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3/2015, 00.00
亚洲 - 欧盟
發送給朋友

小艾兰的死以及整个中东死去的人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全世界都被匍匐在土耳其海滩上的小艾兰的尸体震撼了。但却忘记了叙利亚的战争已经夺取了数万名儿童的生命。要解决移民问题,但应该也首先要找出这场灾难的根本原因:中东的战争、伊斯兰国的经济来源、巩固地区和世界势力的战争

罗马(亚洲新闻)—我们也在为土耳其海滩上遇难身亡的叙利亚三岁男童小艾兰哭泣,他是和小弟弟一起从土耳其逃往希腊的途中遭遇沉船和家人一起遇难的,他的尸体被冲到了土耳其海岸上。

            我们也满怀着痛苦——还有惭愧密切关注着数以千计的叙利亚难民的命运、布达佩斯的火车站所发生的一切:这是代表了战争的场面。第二次世界大战,我们这几天正在庆祝的胜利结束的战争,没有任何胜利者或者失败者的罪恶感。

            我们宗座外方传教会的传教士们也腾出了我们的会院来接待这些难民。几十名跨越了地中海的难民安置在了我们位于意大利北部,离教宗圣若望二十三世家乡不远的索特蒙提会院里。并为数以千计冒着生命危险穿越地中海时葬身大海的人哭泣。

为亡者流淌的眼泪、接纳难民、向欧盟施压,迫使其改变接纳难民的规则,或许令我们在感情上得到了满足,但却无法让我们良心平安、或者意志。

小艾兰好像来自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交界地克巴内省。过去几个月里,这里一直在伊斯兰国的包围之中。吉哈德势力要确保其通往土耳其的运输、走私石油等物资的通道畅通。而像小艾兰一家希望逃离克巴内的难民,在边境被土耳其军人驱赶了回去。他们还阻挠了希望帮助库尔德人的伊拉克库尔德自由斗士。

我们的问题是,如果不为克巴内哭泣、不为土耳其和伊斯兰国之间的勾结哭泣,那么,为小艾兰哭泣究竟还有意义吗?!

就像为布达佩斯火车站聚集的大批难民哭泣一样,却没有意识到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叙利亚难民,他们是因为伊斯兰国、国际极端势力的战争才逃到欧洲的。也是为了逃离西方国家一直坚称要打倒的阿萨德政府?

为葬身地中海的遇难者哭泣、高喊要打击组织偷渡的人,却不承认恰恰是西方国家在帮助这些组织偷渡的人。因为西方军事干预利比亚后,推翻了卡扎非所维系的令人不安的平衡?

我们尽管接纳移民、改变都柏林公约的规定,但我们更应该去探究导致这一切的根本原因。问题是中东陷入了动乱,西方国家帮了个倒忙(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极端势力组织得到了地区内国家(土耳其、卡塔尔、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经济和武器装备的支持;世界强国不但没有就建设和平达成共识,却在为谁利用叙利亚、谁利用伊朗、谁利用沙特争得不可开交。

是到了中东各国政府彻底向资助伊斯兰国说不的时候了;是到了进行叙利亚和也门和平谈判的时候、联合国安理会应该尽其职责的时候,其创建的目的是:致力于各国和平,而不是彼此相互利用的霸权。

某些媒体在评论小艾兰惨死在海滩上的照片时呐喊“现在够啦”!的确是这么回事,说得对。可是,我们又向数以千计的,在叙利亚的四年战争中、在伊拉克战争中丧生的孩子们说什么呢?!

如果不从根本上彻底解决这些死亡的根源,仅停留在欧洲的难民问题上,就像是要推卸世界的责任。与此同时,中东随时可能彻底崩溃,造成不仅是二十万难民,而是一亿之众的难民。如果中东瓦解了,欧洲又会怎么样呢?世界真的能够事不关己吗?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