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7/2017, 13.15
俄罗斯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帕罗林枢机将会晤普京、第三千年的新东方政策

作者 Stefano Caprio

教宗方济各和基里尔宗主教在古巴哈瓦那开启的俄罗斯-梵蒂冈对话又迎来了一个崭新的时节。莫斯科的使命,第三罗马和抵制信仰敌人的堡垒。历任教宗一直努力尝试与俄罗斯建立联系,包括在前苏联时代。阿兰兹神父开办的神学院;天主教会与宗主教公署协调所有牧灵活动;东仪天主教徒问题和乌克兰危机;为阿勒颇提供大公运动人道主义支持

莫斯科(亚洲新闻)—日前,圣座国务卿帕罗林枢机向媒体宣布即将对俄罗斯进行正式访问,在莫斯科会晤俄罗斯总统普京以及莫斯科东正教宗主教公署高层。并表示,“这是一次筹备了很长时间的访问,现在,一切条件都已经具备了”。二O一六年二月,教宗方济各在古巴首都哈瓦那和基里尔宗主教会晤时,实际上已经为俄罗斯-梵蒂冈对话——或者说是二次新东方政策——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时节。

            上周,在莫斯科召开的俄罗斯和梵蒂冈历史学家会议上,讨论了新东方政策一词的意义。这个词汇是指“向东方”开放的政策、宗教间的对话。诚然,一些人指出了这个词原意是德国从俾斯麦到维利·勃兰特不同阶段的政策。只是被记者简化后成为概括梵蒂冈外交政策的说法。

        事实上,除了必要的学术方面探讨外,罗马和莫斯科的关系一直是奠定在“向东方开放”基础上的。基督信仰的第二个千年中,俄罗斯是拜占庭的真正传人、普世教会的东方灵魂。中世纪末叶在莫斯科创建了“第三罗马”的理想也绝非偶然,从反基督信仰的统治中救赎世界的普世性使命,今天又再度具有重大现实意义。蒙古人、土耳其人、波兰人、拿破仑和希特勒后,今天的俄罗斯也面临着西方道德沦丧、伊斯兰恐怖主义威胁、当代人邪恶攻击等。

            而罗马教宗始终在东方寻求支持其首席权的作用,也是普世性的;与莫斯科的联合将是最终的教会学肯定。为此,一直通过各种方式努力探索这一方向。方济各会、耶稣会传教士,甚至斯大林时代地下的司铎们,都曾尝试过进入俄罗斯。许多时候,曾经试图达成政治和外交协议。公元十五世纪,教宗将一名皈依了天主教的拜占庭女子许给沙皇为妻;十七世纪拉丁语学校开始在俄罗斯普及、最出色的艺术家和建筑师抵达俄罗斯;十九世纪,耶稣会士们为圣彼得堡的贵族小姐们创建了女校。二十世纪初,哲学家弗拉基米尔·索洛维耶夫想象了基督徒在罗马教宗领导和莫斯科沙皇的权威下合一。

            莫斯科历史学家会议上分析探讨了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这一时期,圣座成为许多轰动性行动的主角。特别是当时的圣座国务卿卡萨罗利枢机,也是帕罗林枢机的前辈。梵蒂冈率先与前苏联签署了无核协议、旨在促成前苏联在一九七五年签署保护人权的赫尔辛基协议。而恰恰是前苏联独裁政权下,到处是集中营、关押持不同政见者的精神病院。在科学院展开的讨论中,学者们对这些相互矛盾之处进行了深入细致的研究。既指出了殉道者和见证们的英勇,也强调了那些官员们的诚意,他们极力试图找到相应方法跨越似乎是坚不可摧的围墙。

            期间,还谈到了伟大的先教宗圣若望二十三世和真福保禄六世,以及另一方的尼科蒂姆大主教,也是现莫斯科宗主教基里尔的神师、波兰籍枢机斯泰方·维辛斯基,他们是巨大开放的支持者。还有在那些岁月里展开大胆而秘密使命的人们,例如勇敢的斯洛伐克主教赫尼利卡,还有许多像耶稣会士米格尔·阿兰斯神父这样的人。他成功地在俄罗斯创建了致力于教会改革的“神学学校”。二OO二年,因东正教指责天主教徒在“东正教会领土内”进行干涉、强迫他人改教,而被迫离开俄罗斯。

            帕罗林枢机谈到的“条件成熟”诚然也是指俄罗斯的天主教徒愿意耐心地与东正教宗主教公署协调各种牧灵活动,这一路线得益于意大利籍的莫斯科天主之母总主教区总主教保罗·佩兹蒙席的巨大努力。十年来,一直担任总主教的佩兹蒙席也出席了大会。目前,俄罗斯领土上还有另外四位天主教会主教。

            另一个始终悬而未决的问题是乌克兰危机。当地的希腊-天主教徒和服从莫斯科的东正教徒常常是争议和冲突的中心。尽管并非正式,但帕罗林枢机会在访问期间寻求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第一罗马和第三罗马寻求挽救世界的新道路。为了支持会晤,日前双方还联合在叙利亚的阿勒颇展开了人道主义救援行动,帮助受到迫害的基督徒。六月二十三日,满载着二十吨食品和药品等物资的专机降落在叙利亚机场。这是俄罗斯修和中心成员在天主教、东正教和穆斯林信徒中为拉塔基亚和阿勒颇人民募集的。希望通过这一大公运动的援助以及其他各种为饱受磨难的叙利亚人民送去安慰的行动,不断给大公运动对话的宗徒们注入新的力量。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