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0/2020, 11.29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基里尔:从罗斯受洗,真正的革命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莫斯科宗主教几个月来第一次在救世主基督主教座堂举行弥撒。布尔什维克革命曾试图消除基督教「革命」。「我们带着一丝同情的微笑谨记革命者的梦想,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有得到」。呼吁埃尔多安尊重圣索菲亚大教堂。正在为士兵和警察兴建多个新教堂。提议在7月28日庆祝「俄罗斯日」,现已决定于6月12日庆祝这个国家节日。

莫斯科(亚洲新闻)- 弗拉基米尔一世于7月28日在俄罗斯举行了基辅罗斯受洗庆典。由于大流行仍在该国肆虐,此次游行规模大幅缩减。然而,莫斯科宗主教基里尔(Gundjaev)在莫斯科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主持了神圣礼仪,自复活节之后他就没有回到过这里。他向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所有东正教徒,尤其是与施洗王子同名的总统普京致以最真挚的祝愿。洗礼瞻礼恰逢基辅弗拉基米尔纪念日,他于1015年7月28日去世,而人民则于988年8月1日在第聂伯河内领洗。

宗主教虽然以典型的苏联式修辞风格发表了讲话,但他的话语却使公众舆论大为震动。基里尔说:「用现在的话来说,罗斯洗礼无疑是一件革命性的事件。不仅如此,从该事件所引发的后果来看,已不能将其与之后的任何一场革命相提并论,因为洗礼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文化,以及价值体系」。他将此次事件与布尔什维克革命进行了比较,并补充说:「我们知道,二十世纪初我国最具威胁性的革命是如何试图改变这种价值体系,并破坏东正教信仰的;但是在21世纪,在这座重建的基督救世主主教座堂内,我们带着一丝同情的微笑谨记革命者的梦想,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有得到」。

宗主教敦促俄罗斯人以上世纪东正教殉道者鲜血之名,忠于王子的古老选择,并热爱「我们的祖国、我们的人民、我们的统治者和我们的军队」,忠于信德的恩典。基里尔认为,大公深深地忏悔自己过去对异教的残酷行为,「不像纽伦堡的纳粹军官,他们根本毫无悔意」,而今天,对于整个苏维埃过去而言,就是一个集体重新悔改的机会,俄罗斯人民生命中交予子孙后代的「新起点」。

近日,俄罗斯东正教会的宗主教及其他代表多次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发出呼吁,尊重君士坦丁堡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基督教信仰。约公元950年,在第一次与拜占庭帝国发生直接接触后,弗拉基米尔一世的祖母,圣奥尔加便在该教堂内领洗。在公元988年皈依之前,正如内斯特隐修士的《往年事纪事》所记载的那般,弗拉基米尔的使者在出访了犹太人、穆斯林和天主教徒之后抵达君士坦丁堡,而圣索菲亚的宗主教制庄严的礼拜仪式给他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我们已经分不清自己是在人间还是在天堂,从来没有见过那样壮观美丽的事物...那些有幸得见之人再也不能没有它」。

东正教运动「Quaranta quarantine」建议将国定假日,「俄罗斯日」定为7月28日,目前则被定于6月12日,鲍里斯·埃尔森(Boris Eltsyn)总统曾在这一天批准俄罗斯联邦新宪法。1991年。宗主教府宣布赞成该提案。在庆典之际,为一个献给弗拉基米尔一世的新「军事教堂」举行开幕,俄罗斯国家警卫队教堂,这是由内政部负责的宪兵队和警察的主要支持队伍。特别反恐怖主义部门(俄罗斯特种部队Spetsnaz)和俄罗斯防暴队(Omon)都隶属这支队伍,特别是近期,在支援哈巴罗夫斯克公民的暴乱不断扩展之际,上述部队更是格外积极。教堂位于莫斯科郊区的巴拉西卡区,教堂内部的装饰、圣像和镶嵌画正在逐渐完工。议员弗拉基米尔·雷欣(Vladimir Resin)受宗主教的委托,在莫斯科兴建200座新教堂,他强调了更新「沙皇军团教堂传统」的重要性,并宣布其他敬拜场所将特别献给军事部队和公共秩序;市警察教堂即将竣工,河道警察教堂于去年竣工。雷欣表示,捍卫家园和秩序的士兵「需要祈祷和内心平安,在天主的保护下执行任务」。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莫斯科,胜利教堂低调祝圣;拒绝归还天主教教堂
15/06/2020 10:57
俄罗斯为胜利日大游行做准备;反对新冠的修道院院长被停职
29/05/2020 13:04
阿布扎比,大流行并未能阻止天主教徒:举行坚振圣事和初领圣体
08/09/2020 14:45
胜利日阅兵结束后,为「永恒的普京」投票
26/06/2020 12:08
胜利日阅兵、全球疫情与疫苗
24/06/2020 1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