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6/2020, 17.42
印度
發送給朋友

多少流徙民工死于COVID-19只有天晓得

作者 Nirmala Carvalho

家庭难以得到经济补偿。 迄今为止,印度已公布了500万宗病例,死亡人数超过80,000。 根据当局的说法,有超过一千万名流徙民工返回了自己的村庄。 对于天主教主教们来说,流徙民工、部落人民和达利特人被剥夺了正义、平等和人道主义关怀。 为了避免歧视,家庭和村领导拒绝透露COVID-19病例的死因。

 

新德里(亚洲新闻)–  印度劳工和就业国务部部长桑托什·冈瓦尔(Santosh Gangwar)周一对议会表示,由于没有因COVID-19造成的流徙民工死亡的数据,「补偿问题不会出现」。 这引起了反对党和民间社会团体的强烈反应。

迄今为止,印度已公布该国超过500万宗SARS-CoV-2病例,人数仅次于位居世界之首的美国。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正在迅速传播,每天有90,000宗新病例。

在深切治疗部病床和氧气供应短缺的情况下,超过80,000人死于由COVID-19病毒引起的疾病。但尽管有这些困难,印度的COVID-19死亡率,还是比许多高病例数国家为低。

这种上升趋势是在政府进一步放松限制,以重振自3月份大流行危机,严重影响该国经济,已经失去了数百万个工作岗位。

在这种背景下,国内流徙民工是受害最严重的群体。劳工部长承认,超过一千万的流徙民工已返回原居处。

印度天主教主教团部落事务部秘书尼各老·巴拉神父(Nicholas Barla)指出,印度与COVID-19相关的死亡率在国家,各邦、地区和村庄的死亡率都很低。

他解释说:「尽管如此,多年来,我们甚至要求在疫情大流行爆发之前,就提供有关国内流徙民工的资料。」可悲的是,「对于流徙民工、部落人民和达利特人,没有正义、平等或人道主义关怀;所有人都必须自食其力。」

印度瓦拉纳西传教会的传教士阿南德·玛窦神父(Anand Mathew)已向许多国内流徙民工提供了食物和其他基本知识。

他也抨击了刚瓦尔部长的演说。他认为:「在如此辽阔的国家,由庞大的行政制度管理,政府可能无法提供有关新型冠状病毒死亡的数字。」

他不满政府在无聊的事情上花费了数百万美元,然后不想补偿贫困工人的家庭。「我们面临着一个残酷、无动于衷的政府,它以不照顾最贫穷的人而自豪。」

不过,非政府组织Pahunch的协调员沙素(Goretti Xalxo)却没有严厉批评当局。该组织关注维塞地区的部落移民。

她说:「新型冠状病毒带来了社会歧视。因此,许多人没有透露亲戚的死亡。」

「就算在村庄中,村委员会都没有记录死亡人数,因此不可能获得可靠的数字。我们现在怎么能责怪政府?因此,必须教育人民;这是宪法中承认的他们的权利。」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