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2011, 00.00
梵蒂冈 -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大陆宗教自由的未来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逮捕、绑架和自焚的藏族僧人,是中国政府要体现示其对宗教权力的一种。即使是天主教神父也遭受逮捕、控制、主教失踪,对教宗和教廷的不敬。宗教意识在中国社会日益增长,但北京却试图消灭它。然而,只有宗教可以拯救中国以免破裂。
罗马(亚洲新闻)再次有更多的藏族僧人被逮捕的消息传到本社,惊悉再有年轻的僧侣和尼姑放火自焚以争取自由。对西藏社群使用暴力的事件,仅仅是政府一种操控在中国的宗教的方法之一,并试图摧毁他们。西藏僧尼逮捕、逮捕地下教会司铎(据亚洲新闻通讯社消息来源报导,至少十人),可能被判处劳改、强迫劳动或“劳改”,他们可能只为大学生进行避静,以及到医院终傅而已。

随着扣押格顿曲吉尼玛,21岁,达赖喇嘛选定的班禅喇嘛,世界最年轻的良心犯;自90年代,两位天主教主教亦一直被拘留。保定教区苏志民主教,80岁,和易县教区师恩祥主教,88岁,也许是最年长的良心犯,被囚于一个不知道的地方,就因他们拒绝违背与教宗的共融。

同样可以说,对西藏的寺院和信众的控制,与控制天主教徒群众和弥撒差不多;对所有宗教出版物的禁制、自由的信仰扩散、本地和外国信众的聚会、邀请国外的教授和教师:所有受爱国会的控制和任何宗教聚会受到注意,教宗和达赖喇嘛都视为两个外国势力,意图破坏国家团结。

从本质上,天主教徒和藏人之间的最大区别:西藏领土收复主义也有领土要求独立或自治。天主教徒没有任何领土要求,并生活在中国各地,选择它作为自己的家。另一个区别是,天主教徒没有反对北京政府的暴力行为,而在这几十年来西藏的占领,因军警使用武器,而藏民出现了攻击、暴动、死亡。

尽管有这些差别,北京强硬控制宗教信仰自由,让人不理解,它的控制和其蔑视对教宗和天主教的信仰。仅在几个月前,在六月和七月,有两个大陆主教在乐山(四川)和汕头(广东),进行非法祝圣。

因此,宗教的自由化,标志着内外党,它已承诺了更多的改革进行政治改革,却从来没有保持这些承诺。

许多持不同政见者认为,基督信仰,或天主的爱,对人权的安全基础。如果领导不决定要进行大规模改革,有可能被推动参加。然而,只有宗教,与他们和解有力量,将能够停止破坏和暴力。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