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1/2019, 13.53
希腊-乌克兰-土耳其
發送給朋友

希腊回信承认基辅自主教会

作者 NAT da Polis

信件由希腊总主教希罗尼米斯签署。随着10月20日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和总主教希罗尼米斯在塞萨洛尼基共祭弥撒,这份「和解书」亦随之而来,礼仪期间,都主教叶皮凡尼首次被称为乌克兰自主教会领导人。

雅典(亚洲新闻)- 希腊教会主教会议已承认了乌克兰东正教会的自主权。这是希腊总主教希罗尼米斯写于2019年10月21日,并于两天前发给基辅都主教叶皮凡尼(Epifanios)官方信件的内容。希腊主教会议于2019年10月12日召开,并对君士坦丁堡宗主教于 2019年2月6日作出的决定表示赞同。

由于这封信重新恢复了两个教会之间的圣事共融,也因此被称为「和解信」。随着10月20日普世牧首巴尔多禄茂和总主教希罗尼米斯在塞萨洛尼基共祭弥撒,这份「和解书」亦随之而来,礼仪期间,都主教叶皮凡尼(Epifanios)首次被称为乌克兰自主教会领导人。
希腊教会主教会议借此举动采纳了委员会的意见,随着基辅教会于2019年5月22日提出对其自主权予以承认的请求,便特别召集经验丰富的神父和平信徒来组建委员会。
委员会的报告对君士坦丁堡宗主教授予自主权表示许可,并将其发给80个与会主教,使其在基于以下几点进行最后讨论之前,能够充分了解有关内容:、

1)君士坦丁堡从来没有授予莫斯科对基辅的管辖权,而只是(根据1686年的一项法案)批准基辅都主教的任命,后者是由教会全体人员选举产生的。

2)(根据《第四届大公会议》第9和17条)君士坦丁堡一贯享有在其管辖范围内担任上诉法院的特权。

3)不论是在和平时代还是被囚禁期间,普世牧首都有权利和义务采取必要措施来预防和保护其教会机构,其千年的历史也证实了这一点。

4)唯有君士坦丁堡宗主教有权授予自主权,在历史长流中,各个教会的自主权皆由君士坦丁堡授予:格鲁吉亚(1950)、捷克共和国(1998)波兰(1925)、阿尔巴尼亚(1937)、希腊(1850)、塞尔维亚( 1878年)、罗马尼亚(1885年)、保加利亚(1945年)、俄罗斯(1496年)...

但委员会报告却指出,莫斯科宗主教团在最后一刻放弃参加(于2016年6月举行的)克里特泛东正教主教会议。如此一来,便使得主教会议无法就是否授予自主权一事作出共同决定。
该文件最后总结写到,希腊教会承认天主为教会之主,并因着共同的信仰与伟大的君士坦丁堡教堂保持共融,承认唯有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可根据正统教规授予基辅教会自主权,并由希腊总主教来启动认可程序。
值得一提的是,信中回顾了「自主权」的概念,这在教会史上已作为地方教会的概念存在,但却与共融息息相关,这也是使徒教会的基础。
但由于某些地方教会出现滥用现象,为了避免分裂而引入了「五大牧首区」的概念。

信件中的其他观点也非常有意义。例如,其中一个观点指出,民族自主主义是因启蒙运动的兴起和世俗化民族国家的诞生而产生。其结果正是将基督的教会与世俗权力划上等号,这也是导致社会上许多祸患的缘由。因此,1872年,普世宗主教谴责民族自主主义视为异端。
在2019年10月12日主教总会的讨论中也出现了一些保留意见。一个由七个传统派主教组成的小组表示对其持保留意见(共80个与会主教),他们将俄罗斯人视为正统的保护者,并始终谴责与罗马进行的任何普世对话,并认为罗马教会并不是其「姐妹教会」。
此外, 还应指出,许多都主教坚决反对(俄罗斯正教会对外关系部部长)兼俄罗斯都主教伊拉里翁(Ilarion Alfeev )介入其中,因为后者近期一直在试图阻止希腊教会支持基辅获得自主权,并邀请各主教发表负面意见。
而该都主教于9月发给(埃及亚历山大总主教)摩加迪沙(Crisostomo di Mogadiscio)都主教的威胁信也十分令人反感,伊拉里翁都主教是以非正统的方式敦促后者反对承认乌克兰教会。这本是亚历山大宗主教的工作,他却越俎代庖,他的这一举动是对基督教传统的「不尊重」,且「不配被称为基督教传统」。

在希腊教会发信承认乌克兰教会的自主权后,莫斯科是否会中断与雅典的圣事共融还有待观察。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印度,年轻的母亲,因是「基督徒和达利特人」惨遭亲家杀害
13/09/2019 18:19
印度基督教学校继续遭受迫害
26/04/2019 14:21
欧盟委员指出“一旦土耳其加入欧盟,欧洲一体化将成为泡影”
08/09/2004
基督信徒及穆斯林向犹太团体表示亲切问候和关怀
17/11/2003
埃尔多安自称是基督徒的捍卫者,但土耳其和叙利亚团体对此感到恐惧
21/11/2019 1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