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2/2010,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孩子被斩与宗教自由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幼儿园和小学校孩子接连遇害;政府将全部责任都推给精神病人或者定性为孤立事件。但其根本原因是社会问题。民主和宗教自由给人创造了交流和倾听的场所。社科院指出,这是远比天安门事件要严重上千倍的冲突

罗马(亚洲新闻)—中国各地幼儿园和小学校孩子及教师不断遭到恶性袭击丧生的消息,令中国社会痛心和惊恐。今天,再度发生了六名儿童和两名成人被砍死、二十几名不到六岁幼儿受伤的消息。

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中国各地发生了五起此类恶性案件。事发地点贫富不分,从江苏、广东到福建、陕西都在劫难逃。

事发后,公安部向十八个不同地区派出了调查小组进行实地考察,研究新的学校安全措施:安装摄像头、外部增设巡逻车检查出入人员。但是,效果平平。原因之一是,学校资金有限、力不从心。

各种新的安全措施中,包括了监督学校附近居民中的精神障碍者。按照政府给出的说法,所有肇事凶手都是神经病患者、均属孤立事件。

但事实是,连续几个月不断发生的系列恶性案件中,只有一两名凶手是精神障碍。其他人,几乎全部是失业人员、地方干部腐败的受害者等陷入绝望境地的普通老百姓。

中国城市和农村地区的暴力压制已经到一触即发的程度:民工拿不到工资、老百姓住房遭强行暴力征占、农民耕地被卖、城市污染、腐败、逮捕、警方的强行拘留等。还没有加上计划生育政策给家庭造成的巨大痛苦、强制堕胎、二胎税……。

政府掩盖种种问题,严禁记者报道、封杀互联网上的相关讨论、逮捕“散布煽动性消息”的人、甚至压制上访人员。

同时,官媒随声附和地、千篇一律地报道国内形势一片大好;在国际社会取得成功、财富、中国崛起……。就象北京奥运会时期、正如正在举行世界博览会的上海的今天。

孤立无援的老百姓却要自己面对种种问题,不但没有表达的渠道,还让遭受地方当局的肆意暴力侵害。为此,恼羞成怒之下丧失理智,将比自己更加弱势的群体作为发泄对象、挺而走险。

多年来,中国社会科学院一直警告政府,一旦老百姓找不到投诉渠道、没有民主空间,国家将面临又一场天安门事件。而这一次,将比二十年前要危险成百上千倍。

学术界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宗教自由是社会和解的重要条件。宗教团体可以帮助无数遭遇社会不公的人战胜孤独、通过爱德治愈国家机构没有给予丝毫帮助的创伤。宗教还可以帮助人们发现个人尊严,认识到人的尊严并不取决于你所拥有的、使人可以参与建设一个没有暴力的社会。最终,恰恰是通过宗教和精神生活才能实现和谐社会的平衡:胡锦涛主席倡导的、却未能实现的理想,因为被意识形态和唯物主义观念束缚制约了。

我们十分痛心地看到,中国仍将民主和宗教自由视为敌人。而这才恰恰是铲除暴力、避免经济崛起的中国上演社会自杀的途径。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