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6/2019, 03.46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希望与忧虑并存:回顾2018年中国天主教十大新闻

作者 伯铎神父

来自中国的伯铎神父回顾了去年中国教会发生的重大事件,诸如《中梵临时协议》、教宗方济各致中国教友文告、宗教迫害和逮捕、以及地上与地下教会主教为达成教会和解所迈出的第一步。

北京(亚洲新闻)- 2月5日是中国的农历春节,来自中国的伯铎神父回顾了过去一年中国教会的起起落落,总结出2018年中国天主教十大新闻。 全文如下:

《2018年中国天主教十大新闻评语》

2018年,天主教在中国的境遇应该是非常不平凡的一年,虽然使人感到似乎拥有希望,但也使人感到诸多悲伤。罗马教廷从政治的层面上好像有所突破,而对于生活在中国的天主教徒来说,实际上并未带来更广阔的信仰空间。天主教在中国仍有很长的路需要走。

1.  拆十字架、宗教打压运动在中国多地展开

天主教在中国的传播,时不时地会遭受到困难或打击似乎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可是,在当今全球一体化的时代,天主教教堂以及教堂十字架被强行拆毁,着实让人感到悲伤。教堂上的十字架是天主教信仰的标记,当被强行拆除时,信徒们深深感到他们的信仰被蹂躏和摧残,可是面对这一切,基督徒只有默默地祈祷,又能做什么呢?

2.  传大陆网购平台将圣经全线下架

“圣经”,不仅是天主教的信仰支柱,也是全世界最畅销的书。原本在中国网购平台可以随便可以购取,而今却被全线下架,不能不使人感到叹息。宗教文化是人类发展过程中积累的精华,应该受到推崇和弘扬,而今却遭到禁锢,实在是令人费解,除非这个民族故步自封不愿进取 ,否则,没有其它理由来说明为什么要这样作?

3.  “爱国爱党”渗透宗教 主教扮红军到井冈山受训

耶稣在世传教时曾经有句名言“天主的归天主,凯撒的归凯撒”。宗教所追求的是精神世界以及灵魂的升华。天主教神职人员更应该懂得自己的身份和使命,可是,一些红色主教、神父,为表现自己的“爱国爱党”,在井冈山上身穿红军服装不伦不类得意洋洋,让人看到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在主教身后几位身穿僧袍的僧人背影,倒是让人感到他们对宗教的执着。

4.  忧主教任命权 陈日君面见教宗陈情

自方济各担任天主教教宗以来,委任帕洛林枢机担任圣座国务卿,非常希望与我国官方达成协议,使天主教在中国能够正常地得到生存和发展,这样的意向当然是对的,可是,中国天主教长久以来坚持自选自圣主教的原则是否会有所改变?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为此深表担忧,他唯恐圣座与中国签署协议后,教宗委任中国主教的权力受到限制或丧失,因此,他不顾年岁老迈,亲到罗马面见教宗陈述他的担忧和看法,这种精神值得钦佩和赞扬。

5.  中梵就主教任命问题签署临时性协议

2018年9月22日,中国政府与梵蒂冈教廷就主教问题签署临时协议。教 宗接受中国自选自圣的主教为合法主教,并且让汕头教区主教庄建坚退休,让闽东教区郭希锦主教成为辅理主教。具体协议的内容仍是秘密的,据称,以后中国各教区选立主教先由教区选举出来候选人,然后报给教宗批准,若是教宗否决,教区可以再选举新的候选人。虽然这算不上最好的协议,但是按照圣座国务卿帕洛林的说法,不好的协议总比没有协议

6.  《教宗方济各致中国天主教信友及普世教会文告》发布

因为梵蒂冈与中国政府签署临时协议,教会内发出两种绝然不同的声音,有人对中梵协议欣喜若狂高呼万岁,有人对中梵协议深表忧虑和困惑。罗马教宗方济各针对目前在中国的天主教团体,愿意澄清他签署协议的善意以及所向往的愿景,于是在2018年9月26日发表了文告。一方面,教宗肯定一直以来捍卫天主教信仰者承受苦难的价值,另一方面,对在中国土地上天主教徒的未来,他期盼能够做出富有成效的信仰见证。此文告的发表,多少也算安慰安慰那些一向忠于伯铎继承人们的心。

