后裔。还有他为不断探索与东正教会新的对话与合作道路所付出的坚持不懈的努力”。

            教宗强调了胡萨尔枢机的重要见证。事实上,战后,也就是乌克兰从纳粹主义的入侵过度到了苏维埃政权的时代,他被迫离开了自己的家乡莱奥波利。在美国接受培育后来到了罗马,多年在郊外格劳塔费拉塔的拜占庭隐修院任院长,始终与教宗合一。在这里,他和许许多多的乌克兰会士、意大利、阿尔巴尼亚和世界各地的同会兄弟们一道始终不忘自己的教会。而格劳塔费拉塔的隐修院,一直是东西方基督徒合一的圣地。当年,也就是东欧教会历史上最为痛苦的岁月中,胡萨尔神父的确是将信徒们凝聚在一起的殉道先知。

            他也是海外乌克兰教友的核心,和著名的传奇人物与尤斯夫∙斯利普奇枢机有着深厚的友谊。梵蒂冈第二届大公会议召开期间,斯利普奇枢机得以走出了苏维埃的集中营。一九八四年在罗马去世。胡萨尔枢机与斯利普奇枢机的接班人鲁巴奇夫斯基一起,在前苏联垮台后返回祖国,于一九九六年被祝圣为主教。事实上,早在一九七七年,他就接受了斯利普奇枢机的秘密祝圣。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乌克兰教会重生阶段,胡萨尔枢机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具有深厚的宗教灵修素养,懂得把自己的一切献给司铎和教友们;常常用言简意赅的话语照亮传教、福传和大公运动的道路。他慈父般的关怀和睿智,使所有人都将他视为对话的对象,无论教会内外。他深知还需要很多时间才能战胜各种不信任和误解,但从没有对全体基督徒手足相爱的未来丧失希望,无论是欧洲的、还是东西方的。

            乌克兰教会历史上,不乏先知性的英雄人物,从一六二三年的孔切维斯基到曾经任莱奥波利主教四十年之久的塞斯普特济科伊奇,他们都坚持不懈地致力于基督徒的合一。胡萨尔枢机堪称是这些教会历史英勇见证当之无愧的继承人。今天,他的离去恰恰构成了一个机遇,呼吁全体乌克兰和世界的基督徒们在信仰中战胜分裂、在基督的十字架下团结起来。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