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2020, 11.17
俄罗斯-土耳其
發送給朋友

巴黎,俄罗斯和希腊东正教达成协议。莫斯科和君士坦丁堡走得更近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由杜布纳都主教约安代表基里尔,与高卢都主教埃马努伊尔一起签署。自乌克兰教会宣布自治导致共融破裂,这是一个缓和的迹象。

莫斯科(亚洲新闻)- 西欧俄罗斯总主教区(前君士坦丁堡教区,于2019年底移交给莫斯科宗主教区)与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区的高卢都主教4日在巴黎达成协议,东正教节日。

签署人为杜布纳都主教约安(Rennetau,在希腊人之下名为)与高卢都主教埃马努伊尔(Adamakis)的大都市,后者负责整个西欧的希腊东正教会(图2)。

该文件指出,“教会的名字不是分裂,而是团结”,并希望借此机会解决两个东正教会之间的一切争端,它们直到两年前一直由欧洲君士坦丁堡统一管辖。事实上,俄国革命后时期,逃亡到西方的俄国流亡者纷纷寻求普世宗主教的保护。

该协议的签署是莫斯科与君士坦丁堡摩擦有所缓和的有力象征,尽管君士坦丁堡批准乌克兰自治教会导致关系破裂,莫斯科更是断然不同意。其他几个东正教会也开始承认乌克兰自治教会。即使莫斯科仍拒绝与君士坦丁堡及其他教会共融,欧洲俄罗斯人也将与所有东正教徒保持合一。

该协议明确指出,“当事方不相互提出主张,无论是法律上的还是物质上的主张”,从而希望避免因位于法国及其他欧洲国家的教产引起的纠纷,这些教产均被俄罗斯人占领并被希腊人索要。根据协议内容,“前教区的每个团体将自主决定归属总教区或高卢都主教区。”签署人“保证各大教会团体如兄弟般在欧洲共处”,并邀请神职人员及信友相互宽恕,恢复基督东正教的合一。

该协议的第一个成果是两天前将摩纳哥公国的俄罗斯教会移交给莫斯科宗主教区(图3)。这座教堂是为纪念最后一任沙皇尼古拉二世家族的烈士而建立,自1960年以来就属于前教区。此前,这是一座改革教堂。它是由雷尼尔王子捐赠,旨在支持俄罗斯流亡者和移民团体。本堂为瓦迪姆·扎克普斯基(Fadim Zakrepskij)神父,他是长期在英国服务的俄罗斯神父。

君士坦丁堡承认一个意义如此重大的东正教团体被吞并,这样一来,向对手莫斯科作出了重要的让步。分裂初期,普世牧首要求这些团体解散并加入希腊教区。都主教艾曼纽(Emmanuil)本人已求助于法国法院,以获取前教区所有教会的教产,这引发了相当大的丑闻:按照教会规范的传统,东正教会不向民事法院讨论其冲突。

给人的印象是君士坦丁堡决定采取怀柔政策,将方式和和解空间强加给都主教。显然,莫斯科也给予了约安更大的自治权,欧洲总教区将保留其法规,比牧首法规更为“自由”。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安曼,东正教召开「兄弟会议」反对君士坦丁堡
27/02/2020 17:30
乌克兰东正教会,经过两年的自治
17/12/2020 11:05
莫斯科,不再建造“东正教梵蒂冈”
13/11/2020 11:09
莫斯科,胜利教堂低调祝圣;拒绝归还天主教教堂
15/06/2020 10:57
亚历山大里亚东正教宗主教承认基辅的埃皮法尼乌斯
08/11/2019 15: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