7.  两位中国主教「获教宗邀请」出席世界主教会议

2018年10月3日,两位中国主教到罗马参加世界主教会议,他们是延安主教杨晓亭与承德主教郭金才。这是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中国大陆主教首次参加世界主教会议。教宗方济各兴奋不已,在会议开幕弥撒中说:“让我们向他们表示热烈欢迎:全体主教与伯铎继承人的共融因他们的临在而更加明显可见。”教宗身为慈父,内心一定希望中国教会能够与普世教会达成圆满而完整的共融,同时为避免中国裂教的产生而倾注了心血。

8.  中梵签署协议后, 山西和贵州两处圣母朝圣地被拆毁

虽然中梵签署了协议,可是山西和贵州两处圣母朝圣地的雕像、十字架标记被拆毁或移走,这使得天主教神长教友倍感无助。当然,这些打击天主教的作为肯定不在中梵协议中,梵蒂冈教廷也不会为此而提出什么抗议和声明。也就是说,中梵协议并不能改善中国教会的现实处境。那些寄希望中梵协议可以改善中国教会信仰生活的人根本不了解中国官方的意识形态和中国社会的客观现状。

9.  河北省四名地下神父拒绝领证被官员带走

河北省是天主教地下教会的核心地区,长期以来,坚持天主教信仰原则,忠于伯铎继承人,一直不接受自选自圣主教,对于独立于罗马教宗的爱国会深恶痛绝。虽然,河北省天主教教务委员会通过审定各教区神职人员的身份,颁发给神父“司铎证”,对于地下教会神父来说,这也是一种“妥协”,因此,他们拒绝领取所谓的“司铎证”。因为,我国的宗教政策对于每个宗教都有界定的范畴,当局只承认登记在册的宗教团体。中国天主教的合法团体即是: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与中国天主教主教团。中国天主教教务委员会是隶属于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的机构,各地方天主教教务委员会隶属中国天主教教务委员会。地下教会神父拒绝领取教务委员会颁发的“司铎证”,政府当局就视之为非法传教士,故此,拘禁地下神父就成了常有的事。

10.地下主教郭希锦让位前非法主教詹思禄

在中梵签署临时协议之前,新闻就纷纷传言“教廷帕特使来中国劝闽东主教郭希锦让位给詹思禄”,中梵协议签署后,这样的传言已经成为定局。罗马教廷委派切利总主教,亲自来到中国北京,完成郭希锦主教让位给詹思禄主教的工作。郭希锦主教谦逊地接受了教廷的这项安排,成为闽东教区的辅理主教。外表看来,这是地上地下迈向合一的步伐,也算是看到地上地下教会走向共融的曙光。

纵观2018年中国天主教会所发生的重大新闻事件,仍难免使人感到诸多困惑和不安。虽然,罗马教廷与我国官方签署了临时协议,但是,中国天主教地上与地下教会走向合一的路还很长,不仅是彼此之间的误会和嫌隙需要谅解与包容,而且外在政治层面的影响仍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天主教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已经度过了两千年,其间的坎坷与艰难不计其数,中国教会面对的困境也属正常,耶稣承诺“他天天与我们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极”,因此我们仍需抱着信心对天主教在中国的未来充满希冀。

2019年3月2日星期六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在圣诞节天主成为无助的孩子,可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心
23/12/2009
泰国东北部天主教徒、佛教徒和外国游客参与圣诞巡行
12/12/2015
以色列与圣座建立外交关系十年来未见成果
09/03/2004
萨尔丹哈总主教指出《在希望中得救Spe Salvi》邀请我们在世界中做希望的使
13/12/2007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