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5/2007, 00.00
中国
發送給朋友

捍卫劳工权益的民主工会抵制欧美企业

中国著名的独立工会运动创始人韩东方指出,外籍企业和公司在中国剥削工人。通常,政府当局视而不见,不采取任何干预措施。中国需要独立的劳工组织,充分发挥民众的参与作用。事实上,中国劳工已经组织了数以千计的抗议活动,以表达强烈不满和抗议。民工的处境极其艰难

北京(亚洲新闻/通讯社)—中国著名独立工会运动持不同政见者韩东方指出,应让工人们组织起来共同抵制外籍企业和公司对中国工人的剥削。韩东方认为,工人们希望外籍企业“促进改善中国劳工状况”的愿望“根本不符合逻辑”。“应该明确地指出,外国公司根本没有促进(使中国劳工拥有)良好的工作条件”。“到中国办厂的外籍公司,只是为了中国劳动力低廉、能够赚取更多的利润”。尽管上述公司企业“明文规定了保护劳工权益的条例,但是,具体的实际经验充分表明,此类条例在中国根本没有得到贯彻落实或者实施”。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运期间,韩东方创立了中国第一个自治的工会组织。并为此,在狱中度过了三年的时间。最后,以保外就医为名出走海外。目前,他在香港主办《中国劳工通讯》,并经常亲自撰文。韩东方指出,“二OO六年下半年,全国人大通过了新的法规,对集体劳动合同进行进一步的制约。而在上海的欧盟和美国商会立即表示异议,并威胁一旦付诸实施新法规将撤走大批外资企业。为此,外企不但没有保护劳工权益,相反,利用手中的权利阻挠各种形式的改革。甚至阻挠中国政府实施的维护劳工权益法规”。

       专家们指出,在华外企通常抵制在其企业内组建工会组织。其借口是,担心其内部自治管理机制受到制约。此外,他们还认为,为了吸引外籍投资,中国当局并不关注劳工权益。韩东方指出,剥削劳工实际也给雇主本身带来了损失。例如,连续三个月没有领到工资后,星雄制鞋厂的工人们举行了公开抗议。警方逮捕了部分工人,然后又释放了。但是,这场抗议活动使产量直线下降。

       日前,“国际大赦”揭露,中国民工被政府视为“二等公民”。他们不享受医保、子弟得不到公共教育体系提供的义务教育,被迫到民工子弟学校(学费低、学生人数多、教学质量得不到保障)就读。此外,政府还随时可能关闭上述民工子弟学校。

       最后,韩东方指出,只有自由的工会组织才能确保劳工获得良好的工作条件,帮助他们伸张正义,向企业讨说法。二OO五年,中国全国各地的87,000起群众抗议活动中,“绝大部分为民工抗议”。而且,他们的“组织性越来越强、效果越来越明显”。“民主的第一要素是群众的参与。未来的中国应奠定在遵纪守法、民间社会参与的基础上”。(PB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出不要积累地上的财富,而应积累天上的财富
19/06/2015
北京亚洲银行被指侵犯人权,危害环境
26/08/2020 16:05
教宗方济各是教会抵制无动于衷全球化的恩典
13/03/2017 17:16
教宗指出:抵制贩卖人口“需要具体的、可行的和不断的努力”
27/10/2016 17:51
政府盗窃基督徒土地:抱怨就被活剥皮
01/07/2016 15:20